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月看着议论纷纷的众人,心想他们对林家现在无感,以后林家要是上门借钱,她也可以不借了,众人不仅不会指责他们,还会理解他们。

她开口道:“既然奶奶和二婶没钱借给我们,那我们只好自己努力赚钱了,只是这以后怕是没时间送爷爷和二叔去镇子上了。”

林老太眼睛一瞪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看我不借钱你,你就报复我?”

林月委屈道:“不是的,奶奶说的五十文一个月,我爹真的很难赚到,所以以后只怕还要砍柴,到时候就顾不上照顾爷爷和二叔了,你说是吧,爹?”

林大郎一听就明白林月的意思了,他点了点头。

今天林老太那样数落他,让他很伤心,他也知道如果不是月儿来了,这牛车自己最后铁定守不住。

而林老太说的不许找彼此借钱这句话更是让他对这个家失望透顶,他也无心再做这个免费车夫,吃力又不讨好。

林老太原本还想着说什么,可又怕林月跟他们纠缠,就道:“行,知道了,每个月,月底记得把养老钱给我。”

这种语气,分明是把林大郎当给她打工的工人来看,没有丝毫感情。

林大郎沉默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写好了,你们各自按个手印吧。”里正说道。

林月和林老太纷纷按了一个手印上去,然后各留了一份。

要牛车这一事总算是平息了,众人也渐渐散去。

没过多久,林大郎和林老头回来了,他们目光询问事情办好没,于是林老太和孙氏都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跟自家丈夫说了。

林二郎听了之后皱眉道:“那这牛车自己是没指望了。”

孙氏安慰道:“你也别这么想,有牛车在,那五爷才会相信林大郎家现在有钱,要是知道他们没钱,他们怎么可能去找茬。”

林二郎心想也是,于是没再多说,收拾好了东西之后,便背着竹篓和林老头上镇子上了。

林老头心想每个月有五十文可以拿,按长远来看,也不比牛车亏,这才压下了没牛车坐的郁闷。

林大郎和林月回家后,只见李蓉已经做好了饭菜,林阳也乖乖的坐在椅子上等他们回来吃。

林大郎满足一笑道:“都吃吧,赶紧吃。”

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吃起来了,林月庆幸的想道,还好自家离得远,不然这吃的好一点,那极品亲戚估计就要上门蹭饭了。

吃过饭后,林月开口道:“爹,我听说二婶家的林强已经上了一年的学塾吧。”

“是啊,可惜我们家阳阳没这个福气上学塾,读书人在村子里地位很高的。”林大郎叹气道。

“有什么可惜的,我们现在也能赚钱了,虽说果汁后面赚的钱会越来越少,可这些天赚的已经可以让阳阳去念书了。”

“他现在也不小了,现在念书还来得及,阳阳,你想去念书吗?”

被突然问道的林阳看了看林月,又看了看林大郎他们,小脸上浮现了一丝挣扎。

他听过村里的小伙伴说过,念书可好了,有好饭好菜吃,还有很多伙伴也在,能交到很多好朋友。

读了书后,村子里的人也会佩服他,尊敬他,总之好处多多。

可他也知道,念书是要花很多钱的,动辄就是几两银子,他们哪里读得起。

林月看穿他的心思道:“阳阳,你不用考虑钱的事,钱我们会赚的,你只要告诉姐姐你想不想去念书?”

林大郎也道:“是啊,阳阳,不用担心钱的事,家里现在赚了很多钱。”

听他们这么说,林阳总算是放下顾虑,他点了点头,认真道:“我想念书,我要考状元,让爹娘,还有姐姐都过上好日子。”

林月笑道:“好志气,那姐姐可就等你说到做到了。”

林阳重重的点了点头,认真的模样像极了一个小大人。

“那好,明天爹就去学塾里问问,看看阳阳能不能去念。”

林阳高兴道:“嗯嗯。”

第二天一大早,林大郎就带着林阳和林月出门了,林月和李蓉去摆摊卖果汁,林大郎则带着林阳去镇子上最大的清风学塾去问问能不能念书。

大约中午的时候,林大郎这才带着林阳回到了摆摊的地方。

李蓉看他们一头大汗,连忙端了两碗果汁给他们喝,让他们缓口气。

林月问道:“怎么样,爹?”

林大郎摇头道:“他们说阳阳的年纪太大,又目不识丁,他们不收。”

林月皱眉道:“交钱也不收?”

林大郎点了点头,他没读过书,也不知道读书到底要怎么弄,他只听说过清风学院是镇子上最好的学塾,就想着让林阳去念,谁知他们是有条件的。

李蓉忧愁道:“那这可怎么办呐?”

林阳看一家人都为他操心,懂事道:“要是阳阳念不了书,那就不念了,阳阳可以干活帮你们赚钱了。”

林月摸了摸他的小脑袋道:“不用担心,姐姐会有办法的。”

“爹,林强和阳阳年纪相仿,那他当初是怎么进学塾的?”

林大郎想了想回道:“这方面,我也没太关心,可能是报的学塾不一样吧,我记得他上的好像是松山学院,可能那家学塾的要求不高,要不我待会去那家问问?”

“要上就上最好的,没事,先让我去问问看,要是不行我们再去松山学院。”林月道。

学塾越好,里面的环境、师长、资源也就更好,所以她打算去问问看到底是什么入学标准,她还就不信没有钱摆平不了的事。

在现代以前都可以花多些钱上好一点的学校,怎么可能古代没有这个。

“要不要我们陪你去?”

“不用了,爹,你和阳阳先好好休息一下,就在这帮娘卖果汁吧,我一个人去问就成。”

她毕竟是一个现代人,前身又是一个平凡的小农女,对这些事情她是毫无所知,所以她打算先找个熟人问问看。

她原本打算去找萧风,可一想到昨天的事,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好在除了萧风,她在这清水镇还有一个朋友苏文,原本她可以直接去萧风家换男装,可想到会尴尬,就又去买了一套换上。

林月换上男装后就去了苏氏药铺,苏文一听他来了,就热情的招呼她进屋。

“你今天怎么来了?还有一日才开始比呢。”苏文问道。

林月直接道:“是这样的,我想找你问点事,镇子上的那个清风学院怎么样?它的入学标准是怎么样的?”

苏文回道:“我之前就是在那里念过书,可惜我没考中状元,那里夫子都是有真凭实学的,也考出了不少秀才。”

“入学标准嘛,会比其他学塾要求高一些,年龄是要十岁以下的,十岁以上如果非常聪明也可以破格录取。你怎么突然问这个?你是有什么朋友要念书吗?”

林月点了点头,又道:“如果这两个标准都达不到,还有其他办法进去吗?”

“要是你认识学塾的人,多花点钱也是可以进去的,学塾里有些夫子我认识,我去说的话,应该是可以的。”苏文热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