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凯不解的问到:“气走?皓轩不是被林子墨抛弃的吗?他做错了什么?”

杨茗茗气不打一处来,回头拿了酒瓶就要往连皓轩头上砸,还好被众人拉住。岳凯凑到连皓轩跟前,低声问:“哥,你这是什么战略?看不懂套路啊,剑走偏锋很可以。”

连皓轩喝着酒,迷蒙了眼睛:“让她记恨也好,好过正眼都不看看我。”

是私心吧,面对未知的慌乱,像个小孩子一样,不管不顾,先把你占为己有,哪怕,只是向众人口头宣告。

“嗨......你呀,何苦。”岳凯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两个人,剪不断理还乱的局面。

“对了皓轩,你觉不觉得这其中有误会啊,你觉得你被抛弃了,可是杨茗茗那边却觉得,当年错在你耶。”

连皓轩抬眼,看着岳凯,满眼你是白痴吗,我早就知道的嘲笑。知道又怎么样,她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给我。

也许......男女的脑回路,真的不是同一构造吧。你不问,我不说,才是最远的距离。

“轰隆隆......”窗外那阴沉沉的天气,似乎在回应这突发的低气压。没多久,便落下倾盆大雨,噼里啪啦落在地上,扬起薄薄的尘土,一瞬间,万物俱静,唯闻落雨。

林子墨低头看着路,漫无目的,两眼没有焦距,脑袋一片混杂:我一直坚持的,爱过的人不要恨。连皓轩,为什么要逼我恨你?!互相伤害,你痛快吗?这么多年了,我似乎一身隐刺,做好了万箭穿心的准备,却没想到你一发便命中要害。我把你当命,你把我当什么?神经病吗?我越是装成骄傲的样子,打脸越响亮,是吗?在你面前这样,你满意了?

大雨无情,很快将林子墨淋了个湿透,衣服黏黏的,腻腻地贴在身上,尴尬且难受。

林子墨的指尖泛紫,脸色发白,浑身上下一点热度都没有,也不知是气的,还是冷的,忍不住开始打颤。偏偏这么狼藉,也不想被人看到,于是忽然疯一般地捂住脸,在雨里没有方向,没有目的地跑。

杨茗茗看到外头下着雨,知道子墨身体一向不好,急得脸上泛着潮红,赶紧停止了纷争,让大家帮忙找找子墨。

连皓轩也知道,林子墨的身体受不得凉,可是平日决策果断的他,一旦沾染上林子墨的事情,便没有了主意。一时间慌了神,却想不起怎么解决这棘手的状况。实在想不出对策,也不能无动于衷,拿起桌上的车钥匙就往外走。

说来也奇怪,明明就在不远处,但是大家就是没有遇到。

连皓轩驾车拐了几个弯,看到了雨里被打湿的林子墨。手指在方向盘上收紧,紧掐手心。最终,还是拿起手机,通知了杨茗茗身边的人。

杨茗茗很快赶到,拉起林子墨的手,看着林子墨苍白到完全没有气色的样子,心疼到不能自已。心里对连皓轩的讨厌,更是可以燎原。当初她就害怕看到这样的场面,想不到,过了四年,还是发生了。

林子墨抹了把脸,眼里失了往日的灵动与细碎的希望。她不住地咳嗽,喘起了粗气,喉咙低低的发出鸣音,呼吸显得越来越困难。

“快!去医院!墨墨哮喘犯了!”杨茗茗大声吼起来。

众人七手八脚,场面气氛更紧张了。直到联系的车辆来了,杨茗茗轻轻地扶着林子墨上了车,连皓轩这才将角落里的车开出,远远地跟着前方的车辆,心里说不清是愧疚自责,还是担惊受怕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