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看着她气呼呼的走了回去,没有说话。

“三万五千金币,恭喜刘先生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哟。”买下这柄战斧的是一个头顶扎着一个小辫子,旁边光头,露着带着一缕胸毛的胸膛,站在下面举着斧头。

“拂晓我试验过了,这天蚕破甲防御力真的挺不错的,刀枪不入,就连我这玄火都烧不破。”这都连续拍了两样东西了,君慕言终于放弃了,因为他发现他对这东西真的是一点折都没有,如果再继续下去肯定会显得自己功力不够还是早点结束,承认他厉害吧,平时还好都习惯了,可今天这还有个女人在呢,自己是男人,怎么能显示出自己不行呢。

想到这里君慕言笑着将完好无损的破甲递给了君拂晓。

“哈哈,你这是功力不够怕我们被我们嘲笑吧。”旁边的君泽毫不留情的揭穿他心底的想法。

君慕言心中的事情被戳了出来不由得脸一红,闷哼一声坐到一边看拍卖去了。

此时拍的是拂晓的丹药。

这十枚丹药分别放在十个大红色的盒子里,圆滑莹润散发着浓浓的药香。

“这丹药想必就不用我多做解释了,大家都知道,低价五十万金,开拍。”

姬媚儿话音一落,下面的议论声瞬间响了起来。

首先,这可是十枚上好的丹药啊,就那顶级丹药在这里这么难求,这次一次出现这么多是不是说明我们国家出现顶级炼丹师了?

出了惊叹声还有很多无奈声。

丹药虽好,可自己没钱啊,五十万两,这得挣多久才能挣到,遥不可及啊。

“五十五万两,好,二号包间五十五万两,还有没有更多的?”姬媚儿时不时往下面抛去一个诱人的眼神,站在他旁边的汉子的心都被她勾走了。

“六十万两,五号包间出价六十万两,这真是一个吉利的数字。”

五号包间,是旁边这间,拂晓不由得往旁边看去,只见那窗口上的纱帐微微吹起,能看见是一个穿着黑色衣袍的人,往上再也看不见,这纱帐不错,从里面看过去犹如没有一样,从外面却一点都看不见里面。

“七十万两,二号包间出价七十万两。”

“九十万两,这真是一场精彩的角逐啊。”

.....

拍卖场上暂停了一会儿,过了大概两分钟,一个年轻有力的声音传了出来。

“五号包间的朋友,相聚即是有缘,在下是安家安世豪,家中有人急需这顶级复元丹,希望朋友让条路,以后就是朋友。”

是安浅浅那个房间的那个男人说话,等他说完底下一片哗然。

安家居然也来了,加上君家,安家两大家族都聚集在此,还有刚刚的七皇子,看来今天是有好东西啊。

回答安世豪的却是安静,大厅里的人也都看着五号房间等着他回话,确实一点回音都没有,就像是五号包间里完全没有人一般。

安世豪尴尬的喊出了竞拍价,“一百万金。”

“二号包房已经喊出了一百万两的价格,你们说五号包房的客人还跟吗?”

姬媚儿不愧是经验丰富的主持,原本寂静的拍卖会一时间又热闹了起来。

“一百一十万两。”五号包房好像别的不关心,只叫他的价。

二号包房里却炸开了锅。

砰——

安世豪一掌将桌子拍碎“他这是什么意思?我都说了我是安家的人,他也不给面子?还在叫?这次我们拿到丹药的最高价是十万两,这十枚就是一百万两,现在可倒好,一百一十万两已经超出了十万,他还叫?”

安浅浅的目光也落在了五号包间,究竟是什么样的大人物这么豪气?想自己在修灵学院也是校花一枚,这大陆修灵学院本来就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地方,自己是校花更是出名,说不定他会看自己漂亮给自己一个面子?

“五号包间的朋友,小女子安浅浅,此次前来是为求药,希望阁下能给我一个薄面,将此药让给小女子。”

安浅浅语气温柔平和,尽显大家闺秀之范。

“两百二十万两。”安世豪咬了咬牙,继续喊着,这相当于一枚丹药多出两万金啊。

“两百三十万两。”

安浅浅的脸色煞白,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尴尬,自己已经说出自己的身份了,居然还不给自己面子,到底是谁。

下面议论声已经渐渐响起。

“这安浅浅可是修灵学院的学生,这人好大的排场连她得面子都不给啊。”

“是啊,你说这安浅浅还是修灵学院的校花呢,传闻是貌似天仙,气质不凡,要是能看上一眼也不虚此行了啊。”

.........

