本是细语的议论声,因为兽群的庞大,很快就变得吵闹起来,让安宓儿不高兴的皱起了眉头,兽世的兽人还真是太闲,也才有这个时间,成天议论这些事。

远处的野猪兽和火狐们,也明显不高兴了,茜茜在一旁担忧的看着安宓儿:“新雌性……”

“你们先把她带下去找巫医。”平静的语气说出这番话,扶着茜茜的两个雄兽愣了愣,包括茜茜也是愣了愣,还不待茜茜说什么,安宓儿就看了看她身上的伤口道:

“你身上有伤,先下去。”

“你呢……”

茜茜担忧出口,安宓儿却已然给那两个雄兽使了眼色,那两个雄兽才记起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扶着茜茜便朝着场地角落里走去。

茜茜一直转头看着安宓儿,但安宓儿却早已移开了目光,没再看她,最终也许是身上的伤真的太疼,茜茜还是由那个雄兽把她扶走了。

远处茜茜的几个伴侣,见茜茜终于朝着场地边巫医所在的地方而去,他们也才顺着石壁靠了过去……

此刻。

高台近前,彻底只剩安宓儿和姬塔两个雌性了。

其余的二十几个雌性,早在姬塔放肆鞭打茜茜时,便害怕的退了好远。

“美雌性她……”

不远处,木谦子看着安宓儿支走茜茜的举动,不由担忧的对着火狐他们说出这几个字,却欲言又止。

火狐眼里虽也有担忧之意,一时却不知该不该上前。

旁侧的野猪兽亦是神色不停变动。

“啪!!”见安宓儿支走了茜茜,姬塔再度挑衅的把鞭子抽打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响声。

只见她看着安宓儿最后一次挑衅着,并且说出的话也十分过份。

“你不愿意脱,看来身材不太好,这样~接下来我帮你脱?十鞭子,我肯定帮你把兽皮撕碎,让你好好的展示展示自己的身材!”

“姬塔,还是算了……”

“毕竟她也是雌性……”

“对……”

“……”

见姬塔说了这番话,周围的雄兽虽站在她那边,但又怕她又像刚刚那样真的伤了雌性,所以还是连忙在一旁劝着。

姬塔的伴侣们从头到尾一副表情,除了安宓儿接住姬塔第一鞭时有些惊讶,但很快就又平淡的站在原地。

黛琪亚的那些伴侣们,倒也难得算是平静的态度,只要黛琪亚没上去,他们就没过多的参与。

相反,黛琪亚自己和场地里的那些雌性,也是有些担忧安宓儿又会输,今天姬塔可是抢尽了风头。

众兽中。

唯有那边高台之上,那几个黑袍兽人,有些蠢蠢欲动的竟想起身。

兽王和缇朗听到姬塔说出那番过份的话,显然那个兽王先前不满的神色又洋溢起了兴奋的笑,缇朗更不用说。

只是缇朗怀里的瑟妮已经气得不在紧缩在他怀里了,赌气的坐直了身子,看着底下高台上的情况。

“唰”姬塔再次主动攻击而来的鞭声。

还真是迫不及待!

安宓儿唇角一勾,下一刻,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右手迅速的拔出腰间的匕首,仅仅两秒出现在姬塔身后。

姬塔一鞭再度挥空,而且远处的人影竟然都没了,她还来不及惊讶,就感觉一个冰凉的东西抵在她的背心,并且一只胳膊直接环过了她的脖颈,耳边传来森冷挑衅的语句道:

“十鞭子?我给你翻一倍,二十鞭子怎么样?不过我这个人不太喜欢浪费时间,所以接下来,你速度最好快一点,不然你穿的这么少,我一刀划下来,你可能就直接光~了~”“!!!”

姬塔一双青色的瞳孔瞬间瞪大,她……根本就还没反应过来!

而且,何况是她,周围石壁外的那些雄兽,也是瞬间就惊在了原地,还在劝姬塔手下留情的话,更是卡在喉咙处,再也没说出口!

