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时,屋门被“吱呀。”一声推开来了。

走了进来的是叶栩霜在未进晋亲王府前的贴身大丫鬟,秋离。

“你来了呀。”叶栩霜见到是她,有些高兴。

其实叶栩霜最得力的助手应该是秋离,但是她来了这晋亲王府后,反而没有把秋离放在自己身边,就是担心秋离因为在自己身边而被其他人盯得太紧,她需要最忠心秋离为自己和叶家传递消息,或是打探外面的消息。

秋离走到叶栩霜福了身,“小姐,奴婢来了。小姐可是头又不痛快了?让奴婢给您揉揉。”

“嗯。”

叶栩霜也不在意秋离称呼她的不是‘王妃’,其实她反而觉得,在秋离的眼中,只有她才是主子。

秋离走到叶栩霜的身边,轻轻地帮叶栩霜按摩着太阳穴。同时用很轻缓的声音说道:

“小姐,我将小姐给我的信纸交给大爷了,大爷说他也不清楚这个东西应该怎么解释。不过他让小姐别担心,他这就去调查。有了结果,就会传消息给小姐。”

秋离口中的大爷是叶家大爷,也是叶栩霜的同胞哥哥。

“嗯。”叶栩霜小声的应了,“秋离,有你在,本宫才觉得,在这王府里的日子能过得比较安心。”

“小姐哪里的话。”得了叶栩霜夸奖的秋离心里甜滋滋的,“能伺候小姐是秋离最幸运的事。”

“就你嘴甜。”听着秋离的话,叶栩霜因为亦辰做得蠢事而生气的心情,顿时愉快起来。

凝香阁里一派其乐融融的氛围,而前院里则阴云密布。

在宋湛诚身边服侍的人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自家王爷的心情如此低沉了,以往王爷这样子的时候,都是布云姑娘在王爷身边伺候着,但是这次布云姑娘却待在自己的房间里不动,让他们伺候着。

而他们也捉摸不透宋湛诚会不会把他的怒火牵扯到自己身上,于是做起事来都小心翼翼的,生怕惹到了王爷不高兴。

宋湛诚此时的心情糟糕透了,他没想到程婧菀这一次闹了很久的脾气,如今除了按日子出府采买之后会来向他禀报府外的事情,其余时候程婧菀都不会再来到他这里。

“布云呢?”宋湛诚问今天为他送来药的佛山。

本来想着悄悄的给宋湛诚送上药就离开的佛山被宋湛诚一问,顿时惊了一下,差点就要放开手中的托盘。

“回王爷,布云姑娘在她自己的房间呢。”佛山战战兢兢地回答道。

听了他的回答,宋湛诚便思考了一会儿,想着用什么办法才能让程婧菀到他这里来。

“告诉布云,本王要沐浴。”

如今,其他人熬的药只是维持他脸上的脓疮不过于严重,若想要沐浴,必须要由程婧菀熬制解药,他服用后沐浴完,再吃下程婧菀制作的药才行。

这个过程必须程婧菀亲自来才行。

这样她总会过来了吧,宋湛诚想到。

佛山得了令,立刻去了程婧菀的房间,没想到被程婧菀一口回绝了——

“太医说王爷不得勤沐浴,今儿廿九,王爷廿六才沐浴的,还请佛山大哥代为转达给王爷。”

听了程婧菀的话,佛山的额头上都开始冒出细汗了,但是程婧菀不肯去,他也是没有办法,只得带着这句话又到了宋湛诚的屋子里。

“回王爷,布云姑娘说,太医说您不能沐浴得太勤,您上次沐浴是廿六,而今个儿才廿九,布云姑娘为了王爷考虑,所以说不能来帮王爷沐浴了。”

说这话时,佛山战战兢兢,尤其是在看到宋湛诚听到他说说的话时,脸色都变了,更是害怕宋湛诚因为这些话迁怒到自己。

没想到自己会被拒绝的宋湛诚顿时脸都黑了,但又怪不得佛山,于是他只能吩咐道:“你下去吧。”

佛山听了这话,如释重负般的逃了出去。

而宋湛诚则想着,可能这种方法对于程婧菀这种大家闺秀这种方法并不是很管用,还得多换几个方法可能才有用。

于是,接下来就有了前院里每天都有人用各种理由去程婧菀的房里请“布云姑娘”前去照顾王爷。

下人甲:“布云姑娘,王爷觉得自己不舒服,请姑娘前去看看。”

程婧菀:“王爷不舒服你还不赶紧去王妃那里拿牌子进宫请太医,来我这里做什么!”

下人甲完败!

下人乙:“布云姑娘,王爷说想吃姑娘做的桃花藕。”

程婧菀:“哦,那不是我做的,朱雀东街的那家挂着红牌子的店里就有的卖。”

下人乙完败!

丫鬟丙:“布云姐姐,王爷、王爷今天心情不好使唤我一天了,每次你去了王爷心情就会好很多,你快去看看吧。”

程婧菀:“慎言慎言,王爷不高兴应当去请王妃来才是对的,而不是我这个丫鬟。”

丫鬟丙完败!

对于这几天每日都要来自己房间请自己去看宋湛诚的人,程婧菀极为无奈。

尤其是理由从最开始的王爷的命令请布云姑娘前去王爷的房间,到后来的受不了王爷的脾气求布云前去伺候王爷。

整个过程弄的程婧菀哭笑不得。

这还是自己在战场上遇见的那个骑着马威武的王爷么?

是不是被人偷偷换了啊?

程婧菀如是想。

这样一来,程婧菀早就忘了自己为什么生宋湛诚的闷气了,反而很期待每天宋湛诚派人来请自己,看看他今天又想要用了什么样的理由来让自己去见他。

宋湛诚也是一样,一开始还恼怒怎么样程婧菀都不肯来看自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觉得这样子很有趣,每一天他都好奇自己的理由会被程婧菀用什么样的话来回绝。

就这样,一种不一样的情绪在两个人之间满满酝酿着。

而在凝香阁里。

经过叶家大爷这几天的多方打听,叶家大爷终于得知了那信纸上所写内容其中的门道来。

知道自家妹子等的急,得了解密方法之后就迅速让秋离去给叶栩霜报信儿。

秋离乘着夜色,来到叶栩霜的房里,将从叶家大爷那里得到的向叶栩霜禀报。

“大爷说,解这密语需要一本密语书,这其中的地支代表第几张纸,’晨’与‘夜’字应当代表着那张纸的正反面,而最后的数字则是这一面上的第多少个字。将找出的字按照顺序排列,便能得到密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