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地狱火焰?”

“很正确,赫敏格兰杰。很遗憾我不能为格兰芬多加上十分。”德拉科收起魔杖,转向看着已经重新站起来的哈利,“不要轻易让你的身体接触到魂器,那很危险。”

哈利点点头,心理泛起一丝甜意,德拉科果然还是担心自己的,不过…….

“德拉科,你现在用的是谁的魔杖?”

突来的问题让德拉科呆了一下,但他还是很快做出了回答。“什么意思?当然是我自己的。”难道哈利知道自己在用长老魔杖?

“是吗…”哈利怀疑的看着德拉科,“如果是长老魔杖就不要再用了。”

德拉科看着哈利。

哈利有些烦躁,“为什么不?你拿着他就会有危险,不是吗?我们知道那个预言了!关于你的那个!!”

“那不可能。”是父亲告诉哈利的吗?“长老魔杖只不过是一个必然,即使现在开始我不在使用它,也不会改变什么。”

“什么意思?”哈利不解。

“就是说,能选择最终结果的人并不是我。”

“德拉科……”

“除了那条蛇,最后一个魂器是什么?”德拉科打断哈利,问到。。

德拉科明显不想再谈长老魔杖的事。哈利在心中暗自叹气,如果德拉科自己不想说,就没有人能从他口中撬出只言片语。

“我也不清楚,没有半点头绪。”哈利也正在为这中状况而烦恼,如果不能毁掉所有的魂器,他将会很难打败伏地魔。

伴随着‘啪!’的一声,一个家养小精灵出现在世人的面前。

“马尔福先生!不好了,斯内普先生……斯内普先生被、被那个人带走了!!”蜡笔惊慌的对德拉科报告着。

德拉科皱起眉,自己担心的是果然还是发生了。

“他被带到哪里去了?”

“拉比不知道那是哪里,先生。”小精灵似乎是收到了一些惊吓,“有一颗巨大的打人柳在那里。”

“尖叫棚屋!”本来静静听着主仆对话的哈利失声脱口而出。

德拉科回头看了哈利一眼,示意小精灵可以离开了。

“你知道那是哪里?”德拉科看到哈利点头,接着说:“立刻带我去哪里,伏地魔大概是要杀掉斯内普教授,我必须去救他。”

“去救谁?斯内普?”罗恩怪叫着,“他是个食死徒!是伏地魔的忠实走狗。”

“闭上你的嘴,韦斯莱。我也是个食死徒。”德拉科冷冷的看着罗恩,“他是邓布利多的间谍。”

“不!不可能!”哈利叫道,“他杀了邓布利多!!”

“或许是吧,但现在我必须去救他。你是要和我一起去,还是留在这里?”

“为什么你一定要去救他?他……”哈利希望能够阻止德拉科,他不明白为什么邓布利多也好,德拉科也好,都相信斯内普不是伏地魔的爪牙。

“听着,哈利波特!西弗勒斯•斯内普到底是好是坏不是你所能够判定的!你不能凭你的感觉去判断谁该死,而谁又该被拯救!”德拉科仿佛再也不能压抑自己的不满一样,对哈利后到。

随后他留给哈利留下愤怒的一瞥,转身走向有求必应屋的门口。

德拉科的身形消失了。

哈利呆呆的站在原地,他没想到德拉科会这么说。他想愤怒,想反驳。但事实上,他反驳不了。他不了解斯内普。他也从来没去认真的探究过邓布利多信任斯内普的原因,或者说,他从没想要这么做过。因为斯内普一直是可憎的,一直在不停地刁难他,羞辱他。

这是哈利第三次看到德拉科如此外露的愤怒,是为斯内普不平?还是单纯的对自己的愤怒?他曾经因此上海了德拉科,现在他还要让自己重复这个错误吗?

或许德拉科是对的,他是“救世主波特”也好,是“圣人波特”也好,无论如何,不是“判官波特”。

“赫敏,罗恩,你们,留在这里把有求必应屋恢复成避难室的样子。我必须跟着德拉科,我现在不能放着他一个人。拜托了。”

哈利举得自己必需去,无论如何,他这次一定要看紧德拉科,不会让他再离开自己的视线了。

留下嘱托,哈利追着德拉科离开了有求必应屋。

哈利没能追到德拉科,但他知道德拉科一定会去尖叫棚屋就斯内普。哈利披上隐形衣,利用三年级时他们曾经使用过的通路爬进了尖叫棚屋,但出口却被一些类似于柳条箱的杂物堵住了。好在透过那些缝隙,还可以隐约看到里面发生的事。

他可以看到一张桌子的边缘,一只有着细长手指的苍白的手正把玩着一根魔杖。纳尼吉,如同一条在水底的蛇似的盘旋扭动着,安全地待在她那施了魔法的、布满星星的球体里,不靠任何支持地漂浮在半空中。

看样子,伏地魔正在和斯内普进行一次不太愉快的谈话,斯内普正蜷伏在不远处的地上。

就在哈利准备换个姿势继续头盔的时候,伏地魔的声音响了起来。

“看来我们有客人来了,是不是,西弗勒斯?”伏地魔用她那尖锐的声音对的斯内普说到。“猜猜会是谁,西弗勒斯?”

