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后楚忱和白枵又在镜头中讨论了一下困住母虫的方法,毕竟母虫也不傻,知道太阳会杀死她怎么可能上赶着出现,所以首先还是要先找到母虫的附身对象才可以。

“上次你出去杀了谁?郑昌?”楚忱装出钟笛的无知的样子颤抖的问道。

白枵扮演裴深这次倒是没什么好隐瞒的,老老实实的交代了全部,连带之前两人讨论的他是母虫的身份也复述了一遍。

等全部说完,楚忱扮作钟笛不敢置信的尝试共感后才再次结束。

镜头走后楚忱大致总结了一下要点,其实现在的母虫寄生是有限制的,她只能寄生在自己直属的子虫附身的人身上,而且像他们这种成年已久的成虫母虫也无法很好的控制,这就是为什么母虫出逃后选择寄生的全是普通人,所以白枵就出去解决了一下附身在郑昌身上的备用子虫。

同时大概是电影剧情基本接近尾声的原因,白枵还将一条重要信息也透露了出来,那就是母虫的生产限制,一次性同时存在的下属子虫不能超过15个,这就意味着现在存活着的九个成虫母虫无法使用,死了的三个人和被白枵灭掉的一只子虫,加起来母虫只有最后两次机会能够更换肉身。

这估计是电影设定为了平衡所做的限制,毕竟不可能真让母虫是无敌状态,不然后面还怎么玩。

“我怎么感觉即使我们不做什么只要把对方逼到最后,然后耗死她就可以了。”

白枵听此饶有兴趣的看向楚忱,这可不是对方性格平时会说的话,毕竟按对外的人设楚忱一直都是一个冷静主动的人,行动力强还非常刚。

此时楚忱正反坐在椅子上懒懒的撑着头趴在椅背上,长睫半垂着,显得不太精神的样子,另一只手有以下每一下的点着桌上的本子,弓着腰在昏黄的灯光下透着暖洋洋的质感,整个人慵懒又放松,一点也没有了对外的严谨和冷漠。

大概是白枵没有说话的时间太长了,楚忱转头就看见他正在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挑了挑眉难得不正经的挑衅道。

“看什么?”

“看你好看。”白枵笑,站起来走近。

楚忱不由自主的因为对方的靠近直起身子看着对方想干什么,结果白枵伸手竟然开始帮他捏起肩来,这是什么操作,只是没等他问出口白枵又接上了他之前的问题。

“不行,之前在族内我们会严格控制母虫的供给,现在对方吸收了这么多条人命,超过临界点很有可能会进化,到那个时候只会更加难对付。”

“啧。”楚忱不爽出声,接着他就感觉到自己腾空了,白枵竟然趁着他享受捏肩的时候穿过腋下把他抱了起来。

楚忱试完共感之后就去冲了澡,身上还散发着沐浴露淡淡的柠檬香,白枵忍不住用鼻尖蹭了蹭对方的发梢才把他放床上。

从来没经历过这种待遇的楚忱都傻了,被放到床上这才反应过来,马上挣扎着想坐起来,然后被毫无悬念的镇压了。

“你干什么?”

“几点了嗯?”白枵抬头示意了一下卧室的挂钟,楚忱不看还没发现,已经快一点了。

“不才十二点多么,你没熬过夜么。”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是对上白枵的眼神,楚忱竟然觉得有点心虚。

“熬过,现在不想熬了,睡觉,还早不急这一时,明天再想也来得及。而且没觉得你自己累了么,嗯?”白枵伸手想去捏楚忱的脸。

楚忱躲过对方的魔掌,义正言辞道。

“我看是你想睡,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同意了,去睡吧,记得出门帮我把灯关了。”其实沾上枕头就感觉到了周公强大的召唤力,但他是不会承认的。

对此白枵无奈的笑了,他算是发现了,别看对方平时都淡然冷漠的样子,其实心里住了一个又撩又懒还喜欢得寸进尺的小恶魔,只不过只有在他褪下伪装后才能窥见一二。

“好了,晚安。”

本以为白枵还会说点什么,没想到对方真的乖乖的站起来关灯出了房间,留着楚忱不一会就犯了迷糊不省人事。

舒舒服服的睡了一夜,第二天一早还是被透入窗帘内的阳光晒醒的,楚忱发现最近几次自己竟然能在如此紧张的氛围中获得充足的休息也是挺奇特的,比起第一个新人世界的三天三夜几乎不眠不休,现在简直太堕落了。

洗漱完出去就见白枵竟然在厨房里,空气中还弥漫着米粥特有的香气,不大的屋子里瞬间充满了温馨的烟火气。

“你竟然还会做饭?”不怪楚忱惊讶,看见将近一米九长相凌厉不笑时格外危险的男人,谁也不会想到对方还能进厨房。

“我会的东西多了,有机会再让你一一了解,吃饭吧,我把可能被寄生人的资料发你了,还有三天后剪彩的主办方,吃完我们去看看。”白枵解下围裙,把粥和包子端出来放在已经支好的桌子上。

楚忱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觉得对方这次靠谱的简直太不对劲了,还是说只是因为两人好不容易站在了同一战线,如果对方一直保持这样的话,他不得不承认难怪对方会成为团长,确实没话说。

