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确信最近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宇文清肯定的说道。

“我今天在京城发展了外族人”北冥浩严肃的说道。

自己从离开狐狸村的时候,便感觉似乎总有人在监视自己。

而这个外族人的出现,让北冥浩越发肯定起来,只是是什么样的原因,让这人这样监视自己。

今天自己发展他,是他有意还是无意,这样一堆乱麻似的放在心里怎么也解不开。

“外族人?在哪里?”宇文清并没有觉得外族人进京有什么奇怪的,只是他出现的时机似乎有点不对。

“茶楼”北冥浩也不知道如何说出自己的顾虑,他现在只是怀疑。

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在这个时候只能让宇文清去调查了。

“你去查查”北冥浩感觉自己还真是没有闲下来的命。

这才回京,逛个街都可以逛出个事来,自己还真是不容易呀!

“明日去香山,你要不要去散散心”北冥浩难得有兴致,拖着宇文清一起也不错。

“可以”宇文清倒是被北冥浩的主动弄的有点不知所措。

这娶了娘子的人,变化都有这么大吗?如今这北冥浩有人气多了,以前都只能称为木偶。

行军打仗,没有自己情感的木偶,现在能够这样跟自己说话和颜悦色的感觉真是太棒了。

而紫月看着坐在踏上一脸满足的宇文清,只想拍下他的脑袋,这头猪又在想些乱七八糟的了。

“紫月,明天我们一起去吧”宇文清见没人在,又开始了他的无奈模式。

前几天宇文夫人把宇文清叫过去,看那表情就是知道了两人私相授受的事。

看那模样还挺高兴,话里话外都是说想早点抱孙子。

于是宇文清决定早点把紫月娶回家,现在她天天跟着自己,除了不在一张床上睡,其他也并没有什么区别不是吗?

其实这样问紫月,也是想看看紫月的态度。

紫月白了一眼宇文清,这人就是这样无聊,难道自己现在不是天天跟着他吗?

  紫月一点都不想发表她的意见,最近这段时间甚至都想躲着宇文清。

自从宇文夫人和自己说过那些话后,现在自己看着宇文清越发尴尬了。

可紫月也知道,他们两个一直拖到现在,都是因为对方。

如今这层薄薄的窗户纸已经捅破,自己也不再把宇文清当做主子来看待。

宇文清也不管紫月点不点头,应该说他也只是自我感觉良好的问着。

最近他焦虑极了,紫月都答应自己回来两个人便在一起的,可现在她总是避着自己。

很多事情都不知道怎么办了,紫月没有兄弟姐妹,没有父母,不是说没有。

而是她本是自己爹娘带过来的,很小便在宇文清身边了,这找人家姑娘提亲的方式宇文清自己都有点说不出口。

看样子还是要向自己母亲求助了,不然她想要的孙子怕是没有办法有个。

北冥浩现在除了在京城发现外族人一事让他不顺心之外,现在可谓如鱼得水。

生活不要太舒服,躺在床上的北冥浩摸了摸白灵的肚子,纠结了半天。

“娘子,你说是不是我们不够努力,这孩子怎么还没有来?”

