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我记得应该离长白没走多远。”

蕖先行开口打断了三个男人之间的争执,千漾很是淡漠的欣赏着四周的风景,林巧巧也一同望去,蕖的话将大家的思绪又重新集中到了一起,就在这时,林巧巧突然指着蕖身后的那出口,表情很是诧异。

“你们看!”

就在林巧巧说完,大家也都发现了这异常,蕖回身,这时只见身后走出来的那个洞口就开拓在一片青山石壁之上,等待所有人都出来以后,那青石壁居然普通虚幻一般慢慢消失,不一会的功夫便恢复了青石壁原有的结实和实心,茵茵绿色点缀石缝之中,现在蕖的面前那还有什么出口,只留下一面凹凸不平的石堆成山峰低,杂草还在那脚下,蕖伸出去探去,细白手指轻抚那石缝之中,而眼前仅仅是一处不能前行的死路了,幻境早就消失不见了,仙境也变的没有了证明,之前的事情好像做梦一样的场景。

“不见了……”

沉悠好奇的也上前看去,然而沉悠并不知道这里离刚开始他们进入仙境之中到底距离多远,慕尧的表情很是复杂,唯有溱月淡然相对。

“省去了我们余下将近六天的路程。”

之前大家规划过路途的,游龙城那个破庙起始道浅生林大概需要七天时间甚至更多,还不将齐映川算在其中,当然这也是溱月最担心的事情,谁曾想那日入游龙城之时已然是夜幕之光,待大家重出游龙城后可见晨露,加上在仙境中的发生和经过,也两三天就白白浪费了,好在辛亏暗中有人相助,不但为他们提供了捷径,更是巧妙的避开了齐映川,但是溱月现在依旧担心的,还是没有露面的昀钟离,溱月心里有数,仙境中的事已经证明了昀钟离的存在,因为那虚影之术法便是昀钟离的能买,但是昀钟离人却并不在他们附近,这才是溱月纠结的事情。

“我们现在要赶紧到浅生林找到阙姬。”

蕖也没有多想,毕竟现在不是想那些事的时候,千漾是听从蕖的话的,去哪里也都无所谓,倒是林巧巧似乎有些不想去,因为他们的路才刚刚走到一半,林巧巧始终的想法都是和慕尧回青城山过以前一样美眷的日子,但是那些对于慕尧来说都是折磨,沉悠只想跟着蕖找到自己的亲哥哥兰禹,但是现在依旧一点消息也没有,至于漉,毕竟游龙城中对于漉的消耗太多,它没见到柯溯溪之前还是愿意呆在磬苍玉佩之中。

“还有一天一夜的路程,大家还都好么。”

慕尧关心的问话看着每一个人,他的表情之中隐着一丝苍白,很明显慕尧很是累了,沉悠和林巧巧也是一样,天色也慢慢接近晚霞,眼看着天都要黑了,怕是先找到落脚的地方才好。

“前面有一处城镇,我们去哪里,先做一夜休息和整理,在天亮之时出发,大概午后就能到浅生林了,怎么样?”

溱月提了一句意见,溱月自然知道蕖那身体百年来她能说自己累的全是少了,但是毕竟跟随中还有许多人依赖休息与放松,大家也都可以缓一下,他也可以安心的想一些事,果不其然,蕖还是觉得尽早赶到浅生林最好。

“只有不到一天的路了,连夜我们就可以赶到的。”

蕖不能理解,难道不是迫在眉睫之事么,就在蕖还未说完,沉悠和林巧巧的肚子不约而同的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表示抗议的想要吃点东西,林巧巧脸一红,蕖扑哧一笑,原来是饿了,也许慕尧和溱月也这个样子的吧。

“霜姐姐……”

沉悠无奈肚子的叫声,眉清目秀的面容可怜兮兮的鼓起腮帮子,再不吃饭估计就要饿成狐狸干了,那可不行,他还要留着力气和溱月斗嘴呢!

“好了,看你们那表情委屈的,走吧,去城镇。”

蕖也不嘲笑她们了,自顾自的先行往哪城镇的方向而去,又是留下身后的几个人,沉悠反而有些纳闷的自言自语。

“奇怪,霜姐姐都不会饿么。”

“笨蛋,蕖姐姐乃三仙七妖之躯,又不是凡人,更不是纯属于哪一个界的,你以为这种体质世间很容易遇见么。”

沉悠还未想到那,千漾边随着蕖的脚步上前经过了沉悠的身边接了他的下句话,千漾以前听说过这种体质的人,但是也都是些点点,毕竟千漾对这些传闻并不感兴趣,她一心无忧无虑的穿梭云逸之中,沉悠听的千漾的话倒是很好奇,为什么自己明明是个千年狐妖反而知道的比千漾少太多了,也难过,沉悠落入人间早已许久,没有了霜砚,沉悠只的变幻为人寻找,人的气味倒是掩去了那份属于他的獠牙。

