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月冷笑,心想给了你第一次,还会有第二次,你只会不断地说我们不赡养你,那还不如一次性解决。

她道:“真的没法给您,给您我们家就要喝西北风了,奶奶要想要,我们搬回来跟您一起住,一起用,还能侍奉您,那多好。”

林老太看林月这么想回来,心想,他们现在没钱,肯定是想回来白吃白喝,那可不能随了她的意。

“你要真有孝心,就把牛车给我,放在我们家里,你家想用,再过来赶。”

想的真美好,到时候你要不给,我还能找谁说理去。

林月道:“奶奶,这牛车能值几个钱,也不可能说一辆牛车就能彻底抵消了您的养育之恩不是,我看不如这样,让大家做个见证,我们用这牛车去赚钱,赚到钱之后,每个月我们都给您养老钱,您看怎么样?”

林老太一听觉得这法子不错,要牛车那也是好了林二郎家的,可要钱,那就是好了自己。

孙氏看她想要放弃,刚要说什么,被林老太瞪了一眼,她只好闭上了嘴。

林老太道:“当初分家的时候,看你们家不容易,才没提养老的钱,既然你们现在也能赚钱了,那我们就说说每个月的养老费吧。”

林月和声和气道:“奶奶您说。”

林老太想了想,狮子大开口道:“你们每个月就给我们五百文吧,你们没有地,粮食我们就不要了。”

说的好像她多大气一样。

林大郎一听,皱眉道:“娘,这样太多了吧,我一个月砍柴都赚不到一百文。”

“奶奶,二叔他们应该没这么多钱给吧,我们家的养老钱是不是太高了些?”

林老太道:“这是你说要弥补的,这么几年你都补上,我还算少了呢。”

周围的人忍不住议论纷纷,这明明就是狮子大开口,哪有要养老钱要这么多的,也不知道要点脸。

林月皱眉道:“既然这样的话,我想我们是给不起的,要不奶奶你让我们回来吧,回来跟您一起住,我们也能多尽点孝心。”

“大哥和爷爷现在这么能赚钱,爹爹回来帮他们运货,一家人齐心协力的赚钱,这多好啊。”

孙氏一听,心想他这活找的多轻松,她不乐意道:“娘,大哥现在又不能卖药赚钱了,哪里还有这么多钱给您呢,你看要不少点。”

你以为她是帮林月家说话,她只是为了自己,她可不想到时候林月一家赚不到钱,又问她要地要钱的。

林月眼珠子骨碌碌的一转道:“奶奶,让我们回来吧,二叔跟爷爷现在这么会赚钱,让他们也带带爹吧,等赚了钱就有钱给您了。”

林老太一听,看林月迫不及待的想回来,她就越不想让他们回来。

她是知道的,这些日子来,不仅他们挖,村里其他人也悄悄跟着挖拿出去卖,现在山里的草药都要被挖没了,林大郎再插一手,他们能分的钱就更少了。

这样想之后,她便道:“算了,也别说我这做奶奶的为难你们家,村子里的人给多少,你们就给多少吧,大部分人家都是给三十分文的,你们没有粮食给,那就每个月都给五十文吧。”

林月看向身后的众人道:“还请各位街坊邻居帮忙把里正喊来做个见证,可以吗?”

“没问题。”一个小伙子答应道。

没过一会,里正就被人叫了过来,里正一看又是林家,不满的皱了皱眉。

“这是又闹什么事?”

孙氏知道里正听说了林玉的事后,对他们一家十分不满,于是讨好的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

里正听完后,拿出纸和笔道:“你们商量好了没?商量好了我就开始写了。”

林老太道:“都商量好了,里正您开始写吧。”

她沾沾自喜的想到,以后每个月能拿五十文,这可不少呢。

而林月则是更加高兴,得亏他们还不知道自己家赚了钱,所以得趁早定下来,免得到时候一养老钱为借口狮子大开口。

里正点了点头,开始动笔写。

林月一副为难的模样道:“奶奶,家里最后一笔钱用来买牛车了,砍柴爹赚不了那么多钱跟您,你可不可以先借些钱给我们做生意,我们到时候还给您。”

林大郎不明所以的看着林月,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说,他想林月应该是自有用意,就乖乖的站在一旁。

林老太一听借钱,脸色就不好了,“做什么生意?你爹那脑子是能做生意的人吗?别到时候钱全给打了水漂,到时候你们拿什么还给我?”

林月又看向孙氏,孙氏连忙道:“最近草药也快挖没了,到时候赚钱就不容易了,对不起,我们也没钱。”

“奶奶,二婶,我们都是一家人,这钱我们赚到了肯定会还给你们,可不可以先借我们一点?”

孙氏道:“你们都分家出去了,赚不到钱是你们的问题,没有谁赚钱容易,家里那么多人等着吃饭,哪里还有钱借给你们做生意。”

多少做生意的人血本无归,她们可不信林大郎又做生意的头脑,所以打定不借。

孙氏怕林大郎再问他们接钱,开口道:“娘,我们现在都长大了,也分家出来了,大家都要养自己的家,日子都是过得紧巴巴的,谁有这个闲钱去让大哥挥霍。”

“为免麻烦,要不让里正加上一条不准找对方借银钱吧。”

林老太一想也有道理,林大郎倒是不好意思借钱,可林月这丫头可一点都不觉得不好意思,还是说清也好。

“里正,请你帮忙加上去吧。”

里正听了这话,看了孙氏和林老太一眼,对林家更加无感了。

林月难以置信到:“奶奶,我们可是您的亲人,都是一家人,互帮互助难道不行吗?”

林老太骂道:“你就是个赔钱货,你一家都只会赔钱,赚不了钱,我们年纪都那么大了,还伸手问我们借钱,你们也好意思?”

林大郎甚是失望道:“算了,月儿。”

林月撇撇嘴,乖巧道:“知道了,爹。”

里正看林大郎一家人没有拒绝,也没什么意见,他这个外人也不好说什么,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就把这条加上了。

林老太和孙氏甚是满意,没再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