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魄气息几乎将两人包围,敌人大概有六个,实力不弱,或者可以说很强。杀气四溢弥漫,悄无声息之间,战斗已经开始,落歆低头,后颈擦过横扫而来的镰刀,雪儿忽然挣脱落歆紧握的手,落歆心里一惊!

[雪儿!] 凭着感觉应对四面八方的攻击,落歆急忙想向雪儿气息所在靠近,可她越是靠近,雪儿便越是远离。

[落落,别过来,我可以的,你自己小心。] 雪儿知道,如果自己待在落歆身边,落歆一定会将精力放在保护自己上,这样反而容易出事,既要应付敌人,又要照顾自己,落歆就算再厉害,也会觉得吃力。倒不如分开来战斗,更能专心致志,而且敌人也会分散,取胜机会要大很多。

明白雪儿的意思,落歆努力镇定下来,尽快击败眼前的敌人,才是保护雪儿的最快方式。

刀挥过,风声阵阵,闭上双眼,落歆用心灵去聆听去感觉,侧身躲过自身后袭来的一击,落歆转动镰刀,翻身斜扫,一道金黄洒落,落歆睁开眼,攻击目标确定,已无处躲藏,魂能力者的血液,让那个被落歆击伤的人在黑暗之中暴露,既然敌人众多,那就一个一个来解决,毫无手下留情之意,落歆使出最快的进攻速度,最凶狠的斩击,直直挥向那个漆黑中最刺眼靶子。

[啊!] 一声惨叫,瞬间更多金黄喷涌而出,分裂两地,那个人被落歆生生拦腰斩断,遍地魂能力者血液的光韵,让黑暗之中小范围内,多了些能见度,落歆正准备借着这隐约的光亮,继续向身旁的几个黑影发起攻击,出乎意料的是,这几人竟然向旁闪开,没有还手亦没有进攻。

[等等!没必要再打了!] 一个低沉磁性的男音响起,周围安静下来,没有了兵器碰撞声,似乎雪儿那边,也已经停手。

[什么意思?] 落歆冷冷的问,手中镰刀紧握,依然防范警觉。

此时,剩余的五个黑影皆聚拢到被落歆杀死的魂能力者身边,雪儿亦跑回落歆面前。

[攻击你们就是为了取得灯光,现在已经有了,没必要再打下去,我们急着赶路,你们也走吧,很快世界就会恢复明亮。]

落歆知道,他们正在取出那人的灵魂制作路灯,既然已经说明不会再打,那也没有继续留下来的意义,离这些人越远越好。她牵起雪儿,头也不回的朝着前进方向迈开脚步,紫色镰刀依然没有收回。

不多时,果然世界明亮如昼,雪儿时不时的回头望去,皱着眉头,看那些人把死者尸体随意丢下,骑上魂兽漠然离开,有些难过,[落落,他们不是同伴吗?为什么同伴被杀死,却没有丝毫难过,反而能那么镇定的将同伴制成灯光,又将我们放走?]

[他们之间,很少有同伴的感情。这种事,祈也曾经说过吧。] 落歆这才收起镰刀,揽住雪儿的纤腰,将她锁紧在自己身旁。

[听说,和亲眼看到,感觉差好多。]

感觉到雪儿声音之中的伤感,落歆手指插入她细软的发丝,轻轻揉了揉,[傻瓜,别想太多了,很多事,我们也无可奈何。]

雪儿深深的吐了口气,[夕颜就是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难怪对于自己爸爸杀了妈妈这种事那么漠然。她好可怜。]

[嗯。] 落歆淡淡的应声,心中也很难过,曾经以为自己是最不幸的,现在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幸运。

其实,令人绝望的不是世界,是人情。

[喂,刚才那两个女人好像挺强的。] 骑在魂兽上的一个男子开口。

[呵,如果不是急着赶往王宫,我还真想和那个杀了石安然的女人较量一下。现在,这么凌利的攻势和杀气可是世间少见,她绝非池中之物。] 声音低沉磁性的男子冷冷一笑。

[听说王新任命的守护者也是个很强的女人,而且据说她还有一个女性`爱人。]

[不会就是刚刚的那两个吧?]

[怎么可能!现在守护者肯定全部聚集王宫,生死都不一定,哪会跑到这里!]

[哈哈,也是。]

几个人调笑着飞驰前行,向王宫方向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