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呼……”

雨停了,雷声也安静了,紫苑一路上狂跑着,脚下的淤泥荡起了涟漪,空气中飘散着一阵阵清凉。这样马不停蹄的奔跑,看来是酝酿了许久了。

少顷,仓促急躁的步伐猛然的停顿了下来。她可是神呀,为何要跑?飞不就行了吗?

还真是后知后觉,捋平了一口气,缓缓的将双手升起,期待着她那双腿离地的优美身姿。

过了一小会,同样的姿势却仍然一直在地面上保持着,眨了眨巴眼睛,顿了顿,这才记起,除了在飞升的时候,体内的仙法还原仙体的时候小助攻了一下,让自己成功返回九重天,之后下凡的时候却并不是靠自己飞下来的。

她可是特地为此去找了弼马温借来了天马,还狠狠地被调侃了一下,好不容易到了凡间,既然被那匹天马给嫌弃了,狠狠地将她抛下,傲娇的飞回了九重天,若不是自信的觉得跟着温元帅和金光圣母一定能回到九重天,才造成她彻底的把这件事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现在好了,天马跑掉了,温元帅和金光圣母确实也是跑掉了,靠自己这点仙法回九重天就像是做梦一样,遥遥无期。

轻叹了口气,无奈的将手给收了回来。

“苑儿,这是要去哪里?”

熟悉的声线从林子里的一头传了出来,四周很暗,黑衣与四周的景像交融得很融洽,不细细看根本瞧不出前面有人。

怔然,紫苑觉得后脊梁骨窜上了一股凉意,不用猜,定是二哥回来了,呵呵她心里冷笑着,这一看就是逃跑被抓了,脑袋里飞过无数个措辞,摸了摸耳垂,道:“哈,二哥,原来你在这里呀,让我一阵好找。”

二哥道:“哦,原来苑儿是出来找我的?”

她重重的点了点头“嗯”了两声。

二哥不由得笑了笑,道:“莫不是苑儿想逃跑?”

“没有,绝对没有。”紫苑应得果断铿锵。

“你说的。”猛然上前,徒手一抱,紫苑瞬间被扛上了肩膀。

紫苑大声嚷道:“……二哥,这不是回去的路,我们这是要去哪里,你放我下来……”清脆的声段响彻整片林子。

二哥笑意盈盈,轻声道:“那里住不了了。”

紫苑道:“二哥,放我下来,跟你商量件事行吗?”

二哥道:“这样说也行。”

“……二哥,我们可以换个姿势。”这样被扛着,有违雅观,虽然身旁没有人。

“那苑儿想要何种姿势?”他换了个手,将她横抱在怀中,冷不提防的亲了她一下,轻声道:“这样行吗?”

“那还是换回去吧。”脑子里一股热,环住他颈部的手抖了抖。

又是被亲了一下。

“嗯呵,还要换回去吗?”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摆明了告诉她,她若要求再换另外一种姿势,一定会被亲。

紫苑弱弱的应了一句:“不了,这样挺好。”

二哥露出了极为满意的笑容,道:“苑儿,想要跟我商量什么事情?”

嘟囔着小嘴,道:“没有了。”反正也没得商量。

夜晚的小风将林子里的树枝吹得“嘎吱”作响。

二哥道:“那是我第一次去。”

紫苑抬眸,望着他俊俏的侧脸,顿了顿,这话实在让人听不懂。

“春红楼”这三个字他说的很是平静。

他这是在向自己解释之前的问题,听到这,紫苑终于懂了,她心中忽然有种释怀感。

她轻声道:“那二哥是如何得知其中原由的呢?”

二哥道:“因为是你想知道的。”

青风袭来,紫苑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她隐隐感觉到她躯体上传来的一阵阵凉意,此时的她才发觉到,原来他其实一直都是没有人的体温的。

此时南天门的废墟中,缠着两个身影,鼻青眼肿,灰头土面,满脸衰气,愤愤不已。

“咳咳,温元帅,真是被你给害死了。”

“你堂堂北海龙王,这般嚷叫丢不丢人?”

北海龙王,抖了抖身,试图想要将捆在自己身上的“捆仙绫”挣脱。

温元帅道:“唔,你别动,这是捆仙绫,只会越来越紧而已。”

龙王哀怨道:“若早知道你小子不怀好心,就不会轻易答应帮你小子布雨,这倒好了,既偏偏把那位给惹着了,枉老夫我向来实实恳恳,既要栽在你小子手里了。”

“别把自己给说得这么无辜,就算没有这场雨,你跟他的梁子早就结了。”温元帅狠狠地将身子往前一拽。

“唔!”这一拽,两个人的身子被勒得更紧了。

“不是说不让动吗?!”北海龙王一下子脑火起来了,怒道:“陈年旧事,你还提干嘛,你可别忘了,你自己干过的那些事。”

他也不甘示弱,狠狠地拽了他一把。

温元帅咬紧牙根,隐隐道:“老子做过什么,清楚得很,用不着你来提醒。”

刚刚想要使出浑力气,北海龙王立马恍道:“够了,够了,别动了……折腾了这么多年,该歇歇了,既然肖辰执意如此,随他不就得了。”

温元帅冷笑:“随他?二字说得如此轻松,你当他是谁,他可是万恶之源,吸噬了‘猖冥绝渊’的‘冥绝鬼帝’,你是当他的意谋太过简单,还是不把它当回事?”

“……”北海龙王沉默。

见他没有动静,温元帅道:“喂,老龙,你此次前来该不会是要去那里吧?”

“喂喂喂……让你别动了!”

北海龙王像是被点了怒穴,一个劲的拽着身躯,捆仙绫越缩越紧,越缩越紧。

北海龙王终于为他的举动懊悔了:“他到底是想要将我们捆到什么时候呀,话说,为什么都没有一个神仙路过此地?!就因为南天门坏了,就呆在殿中不愿意出门了吗?!!做神仙做得这么懒吗?!!!”

“你给我闭嘴吧!!!”温元帅紧咬牙关,一口气大声嚷道:“肖辰最帅,肖辰最厉害,我最丑,我最笨!!”奇耻大辱,来日必报。

捆仙绫终于慢慢松开了,北海龙王彻底惊呆了:“温,温元帅,你……你没事吧。”

他愤然的从地上起了身,此时此刻的他怒火攻心,比起喊出这句话,他更受不得北海龙王没出息的样子。

北海龙王望着他离去的背影,他能感觉到他身体里流出的烈火,心想,还是不要靠近他吧,免得会被烧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