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我】恋爱速食

#想吃杯面有感

杭州一个飘雪的夜里,我撕开泡面的包装,沸腾热水倒进碗里,冲开带着海带碎的料包,泡软鱼板和虾米。

有个年轻男人走进来,修长的手指白皙得如同屋外树梢的积雪。他敲敲柜台,却说:“要个泡面。”

我顿住一阵子,然后回头去看柜台上的泡面,我背对着他,问他:“要哪个?”

“随便就好。”他终于开始觉得尴尬,反应过来这里是网吧。杭州的深夜里他孤身一人,大抵是打算进来上网的,但我面前那碗泡面实在是温暖可口,闻起来很香,他饿了。

他说:“开个机子。”然后把身份证递过来。

我接了他手里的身份证,无意间碰到他的手。他的手很冷,我接过证件,那卡片也是冷的,被他冰雪一样漂亮的手裹住,没有留下余温。

“吃这个吧。”我把那碗鲜虾鱼板味的泡面端上柜台去,杭州很冷,热乎乎的泡面冒出带着香味的温暖雾气,面条上点缀了绿色的海带碎,粉色的虾米和鱼板。柜台上方的天花板装了灯,光芒照下来,连油花都闪闪发光,海鲜汤的香气像是柔软的手,这手长着指甲,一下一下,轻轻抓挠饥饿的胃。

“这怎么好意思……”他盯着那碗面。

“你拿去暖手呗。”我说着把开机的小票递给他,“我这儿泡面多的是。C区47号机。”

他就笑了,有点凉薄的面容变得柔和起来:“谢了妹子。”

他端着那碗面走了,从天花板上一串灯光之下走过,身影明了又灭,影子在他脚边拉长缩短转着圈圈。他穿着羽绒服,肩头落了雪,有些融化了,闪烁着湿漉漉的碎光。

人啊,在寒冷的夜里总是会觉得肚子饿的。

后来他就被收做夜班网管了,他叫叶修,玩荣耀很厉害。

我不玩荣耀,夜里值班,我会翻着厚重的大部头看书,果果姐捏着我的鼻子骂我:“死丫头眼睛不要了是不是?!”

从那以后柜台灯火通明,灯光照亮身后柜子上一排一排的泡面,塑料包装如同模特站在T台上,重磅登场。

杭州夜里都很冷,我裹着毛衣外套在电脑椅上缩成一团,外套帽子搭在头上了,十根手指也藏进袖子里去,隔着毛衣布料艰难地翻页。

叶修端了一碗泡面坐在我旁边,刷卡登游戏,他把那碗泡面推到我的鼠标垫旁边:“暖暖手。”

“你先吃了吧,我拿汤暖手也行,要不待会儿面条泡软了不好吃。”

“没事儿,看你冷得。”

“可是不好吃嘛。”

叶修无奈,没辙了,他把碗端起来,盯着电脑屏幕上的登录界面吃泡面。天花板上冷白的光,身边食物的香气若有若无地围绕,叶修吸溜面条的声音,我翻书的声音。

他吃完了,把汤碗推到我鼠标垫旁边。我就把书签夹好,捧起那碗汤。面条吃光了,汤碗看起来就有些狼藉凄惨,面碎散落着漂浮着,旁边陪着几颗被油圈裹住了的葱,调料碎粒静静躺在碗底,一碗面像是没了主心骨,颓唐地只剩下热气。

我捧着热乎乎的汤碗看他打游戏,从汤碗热看到凉,我就去洗碗,冷水冲去了指尖的余温,回到柜台,看见鼠标垫旁边放着玻璃杯,杯子里装了热水。

叶修在打游戏,出声指挥,视角乱飞,我握住热得烫手的玻璃杯,一边看书一边等,等到叶修一轮打完了,我说:“谢谢叶哥。”

“小事儿。”他说。

第二天我看到果果姐把电竞杂志卷成棍子模样去敲叶修脑门:“你这个男人怎么当的?自己把面吃完了还让小丫头喝汤?!还让人洗碗?!要不要脸你?!!”

“不是,老板娘你听我解释——诶诶诶别打,疼呢!”

叶修打游戏出乎意料的认真,带人下本,盯着屏幕目不转睛:“丫头,帮客人送个可乐,我这儿走不开。”

我就把书放下去送东西了,后半夜叶修把事情忙完了,摘掉耳机伸个懒腰:“谢了啊。”

我抬起头来看着他,叶修侧过身子,一只手搭在椅子扶手上,眼睛凉凉的看过来。

“不用谢。”

我伸手到柜台底下摸索,那里放着数量相当可观的屯粮,合味道的海鲜杯面,还有豚骨拉面,味噌汤味的杯面,还有速溶咖啡,燕麦片,豆腐花,应有尽有琳琅满目。

“你还是学生吧?怎么到网吧打工来了?”

“家里有点交不起学费,打点兼职。”

我听到电水壶中热水沸腾的声音,就摸出一包姜汁撞奶倒进杯子里,加了热水拌匀,静置。

生姜闻起来微微辛辣,空气中弥漫着甜甜的奶香,杯子里姜汁撞奶已经开始凝结,像是一杯温暖的积雪,又让人想起温泉水滑洗凝脂,吃个东西,都能这么文艺的想起长恨歌,我真厉害!