石壁里的那些雌性自然也是。

高台上,那个兽王眼里都闪过一抹光,缇朗和瑟妮自然也是……

那几个黑袍兽人,更是一刹那就止住了准备起身的举动。

唯独,火狐他们开始越加担忧了,看向首位的那个兽王,神色危险而防备。

野猪兽却是除了看向那个兽王外,眼神大多落在他旁侧的缇朗身上!

“呼”一阵风声,安宓儿早已收了控制住姬塔脖颈的手臂,并且直接移到了她正前方,似乎就是故意要给她机会。

“你!!!”

姬塔惊讶之余也气急,看着速度似乎比她还快的安宓儿,就又是一鞭子直接朝她招呼去!

还是一样的闪身消失,姬塔神色一慌,快速转身,却发现身后没有任何身影。

“还有十八……”

“!!!”身后!

转身,果然发现安宓儿还是在先前那,像是在逗她玩一样!

“你……也有你伴侣的等阶?”

姬塔一句话显然直接承认了她的等阶就是她伴侣的,周围的雄兽们意外,但也没太过诧异,倒是因为姬塔的话,把那怀疑的目光看向了安宓儿。

姬塔的几个伴侣,特别是罗南查,注意到了安宓儿那快到恐怖的速度,一直淡然的脸上终于有了表情变幻,眼神防备起来。

他旁侧的另几个高阶伴侣,竟然也是……

“不好意思,我不做那种事。”

讽刺一笑,安宓儿不待姬塔下一次攻击,竟直接主动瞬移到了她面前,匕首直接抵上了她的抹胸道:“还有,你的速度太慢了,我不是说了,我不喜欢浪费时间吗?”

伴随着一句话落,安宓儿竟直接用力划开了她胸前的兽皮,姬塔脸色微白,刹那猜到了安宓儿要做什么,终于用了五阶的异能,快速的闪身到了远处!!

以至于胸前的兽皮,就那么划了一个小小的口子。

“真可惜~我还想让兽王看看你的身材呢~”

学着先前姬塔的语气说话,只是嘴中虽提及兽王,却自始至终从没抬眸看过首位那个气质阴森森的雄兽。

倒是首位的那个兽人,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雌性,还有她脸上那时而变幻的笑容,竟一时没再把目光跟着姬塔走了。

雌性……

性格恶劣的雌性……

眼底病态的笑,似乎都要溢出眼眶,这个雌性,味道也很好……

“呵~有点本事,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你有客气过吗?往自己脸上贴金可不好~”

“啪唰!”接连两声。

“我倒是想看看你一个身材丑陋的雌性,能换来几阶伴侣为你贡献等阶,想必你也就刚刚能用五阶的能力对吗?”

不屑,讽刺,姬塔一鞭再度挥空,竟直接也快速闪身到了安宓儿面前! 眼看着姬塔迎面袭来,安宓儿侧身一躲,眼睛微眯,姬塔这次倒是反应灵活了些,又继续追了上来。 “啪啪!”

一声声的鞭声不停的响彻在海滩上,海滩上的众兽看得胆战心惊,却也看得目瞪口呆。

台上姬塔的速度很快!

但那个突然出现的新雌性,速度却是更快!

快的让他们根本都看不清!

姬塔一直笑盈盈的表情终于变了,变得不高兴起来,她站在原地,胸口不停的起伏着,显然已经十分的疲惫了。

她根本比不上雄兽们的体力,尽管空有一身强大的兽人的能力又如何?!

“累了吗?”讽刺的一声,安宓儿脸上的浅笑如常。

“哼!”

姬塔一声冷哼,随即眼疾手快,朝着安宓儿再次挥了一鞭的同时,接着下半身竟直接幻化成了狼尾,朝着意料之中会闪躲到另一边的安宓儿缠去!

“!!!”

