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秋的朝阳洒满了整间屋子,顾青学长坐在窗前的书桌边,姿态端正,气质高雅。修长的手中握着一支钢笔,笔随着手的节奏,有规律地在纸上摩擦着。

额头的碎发低低下垂,一双帅气的黑眸紧盯着笔记本,在初秋的朝阳下显得格外深邃而迷人,阳光沿着皮肤的各个角落循去。

“顾青哥哥!”

林秀秀的闯入并没有打破这份宁静,顾青学长没有抬头去看她,依然低头写字。

林秀秀似乎对顾青学长的无视感到有些失望,这两年以来,他都是对自己如此冷漠。不过可喜的是,他们回到了刚进C大时的状态。她邀请他吃饭时,他不会拒绝,光凭这点,林秀秀就已经非常高兴了。

“顾青哥哥,你去哪家公司实习啊?要不,你来我们林氏集团吧。”

顾青学长没有抬头,语气依旧很冷漠。

“谢谢,不用,我已经找到了。”

“找到了?哪家公司?”

“齐氏集团,已经通过考核了。”

“哦。”

林秀秀似乎有点失望,她本来想借这个机会给自己和他创造一些相处的机会。

高楼大厦屹立在齐蓟的面前,使之显得威严而庄重。

齐氏集团和肖氏集团合作甚多,但这却是齐蓟第一次来肖氏集团。

“齐蓟,我老爸今天有一场非常重要的会议,所以,现在就由我带你熟悉一下公司的环境。因为我们是学金融管理的,所以我们俩都被安排到管理部门实习了。来,这是你的位置,和我很靠近吧!”

肖磊把齐蓟领到公司靠近角落的一个位置,弯下腰,凑近齐蓟小声地说,

“我知道你喜欢安静,所以,让我老爸特意安排的,嘿嘿,不用谢我。”

齐蓟下意识地把轮椅往后拨弄了一下。

“该工作了。”

“好吧,我们一起努力!”

人的八卦能力真的是生来就具有的啊,不论是在学校,还是在这偌大的集团,并且传播速度也是一样的惊人。

齐蓟才来肖氏集团实习两天,整个管理部都在疯传肖大少爷公然带女朋友来公司实习。对于那些吃瓜群众,齐蓟算是彻底无语了,且不说自己不是肖磊的女朋友了,就算真的是,也轮不到他们说三道四的啊。

相比于齐蓟的苦恼,我们的肖磊可是神采奕奕的啊,每天都和自己心爱的人一起上下班,对他来说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啊。

“哪位是齐蓟齐小姐?”

“我是。”

“齐小姐,我们肖董待会儿要见你,请你现在去他办公室等他。”

该瞒的还是瞒不住,既然瞒不住,那就勇敢地去面对吧!

秘书推着齐蓟来到六楼,推开办公室的门,首先映入齐蓟眼帘的是一方棕褐色的办公桌,桌上摆着一台电脑,电脑旁摆着整齐划一的文件,整间办公室温馨而又整洁。足以看出这间办公室的主人非常爱干净。

齐蓟正看得出神时,一位身着西装的中年男人推开办公室的门,一看见齐蓟,便慈祥地笑起来。

“原来真的是你啊!”

齐蓟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的男人,还是亦如四年前一般慈祥和蔼,脸上的笑容总是可以使人拥有一种温馨感,怪不得肖磊也会拥有和面前这个男人一样阳光般的笑容。

“肖董。”

男人露出了憨厚的笑声,语气显得极其和蔼。

“哎,我不是说过了嘛!不谈公事的时候,你就不要叫我肖董了,多见外啊,其实啊,我和你爸爸的年龄差不多,你就叫我肖叔叔吧!”

“嗯,肖叔叔好!”

“你现在能告诉我,为什么放着偌大的齐氏集团不管,而跑到我公司来实习吗?”

齐蓟稍顿一下,语气缓慢地说,

“事情是这样的,我现在在......”

齐蓟把事情的缘由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肖磊的爸爸,最后肖董语重心长地叹了一口气。

“原来是这样,没事,你在我公司实习一段时间,就当实地考察吧!那你和我们家的肖磊又是什么关系啊?”

“我和肖磊只是好朋友。”

“哦,那你出去工作吧!”

从董事长办公室出来后,齐蓟感觉无比轻松,而这种轻松感不知是因为肖叔叔和蔼可亲的笑容,还是因为自己问心无愧的坦然。

【‘等待’小剧场】

齐嫒:酷哥哥,看见我老姐和你老爸相处得这么融洽,你现在是不是超级开心呀?

肖磊:一点都不开心,你姐又再一次的否认了我们的关系。

齐嫒安慰地拍拍肩:酷哥哥,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嘛!你要坚信自己总有一天会赢取我老姐的芳心。

肖磊顿时信心倍增:嗯,我会努力的,我也不比顾青差,对吧?

齐嫒:呃,酷哥哥,有一点你就比不上冰块哥哥。那就是身高!

肖大少爷独自一人伤心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