“你怎么会知道。”

“听他们说你是千年狐妖,你是认真的么。”

千漾带着淡淡微笑侧目沉悠,这一笑百媚众生惹人心乱,并肩而行的二人顿时像是产生了什么莫名的情愫一般,沉悠不好意思的脸红了起来,不知道为何第一次见到千漾的时候,那种惊艳难以形容,千漾可爱的模样清新脱俗很是让人不得不注意到她,特别是那双琉璃异色的眸子,在瞳仁之中显得更是有神,沉悠羞涩的不敢对视千漾的眼神,然而一行人中溱月和慕尧仍然走在最后两个人争论个不休,蕖走在最前这是她一贯的风格,林巧巧也很是随意的走在慕尧的身边,只有千漾和沉悠两个人与之其他人拉开了距离,千漾低语的话在沉悠耳边,第一次见到颇有好感的女子,沉悠也变得浑身不自在起来。

“当....当然了,虽然身为千年之躯,我也不一定什么都知道啊。”

沉悠搪塞到,也显得很是不好意思,不用猜就是溱月之前说的话被千漾听见了,说是千年妖狐,沉悠这些年早就游与人间,那份妖性本是善良,现在早已经变得更像是一个正常的世间男子。

“你叫她霜姐姐?为什么大家都说她是蕖姐姐。”

千漾没有直问蕖是因为蕖的神情之态远远清高很多,白玉莲花模样的她让刚融入这个队伍之中的千漾很是不敢去问太多之事,但是相识沉悠,千漾到觉得沉悠比较好交谈,至于其他人,慕尧是个男子,溱月也居高临下,林巧巧似乎没有空搭理她,也只有年纪相仿的沉悠似乎更有共同话题。

“我认识霜姐姐的时候,她就是叫这个名字,但是霜姐姐是轮回之人,或许现在的她早就不是我认识的人了,她也记不起我了。”

沉悠眼眸沉默,有些许哀怨之色在那张温水面容之上,那份相思之情早就在又重新见到蕖的时候被遏止了,蕖却是不再是沉悠认识的那个霜砚了,现在的蕖不但什么都不记得了,甚至那冰冷的模样,也让沉悠觉得很是陌生,看着不远处蕖的背影,那份落寞沉悠也只是最后一眼见到霜砚的时候才看见过的景象,然而现在蕖早已没有了那份温柔笑意和亲切之意,唯有冷漠和轻淡对所有事都不放在心上的那份感觉,想到这,沉悠的心中也不由得回望起曾经的过往,但是那些终究只会留在沉悠的记忆之中,或许找到兰禹,蕖就会想起什么,他们也可以找回那个一笑倾城眉眼如画的霜姐姐。

“原来姐姐经历了这么多故事,看到姐姐的第一眼我就知道姐姐不是平凡之人。”

听完沉悠的话,千漾也不觉得同情起沉悠来,若是你曾经熟悉的人变成你陌生的样子,是谁都会难以接受吧,千漾看见沉悠只孤零零的看着蕖的背影,那份落寞甚至可怜,单纯的千漾并没有心机所说,只是像个纯洁的孩子一般,拍了拍沉悠的肩膀,笑着看着他。

“姐姐是难得的神躯,你也不要太担心了,有些事总要经过历练的,说不定走到最后,你们终于回相识的不是么,再说了,姐姐现在不也是一样的善良么,虽然话少了点,但是我还是挺喜欢姐姐的,不管你们以前经历了什么,那些毕竟都过去了,接下来的路才是最重要的。”

千漾说完抿着那樱花嫩色的嘴唇惹人喜爱的模样看着沉悠,沉悠听得一番千漾的话心中也不免舒服了许多,沉悠性子虽然很是随和,但是蕖的事情始终是个心结,寻觅百年,沉悠不想就这样放弃,沉悠修为千年,但认识蕖才不过百年之久,之前一直是兰禹与其惺惺相惜,只有哥哥才是最重要的,毕竟霜姐姐已经回到了他的身边,沉悠听了这番话心中很是放下,一展凝眉,表情也缓和了不少,收回看着那背影的双目,从而注视着身边这个在之前突然出现的妙龄女子千漾,就在短短的几句话之中,沉悠对千漾的那好感又多加了不少。

“谢谢你。”

“谢什么,既然大家都是走的同一条路,那么就是生死相依的朋友了。”

千漾看着沉悠青涩的话语扑哧一笑,若说沉悠在千漾心中像个大哥哥的模样,怕是溱月和慕尧就是大叔的级别了,但是偏偏就是这两个看起来比柯溯溪还要小许多的一对,一个活了不知道有多长久,一个活了千年,一个上古神鸟戈洛氏族的后代,一个便是那雪山之上修为颇久的白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