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内的结构非常的简单,一间休息室,两间厕所,剩下的就是客舱了,当然了还有驾驶舱,飞机没空间最大就数客舱了。

现在除了罗骆在休息室里睡觉之外,韩尤在驾驶舱里和秦寒一起驾驶着飞机,一对欢喜冤家聚到一起,肯定不会无聊。其他的人基本上都在客舱里,乔教授和任仪坐在比较靠近尾翼的沙发上,说说笑笑的一直都没有停过,天南海北的聊着,看得出来乔教授真的是很喜欢,也是很满意任仪,这对任仪来说是一件好事。

欧阳雨为了不打扰对方只好和南宫亦晨坐在离他们较远的沙发上了,欧阳雨一个人霸道的横躺在长沙发上看着从任仪那里借来的医术,南宫亦晨只好正襟危坐的坐在单人沙发上。

其实欧阳雨对书上,内容一点也感兴趣,只是觉得他们每次都经历这种生死攸关的情况,学点必要的救急还是应该的。欧阳雨在看的无聊时,把书放在鼻子上,看了一眼正在看同样是从任仪那里借来书的南宫亦晨,一直是正襟危坐的坐在那里,欧阳雨就好奇了,他的双腿不麻吗?

欧阳雨好心的问到:“诶!你这么坐着腿不会麻吗?”

南宫亦晨连看都没有看欧阳雨:“还可以,腿还不至于麻,用内力撑着就好了。”

南宫亦晨将书放下,放到了腿上,一本正经的说到:“还有,我不叫诶!”

欧阳雨想了想是有些不太好这么叫,不过还真是搞笑,这么一本正经的讲冷笑话:“嗯……可是你的名字太长了,叫起来太麻烦了。”

南宫亦晨一个邪笑:“既然你觉得麻烦,你就叫我亦晨吧!”南宫亦晨为了掩饰尴尬,特意的将放下的书再次的拿了起来,放在脸前,以至于欧阳雨看不清他的表情。

不过欧阳雨了没有想那么多,只是觉得一个名字而已:“那好吧!我就叫你亦晨吧!对了忘问了,你的伤好了点吧!”

南宫亦晨再次将书放下,脸上始终挂着邪笑:“你现在才想起来,你觉得你这个队长当的称职吗?”

欧阳雨这才想起来,也是因为韩尤的事真的是将欧阳雨吓到了,欧阳雨不好意思的回到:“想起来就行呗!你不至于还和罗骆那个重量级病号求安慰吧!”

南宫亦晨接到:“嗯!那倒不至于,我还不想把自己伤成那个样子。不过我这伤也不能白受啊!再怎么说我们这次受了这么重的伤你身为一个队的一队之长,难道没有责任吗?”

欧阳雨想了想确实是这样,如果不是自己没有将敌人的实力考虑在内,只是想要快点完成任务!以南宫亦晨的实力这样还是不至于的,但是为什么欧阳雨总是南宫亦晨那个腹黑是故意的呢!

“嗯!也对,这次是我想的不够周到,亦晨你就说吧!你有什么要求只要是我能够做到的,我尽量满足你?”

南宫亦晨心里听着欧阳雨喊他亦晨,还是美滋滋的,这次真的是欧阳雨想对了,他就知道欧阳雨一直对这次的事情心怀愧疚,所以才会提出要求。

“这次本少爷受了严重的伤,既然你有心补偿,我一时半会还想不到什么就先留着吧!等到我想到了我再告诉你,怎么样?”

欧阳雨背后一阵凉风,嗖嗖的,欧阳雨一哆嗦,笑着回到:“那好吧!你想好了再说。不过现在有一件更重要的事。”

欧阳雨引起了南宫亦晨的性趣:“哦!什么事?”

欧阳雨很神秘的说到:“亦晨,你觉得乔教授,怎么样?”

南宫亦晨有些不太明白欧阳雨怎么会这么问,欧阳雨读懂了南宫亦晨的想法,接着说到。

“我们在山洞里时,乔教授要无条件的教任仪,你说这是不是……”

南宫亦晨一笑,还以为欧阳雨是有什么事呢!南宫亦晨靠在沙发上,找了一个舒服姿势:“我还以为什么事呢!你就不要瞎操心了,乔教授能教任仪是好事,正好小仪还可以有一个对口的师父,我们对于治愈系毕竟都是门外汉,你也看出来了,任仪对自己内力的提升有很大的不满。正好乔教授很喜欢她。”

“即使没有乔教授我都想给任仪找一个老师了。这件事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的,不是还有我们吗?你忙活什么个劲啊!”

欧阳雨点了点头确实是这样,别说现在乔教授没有什么问题,就算真有不是还有大家呢吗,是我闲操心了。

南宫亦晨看着欧阳雨再次将心放在了书上,也就放心了,他一早就看出来了欧阳雨刚才一直心不在焉的,原来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啊!

