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你这一次专门把我给请过来,专门就是来骂我的吗?顾夫人,我觉得我有必要拿出一份价格表给你看看,我的时间很宝贵,你想骂我也可以,付钱就行了。”

已经很晚了,莫雨儿根本就没有什么耐心和她闹下去,所以莫雨儿随意编造了个什么价格表,来讥讽她。

白心悦眼神飘散到某个角落,随后死死抓住了莫雨儿的双肩,不知道小声说了什么。

反正莫雨儿是一个字都没有听见。

下一秒,触目惊心的事情却发生了,白心悦向后倾斜,因为一下子失去重心的莫雨儿,直接被白心悦给推倒了,两人把护栏给压破,白心悦掉在了一边。

因为莫雨儿眼疾手快,她双手抓住了白心悦的手,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要是白心悦就这样摔下山去的话,全责都会在莫雨儿的身上,她担当不起那么大的责任。

虽然她恨白心悦,但是不想让她就那么死了。

“白心悦!你好好抓住我的手,先慢慢上来。”

如今也顾不了什么恩恩怨怨,救人才要紧,莫雨儿趴在上边死死的拉着白心悦,朝着她怒斥了一番。

为了能够诬陷是莫雨儿让她流产的,白心悦连命都不要了,她这是孤注一掷!

“你不是想得到顾文修吗?你把手放开,只要我死了,你不就能够如愿的坐上顾夫人这个位置了吗?!”

白心悦另外一只手,想要扒开莫雨儿,可没用。

莫雨儿抓死了那一只手,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她都不想让白心悦就那么摔下去。

“莫雨儿!你要是想保持的话,现在就可以报仇了,放开我,这一切恩恩怨怨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她这是在诱惑着莫雨儿,白心悦的嘴角扯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不过莫雨儿也不听这些乱七八糟的。

现在主要还是为了保全白心悦,这比任何的事情都要重要,可霎间,白心悦说了一个事情。

莫雨儿瞪大了眼睛,瞳孔急速缩紧,一下子就松开了手,她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白心悦掉了下去。

而在某一处。

一个摄像头,就照着她们两人的那个位置,把这一切都录了下来。

人已经掉下去了,可却一点回声都没有,因为天太黑了,莫雨儿什么都看不见,这一家露天餐厅没有人,应该是被故意清场的。

一时寂静,莫雨儿只听见自己的心脏,正在扑通扑通的加速跳动着。

这一切都那么的虚幻。

她和白心悦见面还不到十分钟的时间,现在人已经掉到了山下面去了,呆懈了好一会儿,莫雨儿颤抖的手拿出了手机,第一时间是打电话给了顾文修。

……

接到电话的顾文修,马上就赶了过来,莫雨儿微微颤抖的声音大致解释了一番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然后他带着莫雨儿就换了一条路,来到了山下,发现了全身是伤痕的白心悦。

“白心悦!”

顾文修一看见她躺在地上,立刻就跑了过去。

把全身是伤的白心悦抱在了怀里,不顾莫雨儿,开车就离开了这里,顾文修就连看都没看莫雨儿一眼。

忽然天空闪过一道雷电。

轰隆—

开始淅淅沥沥下起了暴雨,莫雨儿发愣的站在原地,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就掉下去了。

而让莫雨儿更加在意的是,白心悦说的那一件事,让她彻底的放开了白心悦的手。

你就那么想让白心悦死吗?——

来自灵魂的质问。

莫雨儿低下头,眼眸弥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缓慢的走着离开了这里。

她走了差不多有三个小时的时间,回到了家,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洗澡,而当她来到浴室脱下衣服的时候,她注意到了自己的手腕已经割破皮流血了。

炙热的水温,让疼痛感加倍来袭。

“嘶。”

这疼痛的感觉,莫雨儿忍不住出了声。

洗完澡后,她手机放在了一边充电,看都没有看就直接上了床睡觉,第二天早晨,无数个电话轰炸的声音,直接就把莫雨儿给吵醒了。

“什么事?”

“雨儿,你知不知道白心悦的事情已经上了头条了?说你蓄意杀人,警方也已经开始调查这件事情,估摸着很快就会找上门来了,你要是有空的话,就过来你家门口这里。”

林柒话都没有说话,就停了下来。

还没有睡饱的莫雨儿,听林柒说的话,很懵,但还是起床,随意拿了一件外套披在自己的身上,然后来到了门口,开口回答:“我已经在门口了,然后呢?”