我就弯了弯嘴角笑出来。

叶修伸手拍拍我脑袋:“别总是吃泡面了。”

我笑着说:“那你少抽根烟?”

叶修想了想:“行。”

“你吃这个吗?很好吃哟。”我笑着把杯子推到叶修的键盘旁边。

“这是什么?豆腐花?”

“姜汁撞奶。”

叶修这个北方人估计没怎么听过这个,就尝了一勺子,有些辣,他挑了挑眉毛,不过温暖香甜的一口下去,马上从嘴巴暖和到胃里。

味道还不错,他咋咋嘴,又吃了一口。

这个时候我已经泡了另外一杯姜汁撞奶,正眼巴巴盯着杯子等它凝结成型。叶修坐在旁边吃他那杯,不知怎么的那神色居然有些认真。

聊天框弹出来,耳机里有人叫他:“大神?大神?”

他耳机都懒得戴,一只手飞快地打字回复:“别吵,吃东西呢。”

我尝了一勺子,马上就被烫了嘴唇,又眼巴巴等着它放凉,鼓起脸往杯子里吹气。这一吹,满柜台都是姜汁撞奶微辣的奶香,叶修漂亮的手握着杯子,安静得只剩下键盘声。

“挺好吃的。”吞下最后一勺的叶修说。

“好吃吧?”我笑起来,“你要怎么报答我?”

叶修就斜着眼睛看过来,说:“先记着,之后翻倍报答。”

“你这么好的吗?”我笑得眼睛都弯了,一包姜汁撞奶而已。

“那是。”叶修说。

我没把事情放在心上,日后照常值夜班,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叶修聚了一大群人打比赛,果果姐问我怎么样,我点点头:“他就该这样。”

“你这么觉得?”

有些人就是这样的,沉默地隐藏在人群里,你不知道那双平静眼睛底下是怎么样的暗流汹涌雄心壮志,如同黑暗中蛰伏的猛禽,伺机而动,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于是我点头:“有些东西藏不住的,你见过哪只老虎安心待在笼子里的?都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叶哥清楚着呢。”

“嗯,说得对!”果果姐点头,然后突然就担心起来,“不要突然撞上嘉世啊。”

“撞上也没事,你别慌。”我安慰她,“你想啊,嘉世能把叶哥逼走,它也能把别人逼走,这样的战队活不了多久,打不过我们的,就算运气好打过我们了,那也蹦跶不了几天。”

哄住了陈果,我才发现叶修叼着根烟一只在后边听着,他笑我:“小东西没见过世面吧?你知道嘉世吗?”

“知道一点。”我朝窗外看。

“知道还大放厥词。”

“我不喜欢嘉世,巴不得它输掉。”我说,说完了又觉得不对,换了句话:“我不喜欢嘉世的人,他们赢了又怎样?我们比他们团结。”

叶修就笑了:“你怎么这么阿Q呢?”

旁边陈果惊呆了:“你还知道阿Q?!”

历史遗留问题,嘉世的副队长喝得醉醺醺的,过来挑事儿。叶修帮人送可乐去了,唐柔姐拿着杯子去泡茶,刘皓眼尖发现了叶修,就挥手让我过来:“妹子,妹子,你来一下。那人,就那人,谁啊?”

我不明就里,他喝醉了,我还有点害怕,糊里糊涂说一句:“是叶哥。”

“哦,叶哥。”他笑了,我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他趴在了柜台上,微微的酒气散出来,我后退两步,他又问:“妹子,那他——是干什么的啊?”

“网管啊,值夜班——”

他们的笑声打断我说话,我皱了皱眉头,意识到他们不可能翻进柜台里揍我,就理直气壮了一些:“你们上机吗?我们这里不招待喝醉的客人。”

“上机?”他笑着问我,“妹子,你认得我吗?”

“不。”

“不认得?”他又问,“那你玩荣耀吗?”

“不。”

“不玩?”他问道,笑起来,“不是吧?你哪条村的?啊不是,你哪个洞里的啊?”

笑声中我沉下脸来,肩上突然一重,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他比我高,低着头看过来:“丫头,帮我泡个泡面去。”

我点点头跑掉了,去烧水,泡了叶修的泡面,然后给自己泡了水果麦片压压惊。泡好了带到柜台,叶修端着泡面跟我说:“都是纸老虎,你别怕。”

“嗯,不怕,我精神上鄙视他。”我塞了一口麦片,压惊压惊。

旁边唐柔被我逗笑了:“刚才脸都白了,小阿Q,怎么不叫我呢?”

叶修吸溜着泡面:“阿Q是什么意思?”

“就是精神上鄙视别人。”唐柔笑着接话。

我吞下一口麦片,从柜子里不知道哪个地方摸出一本砖头厚的鲁迅,翻来来推给叶修:“自己看。”

然后,叶修就顶着我和唐柔的目光看了一页,最后一脸不明觉叼的表情合上书:“算了你俩当我没问,我还是打游戏吧。”

然而后来有一回叶修捏我脸,我拍开他的手:“干嘛呢?”