见欧阳雨没有问题后,南宫亦晨也将心放在了书上,其实南宫亦晨也是现在发现学医没有必要,但是了解还是很有必要的。

所有人都投身在自己的事情当中去了。秦寒匆忙的从驾驶舱中跑到了客舱中,跑的很急,刚进到客舱时上气不接下气的,所有人将目光急中在了秦寒的身上。

欧阳雨首先问到:“秦姐,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秦寒终于缓过劲来,深吸了一口气,吐了出去:“刚才我从视频里看到,罗骆醒了。”

欧阳雨一听是罗骆醒了,欧阳雨扔下手里的书,出了门就跑向了休息室,南宫亦晨等人见状也跑了过去。

欧阳雨心怀忐忑的推开了门,因为她不知道罗骆会不会怪她,不过当欧阳雨打开门时,就知道是自己想多了,欧阳雨看见,罗骆竟然在独自的倒水喝,看见欧阳雨进来一脸的懵逼。

“队长,你怎么来了呢?”

欧阳雨好奇的问到:“罗骆你都好了,没有哪里痛吧!”

罗骆摊开双手:“你看,我哪里像有事,我不过就是睡了一觉,梦到了自己迎娶了白富美走向了人生的巅峰,然后就醒了。你们不至于这么大的阵仗吧!做梦也有错,虽说龌龊了点吧!…”

南宫亦晨,任仪,秦寒和乔教授都到了门前,秦寒很是过去一把抱住了罗骆。其他的人都是理解的,对于秦寒的行为,纯纯的友谊。

罗骆被吓了一跳:“秦姐,我知道我很帅,但是你也不用这么热情吧!快点起来,我要窒息了。”

罗骆是很想享受,毕竟是一个大胸美女的拥抱,但是秦寒真的是抱的太紧了,秦寒也意识到了自己可能是太激动了。松开了罗骆。

“臭小子,你真是吓死我们了…”

罗骆喝了口水,压压惊:“怎么了?我就是睡了一觉而已!”

欧阳雨走到了罗骆的面前说到:“你忘了,你昏迷前发生什么了。”

罗骆边想边走到了床边坐下,脸色也开始变得很差:“你不说,我都要忘记了,我是让火灵兽给打伤了,诶!我是怎么逃出来的呢?”

欧阳雨也来到了床边坐下,耐心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和罗骆讲了一遍。罗骆真不知道原来在自己昏迷的过程中发生了这么多的事。

罗骆看向欧阳雨,红色的眼眸里写满了真诚:“队长,真是谢谢了。”

欧阳雨笑了笑:“没什么,这件事本就是我考虑不周,你不用感激我。”

罗骆知道欧阳雨说的没有错,但是有一个人罗骆是一定要当面的感谢地:“南宫大哥真的是谢谢了。”

南宫亦晨被罗骆的感激说的很是意外,还把称呼直接换成了南宫亦大哥,但是他并不在意,但还是说到:“没什么,你不要再逼着我们看你的节目就是对我最大的感谢了。”

罗骆对于南宫亦晨的话一愣,随即所有的人哈哈大笑,瞬间屋内的气氛好多了,也融洽了许多。欧阳雨才发现南宫亦晨这人也不是一直冷着一张脸,这不还会讲笑话…冷笑话。

接下来的一天半里,大家不是看看书,就是不停的在修炼,这次出任务的意外和大家的实力差有些千丝万缕的关系,还有就是轮流开飞机了。乔教授就是和任仪每天也不知道在聊些什么,反正就像是一个无底洞一样。但是效果还是很显著的,任仪已经成功的到达了绿阶高级,这对于黯神来说是一个好事,也让欧阳雨对于乔教授的实力得到了肯定。

飞机着陆了。经过这几天的调整,大家下飞机时早已没有了前几天的狼狈不堪。现在的每一个人都是神采奕奕的精神抖擞。

大家下了飞机为了夜长梦多,就直接带着乔教授来到了多尔总部,黯神的成员每一个人整齐划一的带着一个黑色的太阳镜,其实也没有什么作用,主要是拉风。

三辆黑色的奔驰停在了多尔的门前,欧阳雨等人一出来,全都是俊男靓女,像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吸引了周围很多行人的瞩目,但是好在欧阳雨等人带了墨镜,否则还不知道要惹出多少的麻烦呢!

欧阳雨也是心有余悸啊!“真是的装逼装过头了。”

大门的守卫好像是知道欧阳雨等人的身份一样,没有为难,还专门为欧阳雨等人带路,一身绿色军装的军人在前面带路,欧阳雨等人就明白了,看来将军已经知道了他们回来了。

熟悉的阴森长廊,熟悉的防盗门,欧阳雨等人一进去就看见熟悉的古董架子,熟悉的沙发,还有熟悉的背影坐在沙发上悠哉的品着咖啡的人。

欧阳雨等人一种莫名的来气,我们累死累活,他倒是悠闲。欧阳雨等人虽是心有不满,但表面的功夫还是要齐全的,欧阳雨上前右手放在心房,恭敬的说道。

“将军,人我们已经安全带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