这边,观战的木谦子他们往前走了一步,似乎条件反射的想上前帮忙,然而……

高台上的安宓儿,眼神里却是滑过一道光,看到姬塔已然气急,不留余地,下一刻,正面冲去,与姬塔对上!

宓儿厉的两道风声,似乎要在下一秒碰撞,在安宓儿瘦小的身子在即将与那条狼尾碰撞上之际,快速的俯身一躲,狼尾挥空!

随即安宓儿几个闪身,便直接出现在了姬塔面前!

看着姬塔一双好看的青色瞳孔中,浮上惊慌,安宓儿嘴角邪肆一勾,接着一只手抓住她的身子一侧,脚步微动,狠狠的一摔!!

姬塔便直接被她给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啊……!!”呼痛声,姬塔眉毛紧蹙躺在地上,显然疼的不清!

同时周围众兽一片哗然,传来一阵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全部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看着这一幕,显然吓住了。

姬塔的几个伴侣,更是暗沉了眸子。

首位之上几兽亦是!

“你的攻击时间结束了,现在到我了。”

平淡的一句话,安宓儿还故意扬起了匕首,缓缓的朝着姬塔的脸颊靠近着……

“……你敢!”

姬塔瞳孔急速收缩,却是冷声对着安宓儿说出这番话,石壁外的雄兽们看着安宓儿状似要划伤姬塔脸的动作,也瞬间着急,纷纷闹了起来。

“新雌性,算了,不要太过份了……”

“对!再怎么样,也不能划雌性的脸!”

“姬塔的脸可是很珍贵的,你不能这样做!”

“你好歹也同是雌性,不能这样……”

“……”

明明刚才茜茜被打成那样,他们都没有这般激动,只是偶尔劝两句身下这条狼兽,现在倒好,竟然全部一脸不满的,指责起她来了!

真是讽刺!

“他们看起来也挺关心你的嘛~不过,也像你所说,能力不足就只是废物而已。”安宓儿越加凑近姬塔脸前,匕首也离姬塔越来越近,看着姬塔紧张眼神的同时,也学着她的口气,说着她先前说过的话。

“猎物,猎物……我喜欢……”首位之上,看着轻易制住姬塔的小小身影,一句阴森森的话从某个兽王口中轻声传出,还一直重复其中两个字,语气阴冷的像是从地狱传来。 偏偏他有时说出的话,又莫名带着一丝兴奋的喜意……

旁侧,缇朗和那几个黑袍兽人,都听到了这个兽王的低语,那几个黑袍兽人顿时神色一变,眼中有一丝急色滑过。

而缇朗则是看着一旁那个笑意盈盈的兽王,像是想到了什么,眼底飘过一抹算计……

只是,当他们再次把目光移向高台时,就发现一条青色的狼尾正悄然朝着那个小雌性背后移去。

此刻,安宓儿单膝半跪,直接压制住了身下的姬塔,当她恶意警告的匕首仅离姬塔几厘米远时,突然身下的姬塔,眼中再次浮上笑意。

“我和那些废物可不一样~”

伴随着一句意味不明的话,安宓儿就看到下一刻姬塔吐了吐狼信子,然后张开嘴露出两颗尖牙,就直接朝着安宓儿的手掌咬来!!

狼有毒!!

这几乎是安宓儿一瞬间的反应。

她差点忘了,姬塔是狼兽,那也就可能是毒狼!

快速的收了手,往身后一躲,若是现在被一条毒狼咬伤,那可就麻烦了!

不过也正因为安宓儿一瞬间的注意力被姬塔前方的举动吸引住,以至于身后一条狼尾趁机向她袭来,她都没及时察觉到!

于是,很快,只听“撕拉”一声!

尽管身后突来的劲风让她反射性的一躲,但还是没完全避开,背后的衣料被划破,身上也被划拉了一条小小的口子。

此刻,安宓儿闪身到了远处,眼神冷漠的看着已然从地上起身的姬塔。

姬塔嘴角还挂着刺眼的笑,一条狼尾停在半空中,尾尖上还有一丝浅浅的血迹,很明显是安宓儿的!

