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我们需要见个面。”

在哈利打完电话,得到赫敏答复的时间地点。

……

半个小时后。

温暖舒适的待客室,除了摆放在他们中间的茶壶和茶杯,只剩下了他们两人了。

“好了,哈利,我们……”

从魔法部专程出来的赫敏,观察着对面的哈利。

哈利在出神地摸着瓷器茶杯,他的神色有点不安定,但情绪还算平稳。

这让赫敏稍微放松了点,她也没有特别着急了,而是先倒了两杯热茶,一杯放在了哈利的面前。

哪怕他们谁都没有动用。

哈利的手肘托在了桌面上,他如同努力让自己从某种梦境的沉思中清醒,甚至烦躁的推了把他的圆眼镜。

他揉弄着眼窝说话:“我没有事……也没有哪里受伤,更没有受到攻击,什么都没有。谢谢关心,我现在很好。”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哈利。”赫敏无奈说,“别把傲罗的毛病带身上。”

“你的神色告诉了我,你想说的就是这个。”哈利说。

赫敏的脸上写着‘好吧’的无奈,继续聆听下去。

“关于西弗勒斯,我们的契约还存在着,”哈利述说着,他似乎冷静了点,“理所当然,西弗勒斯还活着……不,他都不能叫活着,但他还在。”

哈利判断说:“但我的印记—— 你知道,那个时候,我感觉我受伤了,哪怕知觉消失得很快。这意味着西弗勒斯可能遇上了某些麻烦,他也更有可能是受伤了……”他的声音逐渐放低。

接着,哈利往后靠上背椅,有点丧气地说:“只是我暂时找不到他了。”

“只要确认他还在,我想这是好事。”

赫敏问:“但我想不只是这个问题?……哈利,你看上去有点心神不宁?”

哈利突然没出声了。

他不自觉地垂眸闪躲着,仿佛被迫又想起了某件能把他逼到角落的怪事。即使,他在半个小时前,还冲动的想要立刻见到西弗勒斯—— 现在冷静了点,他的双手毛躁地揉着硬发,放空的眼神,然后愣是没有与赫敏对视。

“哈利?”

“没什么,我,”哈利摇头说着,他张了张嘴……

在知晓他一切秘密的友人面前,哈利还是缓慢张嘴了,他心底想着,或许,他现在需要的就是这个。

“我只是,”哈利说道,“我是说,我和金妮,我们在下午见了一面。因为一些事,我们见了一面……然后,她,我,她说我,说我……”

他反复说着最后的词汇,但没法真正的发出声音——

赫敏轻轻地眨动眼眸,突然轻声说:“说你爱上了哪个谁?”

—— 哈利被这句话笃定的话,塞得一哑。

他猛地摇头,却突然停止,艰涩问:“……好的,为什么你们像是都知道?”

赫敏轻轻地瞧着迷茫的哈利,他有点不安定,但是明显在想着什么非常专注的模样,那双明亮的专注的绿眼睛,藏不住他的心事。

“我想她有没有说过,你表现得如此明显。”赫敏眼眸透亮。

“……哈利,你看你表现得多么的明显啊,你的眼睛告诉我你坠入了爱河,你在思考迷茫的惦念着某个人……”

“一种陷入热恋的神情。”她仔细看他说。

“是,是吗?”哈利抬头愣问,他心底浅薄的迷雾,逐渐变得淡了点,“……但我依旧不知道。”

他依旧在困顿的挣扎,喉咙里依旧存在着诸多未吐的真相。

哈利滚动喉结,低哑自述道:“她说了,金妮确实说了……好吧,我确实是在想着,他。”

‘他’让哈利的喉咙干涩,只能挤出这个词汇。

赫敏悄声握着温热的瓷杯的手,悄声静止。

哈利的答案,确实也让赫敏的心里起了波澜,有点愣住了。

在安静中,哈利仿佛终于找回了话语,他仿佛认命的无所谓了赫敏的反应。

“好吧。”

他开始了自我剖解,找着自己的答案,哈利说着:“我经常接触的人,可能造成亲密关系的人选,也就那么几个了。除了我的同部门的同事,还有就是……”

他稍微飘忽放空的眼神,落在透明的玻璃窗户边。

交叉握紧的双手摊开,他随意仿佛放弃了挣扎,预示着这是一个正确的答案。

“西弗勒斯·斯内普。”

哈利频繁点头,低声自语说,“该死的西弗勒斯·斯内普。”

“很好,是他。我……爱上了他。”他最后确认的说道。

心脏凶狠的跳动。

……告诉他,是的,完全正确。哈利再次看向赫敏时,绿眼睛逐渐恢复了平静。

他的心脏在跳动,鼓动着他浑身的呼吸,确实就是这样啊。

他是的,他认了,哈利的眼神逐渐明亮变化,清晰起来了。

而在哈利的对面,赫敏茫然了片刻,除了人选不太对—— 她逐渐回神思考,然后小心犹豫,无措说:“呃,哈利?……我想,其实你爱上男人也不算一件错误,你也不需要太担心……”

哈利放松下来,安抚的微笑了:“我知道,谢谢。”

赫敏看着哈利有一会儿没说话,显然这个人选,依旧让她有点恍惚。

但哈利的表情,他的肢体语言,都告诉着她……他认真了。

哈利安静等待着赫敏消化消息。

“好了吗?”