下面的声音都是称赞安浅浅的美貌的这让她的心里平衡了一点。

“表哥,你说这人真是不知好歹。”安浅浅心里好受了点还是受不了他那样对自己的态度。

安世豪一只手紧抓着椅子上的把手没有回答她的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世杰的元气丹上次受伤时被震碎,鬼脚七说只有七天时间如今已过了三天,今天拍到手就得赶紧回去,否则他可能就要废了。

安世豪目光一暗,露出阴寒的目光,“两百五十万两。”

这次如果再拍不到,就不拍了,待会儿看他是谁,买不到就抢,他安世豪可不是这么好得罪的。

“既然安公子这么急需这丹药,那就让给你吧。”五号房间的人终于出了声。

安世豪不由的一阵恶寒,现在让给他不入不让,两百五十万,这是骂人呢?自己待会儿一定要好好查查他是什么人。敢得罪自己,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那就恭喜安公子,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也要感谢君姑娘的慷慨解囊将低价五十万两建造一个红十字会,以后大家如果受伤了可以带着自己所有的药草前去治伤换取丹药。”不管上面的火药味儿多浓,姬媚儿的声音还是那么的从容。

拂晓听到这价格也不由的想笑,两百五十万,这隔壁房间的人真会叫价,这是变相叫安浅浅他们是二百五吗?

听到后面这句话安浅浅和安世豪气的心脏都快爆炸了。

安浅浅本来见他们将合同和钱送到他们那个包房以为是君墨他们的丹药,没想到居然是据拂晓这个贱人。

安世豪气的却是,自己将价格提到了两百五十万两,他这不是用自己的钱拿去行善?还可以用草要换丹药,那自己这两百五十万是白花了?

他只感觉心脏突突的跳着,隐隐有些疼,不由得用一只手捂住了左心房。

拂晓将两百万辆的金票放在手中,准备拍下那处宅子。

至于那红十字会也是自己来的路上见到一些衣不遮体食不果腹的孩子才临时想到的,等下结束了她会写个告示贴在归云阁门口,示意那些没饭吃没地方住的人可以来这里报名。一起在城外建造红十字协会,他们会发放食物和衣物,由建筑师带领,相信应该很不错。

“下面这样东西,是一枚玉镯,此乃冰晶玄玉,手感温暖,可达到强身健体之效,女子待上可吸出体内的寒气,寒冬腊月待上还可以御寒,低价五千金,若有喜欢的可以开始拍了。”

君慕言目光灼灼的盯着太子上的手镯,原来这就是他看重的手镯,不过也不错,通透的白色,散发着淡淡的莹润的光芒,别有一番风味,君慕言赶紧按下手中的晶石。

“一万金,六号房间出价一万金。”姬媚儿笑盈盈的看向楼上的的窗子。

“我的天居然直接翻了一倍。”

“是啊,这一万金都够买好几块儿灵石的了。”

“有钱人就是有钱人啊。”

“这肯定是送给心上人的啊,我们还是别凑这个热闹了。”

旁边的安浅浅紧盯着玉镯,这些东西她是不缺,但是一想到这有可能是君墨要买来送给君拂晓的她的心里就莫名的难受,心底有一个阴暗的声音喊道,抢过来,抢过来,这本来就是属于你的。

对,如果不是君拂晓,现在在君墨身边的人肯定是我,我这么优秀,这么貌美,他爱的人一定是我,都怪这个君拂晓,这些都是属于我的东西,我一定要抢回来。

安浅浅眼色一寒狠狠地按下手中的晶石。

“一万五千金。二号房间的公子看来要将此物送给心上人呀。”

安浅浅其实在按下去那一刻就后悔了,这次出来只带了两百六十多万,本来是想买一颗丹药剩下的看看有没有别的东西合适得救买下的,于是来的路上就比较浪费,参加拍卖之前就已经花了将近十万,现在也就剩下五万,现在如果拍下这个镯子又少了,他们住宿住的是归云阁内,一人一天一万,两人住了两天就是四万,只剩了一万,买下这手镯的话就不够付房费了。

果然,安世豪眉头皱起开始斥责安浅浅“表妹,我们本来剩的就不多,你还拍,我们还有钱付房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