“呵呵~现在你可以好好展示下自己的身材了,接下来~我会帮你更好的展示的~”

看着这一击击中,姬塔竟然再度嚣张了起来,一脸媚笑的站在原地。

周围一些眼尖的兽人,此刻却是早已惊呆了。

然而,在安宓儿几乎刚被击中的下一秒,一抹身影就已然从原地消失,并且对火狐他们留下一句话,扯下旁侧一个兽人身上的袍子,闪身去了高台:“别上去给她添麻烦。”

一句简短的话,成功制止了,这一刻火狐差点冲上高台的步伐,野猪兽的身影几乎是刹那消失在原地,一系列动作如行云流水般,不待众兽反应过来,就翻过了那不高的石壁。

“好白……”

“那个新雌性的皮肤……”

“!!!”

兽群里几乎才刚传出两声议论声,一件宽大的袍子就瞬间披在了安宓儿身上,遮住了那块被划掉布料,裸露出来的皮肤。

周围的声音也戛然而止,惊讶的看着面前台上突然出现的一个雄兽!

“你…怎么上来了?”安宓儿几乎是第一时间发出疑问的,看着面前突然多出的这个蓬头垢面的兽人,她显然很是诧异。“下去。”

不高兴的声音,野猪兽一把拉起安宓儿就要往外走,同时还一直防备着周围的目光。

“等等!”冷冷的一声,姬塔直接喝停了野猪兽,只见她在台子上,环顾四周已然惊住的兽人们一眼,才转回首继续看着野猪兽讽刺道:

“伴侣兽?呵呵,打不过连伴侣都上来了?”

姬塔的第一个主动开口的话,算是一下打破了震住了的局面,周围的雄兽们这才看着场中的野猪兽骂了起来:

“雄兽?!这个雄兽怎么进去的?!”

“王族的兽人不管吗!”

“雌性之间的事,雄兽插什么手!”

“姬塔的伴侣都没插手,你这个雄兽真不懂规矩!”

“……”

一连串的骂声,瞬间炸开在场地内,安宓儿明显感觉到野猪兽抓着她的手一紧,不知是生气还是担忧。

拉着安宓儿似乎就想再次抬步,安宓儿感觉到了他的拉力。

然而,这次,连首位之上某个兽的神色都变了。

准确说是首位上几个兽的神色都有些变了,从刚才安宓儿衣料被撕碎的那一刻开始,特别是那最首位的兽王,一双深邃的眼眸就放着幽冷的光。

一旁的查格看着下方的情况,照例转回首想请示一下兽王。

谁知刚转头,就发见兽王的神色似乎很不高兴,顿时一震,也没再问,直接就转回了首,看向场外那几个守卫的强大的兽人人道:

“雄兽怎么进来了?轰出去!”

虽然不能对雌性凶,但是这个兽只是底下那个雌性的一个伴侣而已,而且看他身上的脏乱程度,想必也是不受雌性喜爱的。

现在更是直接插手雌性们的事,雌性们向来最爱面子,估计这个雌性也不是很高兴,所以查格说出的话也根本不客气。

“哼~输了还要雄兽帮忙,真丢脸~~既然你想下去了,就像刚才那个雁兽一样认个输,我就让你和你的伴侣下去,怎么样?”

姬塔听着首位上的王族兽人都发了话,周围的兽人们也在不停的谩骂,直接勾着唇,讽刺的对安宓儿说着。

外面石壁处的火狐们,隐隐有忍不住的趋势。

安宓儿知道事情已然闹大,听着姬塔嘲讽的言论,感觉到背后传来的一丝刺痛,还有入口处,已经进来的两个强大的兽人人。

 眸光突兀变的深邃,从野猪兽手里挣脱开手臂,在野猪兽明显一脸担忧着急的看向她时,她却只是淡淡的吐出四个字:“旁边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