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叶高层跟宇智波的领导者们怎么继续扯皮都跟宇智波的小毛头们没有关系了,佑希在确认过当时救灾的小宇智波们都健康平安之后,欢快的带着一群半大小孩帮着族人、村人重建家园。

「迁族?当初二代目规划的时候不是说宇智波做为警备队主力必须散居在整个木叶,这样才能在村子有事情的时候从四面八方随时支持吗?所以才没有在村内规划宇智波的族地,而是将南贺神社的那一座山丘给我们,所以随着村子扩大族人们也老是搬来搬去的,不是吗?」听完铁平的爆料后,佑希相当错愕。

铁平下巴蹭了下在自己怀里吃米饼的妹妹,才表情沉重的说:「我也不知道,是我同学鹿可悄悄跟我说的,她说她在家里偷听到她爸妈的对话,可惜最后被发现所以没有听的很完整。」

上午各自分队帮忙重建或是帮忙大人带弟弟妹妹的宇智波孩子们,出院后就开始中午都聚在一起吃饭交流,顺便相互确认重建进度的情报以自主进行他们这群半大孩子们的人力分配,没想到居然听到了这么让人傻眼的消息。

一辉瞪大了眼睛问:「铁平,你确定你们班那个奈良说的是真的吗?」

「鹿可不对我说谎的!」铁平瞪他,有点激动的回话。

「喔……」

「只不会对铁平说谎喔~」

「偷偷告诉少年的少女喔~」

孩子们揶揄的看着发现自己反应过激后很快的镇定的铁平,后者被这么一调侃脸红了下:「你们喔什么!!总之这个消息十之八九正确!!」

佑希皱眉思考,然后说:「我们今天回去会问问看富岳叔叔,如果真的有族人迁地聚居的情况,感觉相当不妙……」

泉奈嘴角挂着讽笑,撑着脸颊看佐助跟鼬和泉奈玩耍的斑同样讽笑:「要搬也该要我们同意,木叶若是真的打算这样决定,我们可以在村子里闹闹,反正我们现在年纪小闹事不打紧,最好更可以挑拨起村民对他们的不满……」

「这是下克上吗?」男孩们互相看了看,有点兴奋的摩拳擦掌,被看不过去的女孩们巴下去:「不要瞎起哄!」

被镇压的几个男孩们不甘心的跟女孩们斗起嘴来,但是被女孩们大力打压下去,斑把手指给佐助抓着玩说:「一群笨小鬼,做想做必定会被反对的事情时,当然要私下偷偷做好准备,最后再一举翻盘。」

被镇压的男孩们闻言互相交换着或恍然、或肯定的眼神,显然是相当同意斑说的话,佑希拍了个暴栗给斑:「你不要去煽动他们啦!臭斑君!!」

斑眼神带点无辜控诉的摸着自己的头:「这么暴力,看来只能委屈我自己一定要把你娶回家了,不然其它男人也太可怜了。」

「臭斑君!这话你跟谁学的!!臭不要脸的!!」佑希嘴角抽蓄下忍不住笑骂。

泉奈轻轻戳了戳佐助的脸颊,转头认真的说:「是千手柱间把哥哥教坏的,他还打算带哥哥去偷看女生洗澡。」

佑希愣住后,一脸错愕不敢相信:「……斑君居然要去偷看女生洗澡?」

斑对一脸正经的泉奈无语几秒,转头对佑希意正言辞的说:「没有这回事,我当然坚定的拒绝了,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更何况澡堂内的那些女生们随便哪个不计性别的宇智波拉出来都长的比她们漂亮多了,谁会想看偷看她们洗澡。」

在座的孩子们几乎都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一辉喷笑:「也就是说如果是佑希或是阳子她们去澡堂的话,斑你就要去偷看吗?哈哈唉哟!阿阿阿恶心死了!你做什么啦,臭小子!!」

斑把替佐助换下已包在袋子里准备带回家洗的便便尿布丢到一辉的脸上,斑冷笑:「是你自己想去看阳子洗澡吧?况且等以后结婚了,老子爱怎么跟佑希洗就怎么洗,臭小鬼,你当我是你们这群毛都没长齐的小男孩吗?我有的是耐心。」

「你在乱说什么啦!谁要跟你结婚洗澡了!」被调戏到佑希脸红着打了斑一下警告他不许乱说话,斑被打完后抓住佑希的手:「我又没说错。」

一脸”事实就是如此”的无赖样子让佑希更炸毛,凑近跟他小声的抗议:「你不要在大家面前胡说八道啦!明明就跟你说过那是小时候妈妈他们的戏言。」

「可是我承认这件事,你当时也同意,所以当然我们两个以后会结婚。」

「斑君!我不喜欢你这样!」佑希对这几天每次讲到这件事就很坚定的斑有点火大了。

斑看了佑希一下,发现佑希眼睛有点湿润才轻轻捏揉下一直被他握着的小手沉默示弱:「……」

一辉不停的呸呸的吐着,顺气后看到这一对青梅竹马,大大的哼声:「秀分快啊!臭恩爱狗,小心我吐火球烧你们!