“欺负小尼姑。”

“滚,你才是小尼姑!”

兴欣战队集合那天他们出去吃饭,我睡醒了没找着人,就蒸熟半袋速冻饺子,下锅做成煎饺。捧着盘子用牙签戳着吃,一边吃一边窝在电脑椅上看纪录片。

叶修要训练了,夜班的柜台里只有我一个人。夜里我自己吸溜着味噌汤杯面,却并不觉得孤独,偶尔他遇到些瓶颈,就会训练到很晚,然后Q上告诉我一声,我就会去烧水泡面,或者点外卖送到训练室里去,投喂那些因为一腔孤勇而辘辘的饥肠。

陈果戳我脑袋:“去去去,别给他吃泡面,熬这么辛苦还吃这个?点外卖去,我给你报销。”

叶修就在边上懒洋洋的说:“得了老板娘,你别操心了,哪儿来的那么多讲究。”

然而陈果还是义正辞严地截杀了所有送进训练室的杯面。

晚上我一个人缩在电脑椅里看着纪录片,吸溜着杯面,想起平常这个时候叶修都是坐在我旁边,看着我那些屯粮,问我:“吃你一个杯面可以吗?”

想到这里,头顶突然一重,有谁宽大的手掌按在我头顶,淡淡的烟嗓说:“帮我泡个杯面,别被老板娘发现了啊。”

于是我就怀着迷之紧张去烧开水泡面,沸水咕咚咕咚的声音里我问叶修:“你不怕被看到啊?”

“夜里人少,没事。”叶修说。

我点点头,把味噌汤的杯面递给叶修,我跟他说过这个口味挺好吃的。

他背对着网吧门口坐在电脑椅上吃泡面,夏天了,叶修穿上短袖衫牛仔裤,身形变得更加瘦削,头发有些长了。

我听陈果说起过斗神的事情,旁人要么义愤填膺要么落井下石,只有叶修一个人巍然不动,任由别人在他旁边跳脚,手舞足蹈,大喊大叫。这世间都是有颜色的油画,叶修是油画上突兀的一个素描,灰黑的,沉淀在画纸上。

泡面啊,本来就是深夜里孤独者苍凉的盛宴。

“看着我干什么?”叶修问。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挺高处不胜寒的。”

叶修愣了半饷,泡面像胡子一样挂在嘴上,他吃了一口面:“那是。”

我吃完了杯面扔掉包装,然后去扔掉包装倒了杯水,跟叶修说:“擦擦嘴,喝口水,毁尸灭迹。”

叶修点头:“有道理。”

说完陈果就下来了,我和叶修瞬间完成一个眼神交换,他光速擦嘴喝水,我一伸手把他的泡面杯抱过来,捏着叉子在泡面里捞,捞上来寥寥几根面条。

叶哥您吃得真快。

陈果狐疑地看了我们一眼:“你俩干嘛呢?”

我作吃面群众懵逼状。

“你不是说要弄个官网公众号什么的吗?丫头上过新媒体的课,我问问她。”叶修瞎话张嘴就来,神他妈他居然还记得我上过新媒体课。

“对哦!”陈果醍醐灌顶,“好主意!你赶紧的把面吃了我们商量商量,叶修你回去睡觉去明天还训练呢,去去去。”

我心虚地点点头,脑抽了把叉子上零落的面条塞进嘴里就跟着陈果跑掉了。完了才反应过来,这是叶修用过的叉子。

完犊子,心猿意马,小鹿乱撞。

后来挑战赛当然是打赢了,陈果欢天喜地地跟我说了奖金,把我惊了个呆。

然后我的手机开始震动,疯狂震动,震得像是快要爆炸了。我拿了一看,叶修正不停地给我发着红包,一个两百块,不停地发跟卡出bug一样,那手速飙得飞起。

“我靠叶哥你干嘛?”

我跑去找他,他正好两百个红包全部发完,于是把手机还给苏沐橙,淡定地说:“报答。”

“可是——”

“还有工资。”

“诶?”

“丫头,你学文的吧?”叶修问。

“是啊。”

“行,那以后帮我干活,我们战队的官网消息,公众号推文,总之要动笔头的都交给你。那群大老爷们儿干这个我不放心,听见没?”

我傻愣愣地点头。

“成,那就这样了。”叶修说着往嘴里叼了根烟,见我在就没点,说话的时候嘴里的香烟一抖一抖的,好像随时都会掉下来:“别太辛苦了,我知道你不容易。”

我捏着手机,刚想去点那个红包的手指头僵住了。

叶修伸手放在我头顶揉了揉。

“我以前也是白手起家。”

“你现在也是啊。”

“没事。”叶修说,“会过去的,别委屈自己,跟我混得拽点儿。”

我就笑了:“这哪儿是跟你混?卖身都还不起了。”

“瞎说,什么卖身?明媒正娶。”

我呆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