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酒香弥

卫庄何曾遇到过这样无赖的人。

出入这座被视为禁地冷宫的内侍连多看他一眼,都好像会被可怕的病症传染会死于非命一样,除了母亲以外,卫庄的世界只有剑道,和经久不散的酒气。

小卫庄看着就差满地打滚的紫色团子,沉默了一下,终究还是别过脸去,道:“你想要来,就来吧。”

小韩非哭声一停,偷偷摸摸的瞟了一眼别扭的男孩。

“不过,你不要打扰母亲。母亲她不喜欢外人。”

生性敏感的他很容易就能察觉出母亲对这座宫殿,这里的人怀着的深深的厌恶与痛恨。

他现在还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因为这里哪怕再冷清,哪怕他会时常感到寂寞,但这都是他出生与长大的地方。

他无法做到恨屋及乌,哪怕是为了母亲。

就在小卫庄出神的时候,从小就很会顺着梯子往上爬的韩非,已经吭哧吭哧的爬上了藤椅,抱着遗留下来的酒坛子,疑惑的嘀咕:“这是什么呀?”

自小生长在金窝中的他,见过的无一不是金樽玉酒夜光杯,韩非的母亲,是韩国最美,最有仪态的人,哪怕是喝酒,都是优雅的在拈一朵花,韩非何曾见过这样简陋的泥坛,这样劣质的酒水。

所以在卫庄来不及阻止下,韩非仰头咕嘟直接狠狠呛了一口烈酒,顿时惊天动地的咳嗽了起来,眼泪直冒,“辣死我了,辣死我了,好难喝,好难喝……”

手中的酒坛也因为惊吓与嫌弃,一松,掉到了地上,摔了个粉碎。

卫庄也吓了一跳,急忙从石桌上倒了杯凉茶,递给了哭天喊地的韩非。

等韩非咕嘟咕嘟将水灌了个干净之后,就看到卫庄冷着一张脸,严肃道:“你将我母亲的酒打碎了……”

“这是酒?”

韩非目瞪口呆,然后怀疑的看着卫庄:“你家的酒怎么这么难喝?”

卫庄道:“我没喝过,都是母亲再喝。”

韩非听了,表示理解,“那你母亲真可怜,要不然我让我母后赔你母亲酒吧……我母亲的酒可好喝了。”

卫庄淡淡看了一眼手舞足蹈的韩非,冷冷道:“不需要。没有这酒也很好。”

“诶?为什么呀?”

卫庄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韩非,“酒多伤身,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小韩非顿时有些不服气,“这个我当然知道了。既然是这样那你为什么不阻止你母亲喝酒?”

卫庄抱着剑坐在石凳上,看着天边的云彩,似乎也是许许多多的酒坛,“因为我母亲不开心。她不开心,就喜欢喝酒。她说喝酒可以让她忘记不开心。”

小韩非沉默了一下,又理所当然道:“那你就想办法让你母亲开心起来啊。”

卫庄道:“没有办法,在这里她永远都不会开心。”

韩非这回有些不理解了,他道:“这是韩王宫,是韩国最华丽的最漂亮的地方,你母亲怎么会不开心?”

一个孩子永远都不会知道,华丽的地方可能会藏着一座牢笼,没有人会在牢笼里能开心起来。

当韩非明白这些的时候,他已经不是个孩子了。

“不知道。”

卫庄摇摇头,然后他看着韩非,道:“等我变强了,能离开这里了,我会带母亲到一个山明水秀的地方。那里有青色的山,有碧色的水,有彩色的花……如果母亲想喝酒,我会给她买天下最淡的酒,这样她喝多了也不会伤身了……”

他看着还是有些茫然的韩非沉默了一下,然后站起身,拿起剑,来到了院子中,继续练起了剑术。

只有淡淡一句,依旧在空气中飘散的酒香中经久不散:“这是我的愿望。”

也是他变强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