说完他自己搓着下巴,嘿嘿笑:「不过……去偷看澡堂的话,阳子虽然长的漂亮但是没胸没屁股的,要看也是要去纲手大人!大欧派的姐姐才是王道,我说的对不对~」

几个男孩点头赞同,其它的男孩们看着神情不一的女孩们抖了抖。

爽子默默的低头看了自己的胸口一秒后,眼神变的锐利的瞪着一辉,对此毫无所感的一辉突然相当惊诧:「疑?还真的是斑你说的,铁平你要是换个女装好像也很合适,改天换个女装给我瞧瞧!你这张脸跟阳子都有的拼了!」

「呵呵,你穿女装也看的过去,我想我很有必要帮你检查一下你有没有小一辉!」本来对此话题保持沉默的铁平顿时露出狰狞笑,把亲妹妹放到一旁坐好,惊觉不对的一辉赶紧溜走,被早已经警惕他逃跑的铁平动作迅速的扑倒。

「阿阿阿!!变态!不要扒我裤子!」

「……话说……从刚刚开始……他们就是在性骚扰了吧……现在这是打算当众脱一辉裤子?」佑希对阳子她们有点无语的说。

阳子温柔的笑:「男孩子总是爱胡闹,我们之后再教训他们就可以了,例如今年夏日祭跟明年的过年参拜就这样愉快的决定让男生们穿女装,我们穿男装,你们看如何?」其它女孩们也一一点头附和,不怀好意的打量着男孩们。

其它本来围在从抢裤子变打架的两人身边看热闹起哄的男孩们顿时僵硬了,不敢置信一致转头的看向女孩们,脸上满是震惊:「关我们什么事!!」

平常一起玩、一起学习;九尾夜一起救灾,现在一起带娃、一起重建的友情呢?看到一群已经开始在讨论谁要帮谁准备什么款式女装的女孩们,其它的男孩们心塞的上前加入从抢裤子变成打架的铁平跟一辉,混战成一团。

「臭一辉!都是你!」

「笨蛋一辉!你把女生给惹怒了!要是他们跟大人告状我们就完蛋了!」

「就是就是!笨蛋一辉!」

「顺一郎你少来!刚刚你明明也赞同大欧派王道的!而且这个话题明明就是斑先起头的吧!为什么都揍我!」

被提醒的孩子们瞬间把视线盯到了装没存在感很久一段时间的斑,斑对他们勾起嘴角,没捏玩着佑希小手的另一只手,将手中本来抛着玩的石头捏成碎石沫。

男孩们沉默一秒,继续转头混战;女孩们也默默的在转头前不忘递给佑希一个”你好自为之”的眼神。

「……都是臭一辉!等那天我一定要把舅妈收藏的十二单披到你身上去!」

「我明明就是无辜的!!爽子救命!!」

爽子手摸着自己的胸口没理会他,自己暗自嘟哝:「从现在开始要多吃木瓜炖排骨……」

佑希瞪了斑一眼,抓过他的手检查看有没有受伤:「干麻欺负他们!有本事去捏爆佐助换下来的尿布!」

「……女人太凶残就不可爱了,佑希。」

佑希丢开斑完好无伤只微微发红的手,又拍了个暴栗给他:「你不是打算娶我吗,我再怎么凶残女汉子你也给我受着!」

斑摸摸被拍的地方,扬眉笑:「你这下可倒是承认了。」

「……」语噎的佑希,不自觉被绕话了。

作为最起头只是随便掰话的泉奈装做什么都不知道的继续逗佐助玩,至于穿女装,等到时他跟斑再带着鼬逃跑就好,反正这群孩子们应该抓不到逃跑经验丰富的他们;实在不行的话,战国那会儿他们年纪小的时候都在花街进行过暗杀任务,当任务需要就好了。

等下午继续去带娃帮重建的男孩们脸上带着多多少少的瘀青让族内大人们惊愕,这群小家伙们是每个都去惹情敌了吗?居然专往脸上打?

忙完一天后,佑希坐在没受到多大损伤所以很快重建完成的宇智波宅中廊道看月亮,斑在她的身边坐下:「不去梳洗准备就寝吗?」

佑希转头看着班,犹疑很久后才问:「我那个又笨又天真还老是跩跩的斑君,还有小泉奈……在那天晚上就跟着小爱一起离开了,对吗?」

斑顿住沉默,很久后才说:「……那天晚上其实他们兄弟俩护住爱子的时候就已经过往了,我跟泉奈是后来不明原因苏醒在他们的身体中,接替了他们继续活下去。」

「果然是这样……」佑希双手抱膝把自己缩成小小一团闷声说,良久后佑希才带着鼻音问:「那你的名字呢?还有你弟弟的?」

「一样是宇智波斑跟宇智波泉奈。」斑揉了揉佑希的脑袋,把佑希转身正对着他,斑轻柔的摩娑下佑希带着泪痕的眼角边说:「既然依托这具身体重新复活了,那么原本这具身体该担有的责任我当然也会担起来,况且那小子有将记忆留了下来,所以你就当成是你原本的竹马在那一天晚上获得了前世的记忆,这样子想好不好?」

佑希湿漉漉的眼睛直视着斑,软声:「我知道了,我会尽量努力的,但是我没办法把你当成斑君,你们是不一样的。」

「……没关系,按你能接受的来努力就好,不过为了让你能更快的适应现在的我,所以今晚我们像小时候一样一起睡吧?」斑一本正经的点头说,说完就被佑希从背后攻击的一巴掌拍跌下廊道。

佑希瞪眼:「如果是班君就算了,谁知道你原本到底是几岁大叔的没节操臭萝莉控!」

刚洗完澡的富岳看着佑希气冲冲的冲回自己房间,疑惑的看向美琴,美琴笑吟吟的说:「大概是斑不小心逗狠了,那孩子很喜欢逗佑希玩。」

因为禁口令的关系,虽然很多忍者知道四位老祖宗转世,但也很多人目前尚且还不知道,例如美琴跟鼬,所以能把斑跟泉奈当成一般孩子对待,不过知道的富岳在听到美琴的描述后保持了沉默……对八岁佑希下手的老祖宗……他觉得自己的心情有些说不出的复杂………好像有什么碎掉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