有了白枵那边的信息事情就变得又简单了一些,只是没想到饭还没吃完,有人就找上门来挨打了。

来信息的是昨天聚会实测员之一的白领扮演者袁傅,声称有关于怎么抓住白枵的线索想和他分享,希望能够今天中午约他吃一顿饭。

刚还在看嫌疑人信息的楚忱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因为白枵调查到的信息中心现在大半都表明了,这个他们之前看见过跟薇姐厮混在一起的实测员似乎已经被母虫寄生了,并且开始利用自己的人脉安排了钟笛后续的日程。

“你说,他是想试探我还不清楚自己的身份,还是想打双保险。”楚忱把对方发过来的地址搜了一下,是个不起眼的小地方,但临近旁边就是空旷热闹的广场。

“都有。”白枵也解决完了自己的早餐,正在慢条斯理的清理残渣。

楚忱想了想的确如此,他答应了当然是好事,不答应对方会更加提高警惕,也变相表明了他清楚了自己的身份。

“谁给他的自信我们会坐以待毙等他找上门来。”楚忱笑着摇头把手机放下,抬头道。“走吧,是时候试试咱们昨晚练习的效果。”

打板声再次响起的时候楚忱他们已经到了袁傅藏身的位置。

湿冷的阴风从黑洞洞的地下入口吹上来,带着地底特有的霉菌生出的潮味,坐在车上钟笛拿出手机手电筒对着底下晃了晃,没看见什么东西,想来对方也不会藏在这么近入口的位置。

“确定是这里么?”钟笛转头问道。

“是这,我的人说昨晚最后有人目击到袁傅就是在这里。”裴深翻了翻手机里的信息肯定道。

钟笛抿唇,最后轻声问道。

“我很好奇,你到底什么时候开始跟踪这些可疑的人的。”

“昨天早上我们进警局之前。”

此时装扮钟笛的楚忱心中轻啧了一声,第一次这么清楚认识到对方的确是一名拥有强大实测经验的S级实测员。

“那你下去吧,我在上面辅助你。”

钟笛关上车窗道,显然并不打算和对方一起下车。

裴深对此并没什么异议,他们昨晚就尝试,母虫的共感还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增幅,类似于游戏中给角色叠Buff一样,母虫的加持会让自己的护卫更加强大,也能依靠这一点直接对上其他母虫时不受到等级的限制。

但是在这个阶段钟笛必须专心,不至于完全像第一次一样一动不动,但是不能一心二用战斗力下降是肯定的。

他们商量好了信号,钟笛不会一直保持这个状态,只在最初搜寻的时候使用,在开始战斗时使用,这样基本就可以保证不会因为要坚持太长时间而暴露空门。

看着裴深矫健的身影消失在废弃地下车库的黑暗中,钟笛将车门上锁,坐到了驾驶座上系好安全带,开启了共感。

下一瞬无数信息涌入,温度、湿度、地形,精神力叠加的巨大网络瞬间铺开,无生命的黑色中那一点明亮的橙黄简直犹如太阳一般显眼。

钟笛:【西北角,你看见了吧。】

裴深:【等着,马上赶到。】

共感的视觉中夜视的物体开始快速移动,拉扯出残影的线条,让钟笛不由眯起双眼。

几乎没有给钟笛收回共感的机会,裴深的利刃已经刁钻的破空刺出,站在阴影里开始还隐藏着的袁傅狼狈的矮身多了过去。而钟笛只觉共感神经为之一震,似乎受到了无形的冲击,那是越级挑战带来的等级压制。

钟笛越发专注的稳固裴深的精神,在没有任何压制的情况下宛如切菜的单方面压制,对方只是掏出□□才开两枪就已经被裴深踢断手骨,只差一刀。

【唔—】

【怎么了!】

共感突然中断了,袁傅借着裴深晃神的时间连滚带爬的往外逃。

另一边,掐在这种关键时候从入口另一侧飞驰而入一辆面包车,没有任何减速的迎面向钟笛撞来。

即使早有准备,正处在共感之中的钟笛还是慢了一步,只来得及急退调头,巨大的冲击力让车身打着圈滑出去重重的撞在了入口的墙上。

应急气囊当场就爆了出来,不知撞哪的额角鲜血直冒,钟笛眯着一只眼咬牙猛打方向盘,在对方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一脚油门撞上了主驾驶。

本想再次后退撞击碾压,钟笛却敏锐的闻到了浓重的汽油味,这让来他拽开安全带,蛮力拉开凹陷的车门跌跌撞撞的从车上爬了下来。

钟笛随手抹掉眼前的血迹,从后车厢里拽出防身用的刀,扶着墙试图远离正处在爆炸危险中的车辆。

边走边还试图共感正在遭受精神压制的裴深。

裴深【你还好么?】

钟笛【死不了,快杀了他。】

裴深的战斗力非常的强悍,即使在精神压制下也一路死咬,在能够越级杀戮后没费什么劲便一刀刺入了对方的心脏。

同时,同样冰冷的尖刃带着刺眼的鲜红从钟笛的胸口抽了出来,他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女人,身体不受控制的跌倒在了满是尘埃的水泥地上,黑暗在下一瞬便毫不客气吞没了眼前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