赫敏恍惚点头:“好,好了。”

“我们可以回归正题了。”

“我需要的消息。”哈利彻底从情绪脱离了出来,冷静的绿眼睛恢复了工作的状态。

“听着,哈利……”赫敏也回神正经,但她迟疑说,“但我知道一点消息,但我不知道是否与西弗勒斯有关。”

她说:“你还记得吗?我提醒过你要注意安全。”

“是的。”

“这个消息和吸血鬼有点关系。但是部门里因为西弗勒斯转变成了吸血鬼,对他还不是足够的信任,所以没有透露给你们……”

“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

赫敏放低声音:“这是违反规矩的。”

“你会告诉我的。”哈利隐晦露出微笑,说,“我们一起,你还会带头闯祸,别说你会选择隐瞒。我不会让别人知道是你告诉我的。”

赫敏无奈耸肩:“是的,我会告诉你的,哈利。”

“你还记得你抓捕过的,那两个贩卖魔法物给麻瓜的黑巫师吗?”赫敏说,“还有你在倒翻巷追捕过的审判室的逃犯,他最后死在了对角巷。”

哈利立刻反应过来:“—— 他被吸血鬼的下仆杀死了。”

“那天我遇到过西弗勒斯,他和别的吸血鬼一起……”

“吸血鬼?”哈利突然醒悟,他低咒了一句。

好吧,他知道的,他心里当然明确知道—— 西弗勒斯已经变成了吸血鬼了。他当然需要与同类打交道,哈利一直没有去言明这点,更加没有过多的询问。

他相信西弗勒斯会处理好的,哪怕到现在,哈利也相信这点。

……现在,西弗勒斯有可能遇到麻烦了。

赫敏说:“记得你逃脱的追捕犯人,他还带走了什么吗?”

“一个丢失的时间转换器。”哈利说。

“是的,”赫敏说道,“据说缄默人接手了这事。他们在四处寻找丢失的时间转换器。我听了韦斯莱先生说,他们最近在格里莫广场找到了什么风声……就在你家附近,所以他们都挺紧张的,还让我提醒你要注意安全。”

“具体发生了什么,我暂时不知道呢。”赫敏担忧说道,“听着,哈利,这件事由其他人负责,我建议你不要参进去,部门的意思,也是让你不要接近危险……”

“不接近。”哈利平静说,“不会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我们要做的不是这个,”赫敏理智明确地说道,“你需要的是找到西弗勒斯的踪迹,不是吗?”

“……是的,你说得没错。”

哈利突然冷静了:“之前我被情绪冲昏了脑子。其实再仔细想想,答案很简单不是吗?西弗勒斯的追踪印记到达了格里莫广场,最后还是在老宅的附近。”

“追踪咒理应是没有问题的。”哈利轻声低语,“这说明,他还在格里莫广场附近。”

“但不是我家。”

哈利立刻站起来:“我要再回去!赫敏,谢谢你的消息。”

赫敏也急忙跟着站起说:“我和你一起去!”

“不,赫敏,”哈利果断的拒绝,“不,听着,我不是要独自一人去……”

“我需要有人在我身后,给我留下后手。”他对赫敏坚定说道,“留在这里,等我的电话,我只是去探查消息。”

赫敏抿动着唇,最终应声:“……好的,你小心点。”

她把哈利送出了门口,哈利转身对她笑了笑说:“回头见。”

哈利转身离开,他大步的匆匆离开。

……大概走出去几十米后,哈利在行人来往的街道,想起回头看了眼。

那栋遥远的屋子前。

赫敏也匆忙出门了,她大概要回到魔法部……而哈利看到,在她的身后,一个男人跟着走了出来。

一个莫约二十七八岁左右的黑色短发的男人,对方拥有一双蔚蓝的深邃眼睛。

他依稀撇过看见,赫敏的嘴角带着温暖的笑容。

她看上去过得非常的开心愉快。

哈利想,如果赫敏喜欢上他的话,也不奇怪。

这个念头最后在哈利的脑海里一闪,但他顾忌不得再思考多余的事情,转身继续前行了。

……

幻影移形。

再次出现。

跟随着追踪咒,他到达了西弗勒斯最后消失的地点。

格里莫广场。

哈利站在了自家老宅的斜对面,他仰头看着自家布莱克老宅—— 他的目光突然移开,落在了布莱克老宅的旁边一侧。

“……确实不是布莱克老宅。”哈利喃喃思索说道。

他仰头看着正前方——

“格里莫广场,13号。”哈利吐字清晰地对自己说话,“布莱克老宅的隔壁。”

