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忘记智勋对我说过的话,待我们在飞机上落座之后,我从包里拿出那些信封放到鹿遥的面前。“这是什么?”鹿遥接过那些信封疑惑的翻看着,我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鹿遥说,“这是智勋写给你的,他让我在我们离开了之后再给你,你看看吧。”

鹿遥捏着信封的手颤抖了下,他沉默了几秒,“这些都是他写给我的吗?”我看着那几十封信点了点头,不知道智勋是什么时候又在什么时候写下这封信的,虽然我不知道他写的内容是什么,可是我知道他即使中文说的好,可是写这么中文信有多么困难,这么多文字都是他最想对鹿遥说的话。

“他让我跟你说,有些话只能在这里跟你说了,希望每一封都要好好的看。”鹿遥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隔着口罩声音更加沙哑低沉,“我知道智勋舍不得我离开,也知道他有很多话想跟我说,只是没有想到他给我写了那么信。”他摩挲的那些信,眼睛里充满了哀伤。看着他那么难过我心里也很难受,我轻轻的捏了捏他的手,“智勋他都明白的。”“我会好好把它们看完的。”鹿遥捏紧那些信,小心的把它们放在随身携带的包里。

“小丫头,离金曲奖的日子虽然还有一段日子,可是我却还拿不出一首好的作品,我是不是太没用了。”鹿遥自嘲道,我皱了皱眉握紧他的手,反驳他的话,“你不能这么说,你在我心里很优秀,在你的粉丝心里也同样优秀,你肯定可以写出好的作品的,我相信你。”“我已经很久没有写出一首经典又让人记忆深刻的歌了,这几年的那些歌他们都说我的歌词里没有情感,说我只是个靠脸的流量偶像,可我不是,我想证明我自己。”

鹿遥的话让我感到心疼,我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他根本就不是那些人说的那样,根本不是只靠着脸去获取热度的明星。他很优秀,有才华还带给他的粉丝那么多正能量,喜欢他一点都不后悔。

“鹿遥,我明白你想要说的,我想告诉你,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写出好的作品的。不光是我,你回头看看有那么多粉丝在陪着你,你不是一个人。”鹿遥歪过头摸了摸我的头,然后紧紧的握住了我的手,眼睛里有细碎的星星,他的语气那么坚定,“小丫头,答应我一件事好吗?”“什么?”听着他那么认真的样子,我不禁好奇起来,“答应我一定要陪在我的身边好吗?不要走,等着我拿到奖好吗?”看着他认真不带一丝玩笑的眼神,我噗嗤一声的笑了出来,隔着口罩捏了捏他的脸,打趣他,“你怎么啦,突然这么认真我都不习惯了。你说这个话已经好多遍了吧,我们怎么会分开呢?”

鹿遥轻轻的把我的头搁在他的肩膀上,我感受到了他身体的温度,可是却那么安心。或许我应该听智勋的话,我为什么要想那么多呢,有他在身边,还有什么不能够破解的。

斯意,你要相信自己,也要相信他!

飞机在帝都国际机场降落的时间是下午五点,出航站楼的时候正巧苍蓝给我打电话,她说要来接我,可是鹿遥也说蒋明昊要来接我们,我不禁怀疑这两个人该不是……一起来的吧。

果不其然在停车场看到他们的时候,一点都没有意外可言,他俩可真是同一频道的,不过有的时候我在想啊,这个蒋明昊都做了艺人了,为什么平时的行为还那么幼稚呢,可真不想一个成熟的男艺人。

苍蓝见到我扑上来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撒娇道,“小意,我可想死你了,你总算回来了,你都不知道我在这一个人有多孤单。”我扯了扯嘴角把她从我的身上拎下来,小声的说:“你少来,有他在你可一点都不孤单吧。”我挑眉看向蒋明昊的方向,苍蓝眼珠子转了转扯开话题,“那个什么,我们走吧,我都饿了。”

说着她就要拉起我的行李箱往前走,我走上前去勾住她的肩膀偷偷的拧了她一把,小声的在她的耳边说,“怎么样,礼物准备的怎么样了,送出去了吗?”我有意无意的看向蒋明昊的方向,虽然他一直在跟鹿遥讲话,可是眼神一直往这飘着呢,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也喜欢苍蓝吧。

“小意!”苍蓝像被我踩到了尾巴一样,脸羞的通红,小声的叫我。我好笑的看着她一脸窘迫的样子,她啊根本就不知道把自己的情绪藏起来,就算没有说出口,这一双满含着情意的眼睛也能看出来她心有所属了吧。

我拍了拍她的头,“你喜欢他就告诉他啊,这么藏着掖着不怕自己憋坏吗?”“我没有喜欢他。”苍蓝眼神飘忽,小声的辩解道,“好好好,你不喜欢他。”我无奈的摇摇头往前走,看来什么时候要旁敲侧击的问问蒋明昊了,不然可要枉付了我们小公主的满腔热血了。