哈利旧的身上一凉,难道自己被发现了?哈利在心中暗道。但很快他就发现伏地魔指的并不是他,因为那双猩红的眼睛正盯着尖叫棚屋的门。

“我想大概不必了。”德拉科用他一贯的懒洋洋的声调回答着,推开门,走进了尖叫棚屋。

一瞬间,哈利觉得自己周身被冰冻了,他宁愿被发现的是他。

“哦~”伏地魔的眼睛在听到德拉科声音的一瞬间变得更红了,“原来是小马尔福先生,我很希望能够见到你……”声音突然变得低哑,“特别是在看到你留给我的信息后。”

“这样吗,”德拉科觉得口有些干,很显然伏地魔已经去过古灵阁了,“那么您的愿望已经实现了。”

“让我看看……”伏地魔从椅子中站了起来,“我给了你权力,并赐予你力量…你几乎只是一人之下……那么,为什么你会背叛我呢?来,德拉科,告诉我原因。”

“为了一些你永远也不能理解的东西。”德拉科觉得现在的自己异常的冷静,甚至连面对伏地魔的恐惧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想说‘爱’吗?那种东西?”

德拉科看着眼前似人非人的伏地魔,突然觉得他的人生也很可悲,既没有被爱过,也没有爱过他人。

“好吧,那你的‘爱’又是给谁的呢?波特吗?”伏地魔露出一个可怖的笑容,“我早该想到的,哈利波特宝贵的记忆中有你的存在……我却忘记了它……”

德拉科的脸色白了几分,但他没有打断伏地魔的话。

“那么你现在有事来做什么的?为你那波特小情人除掉我?还是想要把你亲爱的魔药教授从我这里带走?”

德拉科心中泛起不详的预感,他转头看向依然伏在地上的斯内普。斯内普也抬起了头,看着德拉科。

哈利觉得斯内普正在向德拉科传达着什么,尽管他不明白他所传达的到底是什么。

伏地魔似乎对两个人的对视没有什么兴趣,只是继续着他自己的话。

“西弗勒斯?我从没想到你可能会是个叛徒。你很聪明,我没有什么证据。但很显然,现在你也不能在为我做些什么了。”

“霍格沃茨正在沦陷,在没有你…我曾经最忠实的仆人的参与下。我难以相信,你居然会背叛我,如果贝拉没有通知我,如果我没有亲眼看见的话。我想你要为你的行动接受惩罚,以你的命,怎么样,西弗勒斯?”

伏地魔用魔杖对着空气重击了一下。它对斯内普没有影响,有那么一刹那,斯内普似乎以为自己逃离了死亡,然而伏地魔的用意马上就很清楚了。装着蛇的笼子滚动着穿过空中,在斯内普除了喊叫外来不及做其他任何事之前,笼子包住了他的头和肩膀。

哈利意识到了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但他不知道他能做什么来挽救这个令他讨厌的斯内普教授的命。

就在伏地魔最后的命令脱口而出前,一道耀眼的白光击中了笼中的纳尼吉,迅速的它将劈成了两半。飞溅的血液浸湿了斯内普的长袍。

“不!!!”伏地魔发出了一声绝望的尖叫。

“德拉科马尔福!!!”伏地魔愤怒的咆哮着,周身的黑袍因怒气而飞舞着。他死死地盯着德拉科用左手举在身前的魔杖。

“长老魔杖居然在你的手里?!”伏地魔的面容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扭曲着。

“是。”德拉科毫不犹豫的回答,“从我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的那一天起,他就注定是属于我的。”

“那不可能!!!”伏地魔尖叫着,“那时他属于邓布利多!!”

“那只是代为保管而已,邓布利多不能发挥出他的全部力量,但我可以。”德拉科露出一个冰冷的笑容,“你自诩的全知全能不过是你的自以为是,这个世界上真正不为人知的秘密并不是你所能够洞察的。”

伏地魔怒极反笑:“哦?有什么是我所不知道的?”

“显然你不知道长老魔杖的秘密不是吗?而你的秘密,你的魂器,也早就被邓布利多和哈利所察知了。”德拉科的表情也变得异常的阴沉,“你终归只是个自欺欺人的小丑而已。”

就在德拉科和伏地魔对峙期间,哈利发现原本已经是半死不活状态的斯内普,不知什么时候恢复了他那一贯的面无表情。而伏地魔似乎没有注意到,德拉科所站的位置恰好挡住了伏地魔的视线。

难道他们两个是串通好的?德拉科与伏地魔的对峙只是在拖延时间?就在哈利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斯内普突然举起魔杖,开始了幻影移形。(幻影移形要用魔杖吗?我纠结了很久,没有找到明确答案,就假定要用吧~)

但显然伏地魔并不是完全无视了斯内普,以发现他有逃走迹象,立刻发出一道咒语企图拦住斯内普。德拉科不得不尽全力掩护斯内普。

哈利知道现在已经不是旁观的时候了,愤怒的伏地魔一定会杀了德拉科的。哈利循序用魔杖将障碍物消除,跳进了尖叫棚屋。

然而,他的脚刚刚落地,就看见一道绿光从伏地魔的魔杖里激射而出,直指德拉科。

“不!!!”哈利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悲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