邕圣佑被闹钟吵醒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有什么的不对,至到他看到睡在了地上的金辉,和睡在了金辉床上的自己。

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的邕圣佑有一点慌,一觉睡醒,室友睡在了地上,自己睡在了室友的床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在线等!急!

邕圣佑开始了自己那一些摸不着头脑的推测,会不会是因为自己一回来的时候就睡在了金辉的床上,所以害得金辉没有位置睡觉了?

等等?为什么我没有昨天回来的记忆的?嗯我是怎么回来的?

然后很快的金辉就被那些嘈吵的闹钟声和其他练习生哥们去洗漱所引起的脚步声和流水声而吵醒,一坐直自己的身子就感觉到双手没有什么力气,左按按右按按的给自己打气。

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潜意识中总觉得自己亏欠了金辉的邕圣佑就翻身的也坐在了地上,一边帮金辉按按手,一边试探性的问着金辉“为什么哥会睡在了你的床上的呀?”

“哥不可能睡自己的床上呀?我爬不上去!”金辉脑海中混混吨吨的,眯着大眼睛打着大呵欠的和邕圣佑说,说出来的话让邕圣佑更为混乱,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呀?

『为什么金辉爬不上去,所以我就不可能睡在自己的床上呀?』邕圣佑小小的脑袋装着大大的疑问。

“这什么事和什么事呀?昨天我是怎么回来的,你知道吗?”邕圣佑扬起一个有点尴尬的笑容,不屈不挠的问道。

“昨天是辉辉抱你回来的,然后应该是他将你放在了他的床上了吧?不过他有梦游,所以才不睡在你的床上!”姜丹尼尔其实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比金辉更早一点起床的他很快的就将所有事情串连一起的抢答起来。

邕圣佑有点疑惑的挑一挑眉,摊开双手的问说“他抱我回来?怎么抱?”邕圣佑一边说一边看着自己在按摸的两只小肉手,怎么看都没有什么肌肉呀?

“反正我看到的时候,金辉已经将你抱起了,就像是抱婴儿的抱,不是公主抱,哥你放心吧!”姜丹尼看着邕圣佑难得的有点不知所措的小表情,就高兴的对着邕圣佑安慰说。

看着姜丹尼尔恶趣味的笑容,金辉终于慢慢的醒来了,看着两个隔着他相看无言的哥,金辉摸不着头脑的看了他们一下,发现他们两个蠢材的境界是他拍马都追不上的,就摇着头的去洗手间洗漱算了。

两个人看着金辉装模作样,就差一小把扇子就可以飞仙的那样,就忍不住的蹦上去一人一下的给金辉一个温柔的虎摸,当然虎摸要像是老虎的才有意义呀!

金辉完全忘记了昨天他还高兴的对着黄旼泫说明天早上要一起晨跑,今天的黄旼泫看着空无一人的地方,只孤单的拉着筋跑步就像是往常一样,但是却总觉得有点不惯。

三人快速的刷牙洗脸,然后金辉就看着他们两个左涂右抹的不断的在自己的脸上擦擦擦,觉得十分的神奇。

其实他在公司练习的时候常常都会被公司的工作人员们指挥着一天要擦什么什么,然后要贴什么什么,最后就是再涂什么什么,但是脱离了公司后,他已经很久没有往自己的脸上擦东西了,也没有看过其他的人擦东西了!

然后金辉就默默的想起了自己很爱的美少年哥哥——黄旼泫,嗯?旼泫哥也会擦吗?然后金辉又默默的在脑海中想像着这哥擦脸的时候,应该也是很精緻吧!