“然后当然就是开门。”

才反应会过来的莫雨儿,挂了电话,打开了大门,发现林柒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口。

昨天晚上的事情,她还是没有缓过来,整个人都懵的。

第一眼见到莫雨儿状态如此差,林柒有些担心,拉着莫雨儿的手走到了客厅,用另外一只手探了探她的额头,又松开拉着莫雨儿的手,探了探自己的额头,嘴巴里面嘀咕着:“也没发烧啊,今天这是怎么了?”

“我没事,只是昨天晚上太累了,对了,你说的是什么事情?怎么早上急急忙忙的就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看到林柒还专门过来找她一趟,莫雨儿的心里面大概也有了个底,她知道肯定是有关于白心悦的事情。

果不其然,林柒拿出了手机,打开了一个网页,上面写着,“顾家少奶奶白心悦,遭小三陷害,摔下山崖,现已流产。”

流产?

莫雨儿皱了皱眉,仔细回想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那一切,随后脱口而出了一句话:“我什么都没有做,是她自己掉下去的。”

此时的林柒深深叹了口气,随后开始脱口大骂:“那个臭不要脸的白心悦,为了让自己流产竟然搞出这种幺蛾子出来,真的是气死了,还有……雨儿,你说你什么都没有做,可人家已经把过程给全部录了下来。”

现在网上一片骂声,全部都是骂莫雨儿不要脸白莲花什么的。

那些网络暴力就忽略不讲,现在主要的就是莫雨儿很是迷惘,她低沉着眼眸,什么话都不想说,淡淡的哦了一句,回应了一下,随后就来到房间打了个电话给傅亦凡。

说她要请个假,今天就不去剧组进行拍摄了,反正这个样子她去了剧组,那也是会被人围着。

那倒不如不出去好了。

“雨儿,你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林柒坐在莫雨儿的旁边,细声问着。

此时门外传来了声音,莫雨儿起身想过去看是怎么回事,正要出房间门,正好就撞见了顾文修。

他脸上阴沉一片,身上还散发着冰冷气息。

“怎么?顾少那么早就来找我,是想问点什么吗?”

她知道顾文修是过来干什么的,莫雨儿勉强扯出一丝微笑,像是在嘲笑,又像极了自嘲。

房间内的林柒,见到顾文修都过来了,她也没有轻举妄动,坐在沙发上,想要知道这一切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你推的?”

“我依稀记得网上应该是有视频的,顾少不妨去看看视频,不用来在这里质问我。”

那让人竖起汗毛的磁性声音,质问着莫雨儿,可她却觉得有些好笑,莫雨儿和顾文修对视着,坦然的说着。

说完了,莫雨儿想要去一趟厕所,要绕开顾文修。

可顾文修偏偏就不让。

“顾文修,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我知道白心悦已经流产了,可这件事情和我没有一点的关系,你不用再待在这里了,就算有警察过来问我,我也是这样回的。”

面对冷漠无比的顾文修,莫雨儿没有太大的耐心,她声音稍微大声了点,语气十分不快。

霎时,一个巴掌就落在了她莫雨儿的脸上。

啪—

这是第一次顾文修打了她。

在看戏的林柒可忍不了了,她马上走了过来,眼神十足的瞪着顾文修,还把莫雨儿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顾少,我还在这里,还请你自重一点。”

林柒极寒的语气,像极了她哥林慕,那林家独有的气质,可以和顾文修堪比。

打了莫雨儿一巴掌的顾文修,和往常一样什么都没有说,绕开了两人就离开了屋子,剩下莫雨儿和林柒。

莫名其妙被打了一巴掌的莫雨儿,现在脸色不是很好,可她也没有多说什么,直径走去了厕所。

从厕所出来后,莫雨儿的问了一句林柒。

“你相信我吗?”

她的脸上含有泪光,林柒很是心疼莫雨儿,走到她的身前,擦了擦莫雨儿脸上的那两行泪,言语温声回答着:“我当然相信你。”

可是顾文修似乎从来都没有相信过她。

五年前是一样,五年前也是一样,他顾文修从来就没有改变过,还是一如既往的不相信她莫雨儿的任何话。

就连她一句解释都懒得听,即便她懒得再解释那些破事了。

“走吧,我们去一趟医院看看,不管是什么情况,我也要见一面白心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