我和苍蓝走到车子旁边,蒋明昊见我过来笑嘻嘻的跟我打了声招呼,“小嫂子好嘿嘿。”我无奈的扯了扯嘴角,“你就不能好好讲话嘛,小嫂子听着多变扭啊。”蒋明昊耸耸肩不以为然,“怎么了,我觉得挺好的啊。”“行,只要你不要在别人面前说漏嘴了就行。”我打开了车门坐了进去。

蒋明昊也坐上了驾驶座,“对了,鹿遥,今天嘉姐找我谈了谈金曲奖的事情,据说这次的金曲奖比前一年的要苛刻许多,听说华悦签了一个很有能力的新人,竞争力很大,不过嘉姐还找了一个人谈话你猜是谁?”蒋明昊回头看了我一眼,“是谁?”鹿遥调整了一下座位的舒适度。

“萨姆尔。”听到这个名字我顿了一下,苍溟也会参加吗?“萨姆尔不是才回来没多久吗,这么快就让他参加金曲奖是不是太仓促了一点?”我忍不住问蒋明昊,“现在各个娱乐公司都在借着这个机会推出自己的新人,萨姆尔的热度现在很高,我想嘉姐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的。”蒋明昊轻轻的笑了一声,“萨姆尔是全能艺人,我想他应该也不会想要放弃这个出风头的机会吧。”

“什么叫抢风头啊,你会不会说话!”苍蓝愤愤打了锤了一下驾驶座的后面,眼睛瞪着蒋明昊要冒出火来,“你凶什么啊,敢这么跟本小爷讲话!”蒋明昊透过后视镜瞪了苍蓝一眼,“你凭什么说萨姆尔爱出风头啊,他招你惹你了!”“他怎么不爱出风头,看他那个拽的不行的样子,招蜂引蝶。”“你再说一句!”“我就说怎么了,你干嘛帮他讲话,你喜欢他啊!”“你!……”

蒋明昊和苍蓝你一句我一句的拌起嘴来,我和鹿遥对视了一眼都无奈的摇摇头,还真是一对冤家,连吵架都这么好玩。“明昊,人家是女孩子,你让让人家。”鹿遥出声打断了他们之间的对话,“谁要他让!”苍蓝冷哼了一声,“苍蓝……”我拉了拉她的衣袖,“苍蓝,我告诉你,你现在是我的助理,我不允许你帮别的男人讲话!”蒋明昊咬牙切齿的扔下一句话。

我真的要被蒋明昊的直男气死了,就算你不知道人家是她哥,好歹也不能这么说人家吧。苍蓝翻了个白眼差点没当场去世,我拍拍他的背帮她顺顺气,真是的,得赶快转移话题才行啊。

“咳咳,那个蒋明昊你也要参加金曲奖吗?”蒋明昊笑了一声十分傲娇的说,“那当然,本小爷可是创作型歌手。”看着他嘚瑟的样子我嘴角抽动了几下,您老还真是不客气,感情您已经对于金曲奖势在必得了。

苍蓝同样的翻了个白眼,我偷偷笑了下问前面的鹿遥,“我们现在是回你家吗?”鹿遥转过微笑了下,“嗯,明昊已经在家里提前准备好了。”“哦哦。”我抿抿唇点了点头。“你们都谈多久了,怎么还是他家啊,现在应该称为你们家才对吧。”蒋明昊在一旁贱贱的插嘴道,我忍住了想打爆他头的冲动,咬牙切齿的说,“要你管!”

到鹿遥家的时候,我发现餐桌上堆满了东西,都是一些薯片啊饮料膨化食品之类的。“所以这些都是你准备的?”我一脸抽搐的看着蒋明昊,鹿遥勾住我的肩膀也十分无奈的看着那堆零食。我扯了扯嘴角看向一旁目光闪烁的苍蓝,“小蓝,你不会也参与了吧。”她低着头没有说话,不过尴尬的表情出卖了她。

“这些怎么了,薯片不是挺好吃的吗?”蒋明昊从里面拿出一包乐事随手拆开往嘴里拆,吧唧吧唧,“行嘞,大爷您慢慢吃,我进去先收拾一下行李。”我摇摇头拉着行李箱去我的房间,真不知道苍蓝是怎么忍受他的沙雕的。

回到房里我打开行李箱把智勋他们送给我的礼物都拿出来,我把玩偶、巧克力和化妆品套盒都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拿起了那个装着项链的盒子打开。我摸了摸那条项链,还记得他们说过的话。

每个人都在,所以斯意你要好好的加油,你要在鹿遥身边变的优秀,让他不再有任何烦恼,陪着他拿到金曲奖。他一定可以的,所以你一点也要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