金辉觉得说起旼泫哥就好像有一些事情是他忘记了啦,可是到底忘记了什么呢?要是金辉知道那就不是忘记了,然后拥在着金鱼脑的金辉又忘记了自己忘记了一件事这的个事情,和姜丹尼尔和邕圣佑两个高高兴兴的就往食堂走了。

三个人就像是弱智儿童一样蹦呀蹦的跑去食堂,虽然三人小团队中有两个拒绝这个弱智的跑步方式,但是拖着两个人的手的金辉却美若其名的说着这个是亲子活动,让本来还很抗拒的姜丹尼尔配合起来。

然后邕圣佑是一心想挣脱开金辉的手的,可是却被金辉用昨天的抱抱威胁着了“哥是我妈妈哦!要是别人知道妈妈还要自己的儿子抱抱的话!哼哼哼!”

邕圣佑完全听不明白金辉在说些什么,金辉好像一早起来就变成这么神智不清的人,但是听到了金辉可爱的哼哼后,他就以为对方是在和他撒娇,就终于都不挣开的陪着金辉蹦呀蹦。

三个又高又帅的练习生牵着手在活蹦乱跳的境像可以说是非常难得,先不说他们跳来跳去的这个动作,现在能看到三个男生牵着手也是一件十分难得的事情,然后还是又高又帅的那就更难找了。

姜东昊在远处就看到了他们三人的身影,然后默默的看了身旁的金钟炫一眼,然后默默的收回视线,就又再继续走起路来,面无表情的姜东昊让练习生们很是提心吊胆。

三个人很快就吃完饭了,然后刚想回练习室继续练习,但是却又被工作人员们叫去换衣服,“今天的拍摄是要全部练习生都要穿练习服的,A班练习生穿粉色,F班穿灰色,就这样!知道了吗?”

觉得自己难得穿得很帅的金辉很是不捨的看着自己一身的黑色,然后又死心了的就去换衣服,换回很可爱的粉色。

所以叮噹!?可爱辉上线?

可爱辉在看到了同样穿着粉色年龄比他大好几岁的河成云的时候,发现可爱这种事情呀真的是要有天赋的人才可以有的呀!

像是乐华的那几个小可爱一样,金辉总觉得他们不是很希望别人觉得他们是走可爱路线,但是样子可爱就已经赢了!

平常整天黏着姜丹尼尔和邕圣佑的金辉很难得的脱离了父母,而是跑过去蹲在地上认真的盯着河成云,河成云虽然留意到弟弟可爱又专注的眼神,但是还是埋头练习,觉得是因为自己的魅力所以将弟弟吸引过来。

虽然河成云没有开口,但是和河成云同一所属社的卢太铉就不明所已的跑过去问金辉“你为什么盯着成云看呀?”

“成云哥真的很可爱呀!我也想变得像成云哥一样可爱!”金辉听到了卢太铉的话的时候,很没有礼貌的没有转过头看着卢太铉,依旧盯着河成云看,可是卢太铉一点都不在意,甚至在金辉的话刚出口后就大声的笑着。

卢太铉一边笑一边慢慢的瘫弱身体,在地上形成一片烂泥,等到卢太铉终于笑够了后,才开口对着一脸好奇的河成云说“成云呀!金辉xi说你很可爱呀!”

金辉不知道的河成云被粉丝们称为可爱的人很久,他一直都很想甩掉这个标纤,刚刚还特意的板起样子练习,以为自己会在弟弟眼中是很帅一帅得掉渣那种帅,可是结果却和想像的相反,这个真的是让河成云又灰心起来。

卢太铉突然回想起刚刚金辉对着他说的话,『想变到和成云哥一样可爱!』,然后又再看看对方小精灵般的耳朵,又圆又大的眼睛,还有肉肉的脸颊,这样说上去明明就是可爱的类型。

可是坏就坏在他那鼻子和尖下巴一点都不可爱,而且如果瘦了的话,那应该就更不可爱了!卢太铉暗暗的看了看金辉有点小肉肉的肚子和手臂,然后默默的想像了没有肉肉的脸颊的金辉,然后就不自觉的发出了一声歎气。

本来就尖尖的下巴,瘦了以后整张脸的轮廓都出来的话,应该会男人味大升,然后就迷死一班女粉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