那是一栋普通麻瓜的住宅,哈利曾无数次的忽略了它们。

是的,是的,布莱克老宅的比邻。

在这里?就在这里。

没错……哈利轻声在心里说着。

·

这栋麻瓜住宅,非常寻常。

从整洁的门外,再到从外面的玻璃窗看去,这个麻瓜人家的住所如此的寻常。但哈利真的从未真正注意过,观察过自己身旁居住的某个麻瓜人家,多么的不引人注意。

第一天,哈利暂时没有发现什么,他在不起眼的某个路灯下,安装了监控的魔眼,随时看着过往的行人,还有进出那栋屋子的居住者。

第二天,持续关注着隔壁,哈利依旧没有发现任何魔法相关的人和事物。

就连赫敏所说的缄默人的踪影,他也未在附近发现过。

这难免让哈利感到有点异常,他没有察觉任何监控的魔法部人员。

……

直到第三天。

深郁的黑夜,隔壁终于起了点异常的变化。

哈利就站在了狭抑的黑影下躲藏,注意到隔壁照耀出来的灯光。

窃听咒能使得哈利听见屋内的欢声笑语……一切让人错觉的认为,多么的寻常。

哈利在阴影中抬头看,已经月圆了。

深夜的一排排路灯下,已经没有行人来往才对。

他开始奇异的看见,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有着衣着革履的绅士和女士,款款的敲门而入……直到第三、第四批人,进入其中……哈利异常的注意到,其中的某些人,居然真正的只是麻瓜。

以及某些异常的人—— 哈利隐藏得更深了,他们的肤色更加的苍白,带着一种异常的冷郁的色调,眼底或是闪烁着残忍、或是优雅傲慢。

是这里,就是这里。

哈利都没想到,他们就在这里……隔壁。

但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不是吗?

就连布莱克老宅也伫立在此,而且,谁会注意到一栋丝毫没有魔法痕迹的,隐藏在麻瓜中间的住所呢?任何的巫师都不会注意到他们……

终于,再次有一辆崭新漂亮的汽车驶过,停下。

一位身穿着漂亮礼服的女士下车了,哈利确定她只是一个麻瓜,此时,没有任何其他的行人了。

女士立刻看向了格里莫13号,她挥手让身后的汽车驶离……汽车声逐渐远离……

她在黑暗中慢慢的走了两步,

刹那,隐藏在暗中的哈利,挥动了魔杖,

无声的混洗咒和夺魂咒甩脱而去,女人定格站在了原地,黑暗中的瞳孔迷茫了刹那,她安静的在原地等待着谁。

黑暗中的哈利,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如同装了恶心浓浆的小瓶子,掰开了瓶塞,把魔药灌下。他的面容扭曲变动,再次一看,他已经变成了一个成年的、蔚蓝眼眸的高壮男人了。

他缓慢的整理衣着,迈步走向前,笔直朝着款款等待他的女士而去。

“你要进去吗?”他低沉的声音问。

女人在阴暗的街灯下,如同注意不到任何异常,愉快的勾着红唇,甩动着长裙说道:“是啊,我也是,我们都去参加晚宴。”

“那就一起吧。”哈利轻声着,如同蛊惑地问,“告诉我,进门的条件是什么?”

女人指尖从小包里勾出一件信函,哈利的目光挪动看去……是一份染着褪色血迹的邀请信函。

“月光奇怪的邀请之夜,”女人轻慢的语调,愉快着依旧没发现任何异常,她告诉着哈利所有信息,“……可以进入门里了。”

“你信函弄丢了吗,没关系,我可以带你进去,任何一封信函的进入人数都是没有限制的。”她咯咯的笑了起来,打量着哈利如今的‘模样’,仿佛非常的满意……

“走吧。”

跟在转身的女人身后,哈利稍微停下步伐,他掏出了手机:“……我找到了,赫敏。”

他轻声说:“我决定进入看看,有消息再告诉你。”

“哈利?”赫敏立刻认出来了,焦急说,“等等,我不同意!”

但她没有得到哈利的答复—— 她知道自己说服不了哈利。

她问:“你现在怎么样?”

哈利最后看着前方,看着女人的背影,

她已经踏上阶梯了,哈利最后对着手机低声说:“我已经准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