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林瑶瑶回去的时候发现韩玉燕坐在沙发上,表情十分奇怪,好像有点高兴,又有点忧愁。

林瑶瑶有点好奇的问:“妈,你怎么这个表情啊?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韩玉燕迟疑了一下,似乎不愿意说。

林瑶瑶拉着她回了自己的房间,严肃的开口:“妈,我们母女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吗?”

韩玉燕纠结了一会儿才告诉她:“下个月,有个同学聚会,我在考虑要不要参加。”

“同学聚会?多难得的机会啊,当然要参加啊!”

“但是……”韩玉燕欲言又止。

“但是什么?”

“我已经很久没有出席过重要场合,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

林瑶瑶一听,皱起了眉头,的确,她妈现在都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上次那张卡被她刷后,已经没剩多少余额了。

“妈,你先不要担心,我想想办法。”林瑶瑶安慰她。

“傻孩子,你能想什么办法,没关系,妈妈不去了。”韩玉燕叹了一口气,已然放弃。

林瑶瑶左思右想,最终在星期五拨通了任萱的电话。

星期六下午,林瑶瑶按照任萱给的地址来到目的地,北郊的别墅里,任萱把她拉到后面的更衣室,给了她一套衣服,让她换上。

林瑶瑶抖开手中的衣服,嘴角抽了抽,一个兔耳朵发窟,一条蕾丝项圈,一套只包裹住重点部位的衣服,全是黑色,典型的兔女郎装。

传说中的上流社会化装舞会居然这么低俗?林瑶瑶觉得自己上当受骗了。

“小静,我恐怕做不了。”林瑶瑶抱着衣服没有去换。

任萱有些着急,问:“为什么?”

“这样的衣服,我不想穿。”林瑶瑶的语气中充满嫌弃。

任萱穿着粉色女仆装,其实也很暴露,但比林瑶瑶那套好一点点,她安抚道:“瑶瑶,这里的服务生衣服都是这样的,而且我听说,来参加宴会的那些名媛淑女比我们还暴露!”

林瑶瑶却不太相信,她抱歉的说:“对不起,任萱,我真的做不来。”说完就要走。

任萱一把拉住她:“瑶瑶,你不要走,你要是走了,我怎么办?我已经和别人说好了你要做的。”

“你直接告诉他们,我做不了。”林瑶瑶态度坚定。

“不行,你要是不做,他们不会给我结工资。”任萱着急的拉着她,就是不让她走。

“可是……”林瑶瑶还想说什么,被任萱打断:“瑶瑶,算我求你了,实话跟你说吧,我来做兼职是因为我妈生病了,我需要这笔钱。”

这句话成功让林瑶瑶犹豫,见她松动,任萱继续说:“其实你要走也走不了,外面早就安排好了保镖,我们必须做完才能离开。”

“你说什么?!”这是什么霸王条款?林瑶瑶觉得自己应该是上了贼船。

任萱有些心虚,没再说话。

林瑶瑶无奈,只能拿着那套兔女郎衣服去了更衣室,换完装以后,后台的工作人员全都眼前一亮。

眼前的女人,皮肤细腻白皙,双腿纤细修长,一张小脸因为不适应和害羞有点红,眼神如小鹿般清澈,让人一看便血脉喷张。

今晚,就算她是服务员,也一定是全场的焦点。

大家炽热的目光让林瑶瑶觉得十分难堪,这样的衣服,究竟是谁让他们穿的?

任萱无奈的告诉她,这是化妆舞会的举办者提供的衣服。

林瑶瑶觉得这个举办者有问题,给她们穿什么不好,穿成这样,明显不安好心。

事实证明,她猜对了,举办者其实就是把她们当成礼物,送给来参加舞会有权有势的男人们,供他们玩乐。

舞会快开始的时候,任萱给了林瑶瑶一张面具,林瑶瑶赶紧戴上,这个面具真是及时雨,戴上过后,她心里舒服多了,应该没人会认出她吧。

晚上八点,舞会正式开始。

林瑶瑶深吸几口空气,端着酒盘走出去,舞会灯光有些昏暗,发现她的人并不多,大家都带着面具,一派谈笑风生。

觥筹交错间,林瑶瑶端着盘子已经在场内转了一圈,她没发现每走到一个地方,就有几双炽热的眼睛黏着她。

迷人的曲线,盈盈一握的腰肢,简直是天生的尤物!虽然看不见脸,但是光看这个身材,已经让在场的大部分男人蠢蠢欲动。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林瑶瑶一直低着头,没和任何人对视,但经过一个男人的时候,突然觉得气息有点熟悉。

那个男人穿着剪裁得体的燕尾服,带着半张黑色面具,眼眸如星,下巴光洁,薄而性感的嘴唇微抿。

只是站在那里,便气势卓绝。

周围的男人一下子被他比了下去,没有一个人敢上前自讨没趣。

林瑶瑶敏锐的感觉到,男人似乎心情不太好,但为什么一直盯着她?

林瑶瑶打了一个机灵,这个男人怒气腾腾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她得罪过他?她没时间思考,只想快速越过他,离开他身边。

然而男人却不放过她,拦在面前丝毫没有让开的意思,林瑶瑶有些生气,抬起头盯着男人的眼睛,那种熟悉的感觉又来了。

这双幽深的眼眸,好像在哪里见过……

在哪儿呢?

突然,一张俊脸从林瑶瑶脑海闪过,她终于想起他是谁了,庄怀森!!

他怎么会在这里?!

看来他应该是认出她了,不然不会是这种反应。

庄怀森当然认出她了,从她一走出来,他就发现她的身形眼熟,当她慢慢靠近,他看见她左肩上那个明显的疤痕,更加确信自己的判断。

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穿成这个样子在这种地方做这种工作。

林瑶瑶不知道他心中所想,只当他心情不好,担心他迁怒,赶紧从他身边溜走。

走了一圈后,她回到后台休息了一会儿,想起刚刚的状况,偷偷的松了一口气,外面的人似乎都没有注意到她,看来今晚应该没有想象中难熬。

但是很快,她发现了自己的天真。

外面的男人其实早就注意到她,并且大部分男人已经盯上了她,只不过大家还没找到合适的机会下手。

第二次端着酒盘出去,她便没那么好运,有男人拿了她盘子里高脚杯,又顺手摸了一把她的屁股。

林瑶瑶吓了一跳,差点尖叫,也差点一巴掌挥过去,想到自己还在打工,她忍了,快速离开。

但是,这样难堪的境遇却没有结束,她发现,越来越多的男人在拿了她盘子里的酒杯后,朝她上下其手。

有人摸她的胸,有人摸她的大腿,还有人想亲她,被她一把推开,浓烈的屈辱感在林瑶瑶胸中蔓延,她全身颤抖,想要杀人。

宋明志坐在角落里,戴着面具看场内的情况,嘴角泛起一丝恶劣的笑容。

哼!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敢得罪他,他就让她感受一下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没错,那些对林瑶瑶上下其手的男人都是他安排的,而任萱,自然也是他授意韩秀雅接近她,让她把林瑶瑶骗过来,然后报复她。

想亲林瑶瑶的人喝了一点酒,微醺,被林瑶瑶一推,火气立马就上来了,准备一巴掌扇过去,却发现自己的手无法动弹,怎么回事?

只听见咔嚓一声,那人惨叫一声,他的手以一种扭曲的方式挂在身侧。

众人听见声音一惊,便看见一个穿着黑色燕尾服,带着黑色面具的男人扭断了那个人的手。

按理说,宴会出现这样的状况,举办者一定会出面阻止,然而一点动静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