白灵无语至极的看着北冥浩,这人什么事情都聪明。

一到自己身上就不知道说什么了,脑袋很多时候就开始抽风。 

 这孩子随缘,又不是想就有的。

“夫君,你未免也太着急了吧,我们成婚才多久”白灵捏着北冥浩的脸。

最近倒是多长出来了一点肉,手感都便好多了。

“娘子,宇文清那小子都快把紫月拿下了,我可不能让他先有儿子”。

北冥浩开玩笑的说道,似乎也被自己逗笑了。

“夫君,如果没有孩子你会不会难过”白灵心里也有点担心,他们两人如果真的没有孩子又该怎么样。

“娘子,我也就想气气宇文清那小子,我和你两个人还没过够,可不想有个臭小子”。

北冥浩抱着白灵,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无论何时自己只要有她便好了。 

 自己最近也是太悠闲了,专门想着有的,没得,弄的娘子不开心了。

“明日到香山去玩,那地方景色很美,你会喜欢的,现在早点睡吧”北冥浩不想白灵多想,连忙转过话题。

“嗯”白灵窝在北冥浩的怀里,安心的睡着了,只要有一日他愿意在一起。

两人就不会分开,如果因为孩子而不能在一起,那自己也认了。

第二天,天气十分不错,一大早北冥浩便起来了,让管家安排着去香山的东西。

这香山在京城郊外,如今属于秋天很多京城的人都喜欢去那边玩。

现在的景色应该是不错的,而且去狩猎也是很愉快的事情。

可是很多事情是想象的很美好,可行动起来就并不是那么回事了。

因为自从宇文清带着九皇子来了之后,容华郡主似乎也带着一些人。

于是北冥浩简单的秋季狩猎变成了群体性的,而且里面有挺多大臣家的公子。

容华郡主拉着白灵白露进了马车,留下一路来的公子哥,崇拜的看着北冥浩。

心情不错的北冥浩也只能装做没有看见,就让管家照顾了。

一时间将军府外也算是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随后一行人便往香山方向而去。

众人只觉得,现在的北冥浩也不是太吓人嘛,以前怎么老是不敢正眼看他,而一边的宇文清腻歪的和紫月在一起。

“月儿,你看这景色多漂亮,以后我们也多出去走走”

“月儿,你渴不渴”

“月儿,…”一时间只能听到宇文清的声音,众人都在感叹,这宇文宰相和北冥将军果然是同一路人。

都是有个娘子便毫无底线,根本和之前不是同一个人嘛。

  特别是北冥将军那宠溺的小眼神,就连他们这些男人都要醉了。

然而马车里的白灵三人倒是很是速度,这马车里面东西很齐全,还准备了一些吃食。

容华郡主看着白灵白露两人,傻傻分不清楚的说道“我们等下去狩猎吧,现在香山猎场动物应该很多的,我还准备了一些烧烤用的东西。  “真的吗?”白灵对于吃的东西永远都是那么热衷。

“当然,我今天带了成王府烧烤最好的厨师,保证让你们流口水”。

容华郡主很是自信,她这人没别的,对于吃的东西从来不会委屈自己。

九皇子之所以喜欢来成王府蹭饭还不是因为好吃,现在是给他们两人看看什么是好东西的时候了。

白灵还是比较期待的,白露看着一块肉就被人家带跑的小妹,摇了摇头还是太小了没见过世面。

九皇子已经有好几日没有看见白露了,还挺想她的。

九皇子就是个受虐的,没有虐他的人了,突然感觉生活不那么开心了,甚至有点怀念。

刺客都已经解决了,他决定和北冥浩一样,做个狐狸村的女婿也是不错的。

一行人来到香山的时候,差不多快到午饭时间了,找个个临近河边的地方弄好了帐篷。

便开始了他们这次的狩猎之旅,白灵自己是很愿意参加的。

就她九尾狐的气息一放出来,那小动物还不得全部开始逃命去了。

九皇子今天很兴奋,狩猎的事情怎么能少的了自己。

白灵看着周围的景色,真的很不错,跟狐狸村比,另有一种味道。

北冥浩吩咐管家等人准备食材,而白灵想要的猎物就要自己等人去山上找了。

安排好事情,白灵和白露容华也上了马,北冥浩九皇子,宇文清紫月跟在后面。

“这个不好玩,这样我们来比赛如何”容华郡主看着这一路来一行人把猎物都吓跑了。

连忙提议,这游戏起来,很多事情便多了一点乐趣。

如果能有个好的彩头,那事情的热情度就会变得越发的高。 

 “好呀,这个提议不错”九皇子站出来说话了,他还真的找不出机会和白露独处,如今机会不是来了吗?

“那好,谁的猎物多,便可以在我那旺酒楼吃上一个月如何”。

容华郡主得意忘形的开始败家了,白灵眼睛倒是亮了亮。

“好,好”各位公子并不是想要旺酒楼那个彩头。

而且能和北冥将军比赛,想起来都觉得很是兴奋的。

“那半个时辰,现在这个地方见,谁的猎物多,便算赢如何”。

容华郡主这样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越发思路清晰。

“这个可不行,换一个,东西多可不算最好,我们把最贵的定赢,也不至于让郡主吃亏不是”宇文清开玩笑的说道。

他倒是无所谓,只是想给北冥浩多出一点难题,这小子箭法那么熟练。

里面这些人哪里是他的对手,如果赢他必须以奇取胜了。

“这个好”旁边一个年轻的公子哥连忙附和道。

北冥将军的箭法自己是看见过的,这山里猎物多,今天他们肯定输定了,现在他们人多,万一哪一个运气好。

碰到一个值钱的,那胜算的几率便大多了。 

 北冥浩没有意见,随他们折腾,反正他看到白灵亮晶晶的眼睛的时候就知道。

这旺酒楼的彩头自己如果拿回来,估计白灵那丫头得乐上一个月,这也是自己希望看到的。

而此时森林里,一个身穿黑袍的年轻人在等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