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建国显得有些急切,“娘,玉兰做错了任何事你来找我算账,不该打她,我答应过我岳父要好好的对待玉兰,不让她受任何的委屈。”

杨玉兰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赵母,赵母冷哼一声,“她,她把家里的几只正下着蛋的老母鸡给喂死了,你说我不打她打谁?”

听到这句话杨玉兰终于是松了一口气,赵建国信以为真,“不过就是死了几只鸡,等我回到工地我再给你多寄点钱不就好了。”

赵母阴沉着脸色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西屋,“建国,你爸叫你过去,有事和你商量。”赵建国不放心的回头看了一眼杨玉兰,然后才转身离开。

等到西屋的门关上之后,赵母的脸色恢复到了之前的阴沉,“杨玉兰你不要以为我是在帮你,我是怕我儿子知道后肯定会去找那个混小子拼命,这件事绝对不能让他知道,听到没有?”

她冲着赵母用力的点了点头,这时赵建国已经回了东屋,见到自己的媳妇没什么事悬在心口的石头这才放了下来。

赵母显然有些不乐意,“怎么?娶了媳妇就忘了娘了?你别忘了你这媳妇还是你爹娘拼了老命赚钱给你娶回来的。”说完便气哼哼的回了西屋。

当天夜里赵建国拿出跌打酒开始给杨玉兰揉着淤青的地方,她疼的龇牙咧嘴的,看的赵建国一阵心疼。

第二天一大早晨赵建国正在干农活的时候突然就见到栅栏外面有个人影在那晃悠,他仔细一瞧竟是许久不见的许柔。

许柔见他看到了自己急忙挥了挥手,“建国哥,我听村里人说你从工地回来了,我这吃完早饭就过来看,还真是。”

因为是在同一个村住着,他对许柔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印象,“哦,是许家妹子,快过来进屋坐吧。”

许柔的脸上闪过一抹尴尬,“不了,我今个有事要去邻村一趟,那啥建国哥你要是不忙的话,晌午的时候我约你说点事情呗。”

赵建国也没做他想就点了点头,这一切都被杨玉兰看在眼里,她走过去瞪了赵建国一眼,赵建国不知道她生的是哪门子气,正在那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才刚走开一会你就在这里和别的女人聊的热火朝天的,咋的?你还想再娶个媳妇回家呀?”此时的杨玉兰显然已经成了一个小醋缸。

赵建国那原本刚毅的面庞此刻露出了宠溺的笑意,“好了,我不就和她说了那么几句话么,你这个醋坛子还打翻了。”

她见他还依然笑的一脸开怀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她伸手拧了一把赵建国胳膊上的肉,他却并没有因此生气,而是一把抱过杨玉兰在怀里轻轻的拍了拍,“玉兰你放心,这辈子我只认准你这个媳妇,任何人在我眼里都比不上你。”

她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到了晌午时分赵建国如约来到了许家,刚进门就见到许氏一脸热情的拉着赵建国进屋,见到许柔正穿的一身新做的粉色西装,和一条白色的西路,头发是新做的卷发。

“建国哥你来了,赶紧坐,我去给你拿吃的。”正当她转身离开的时候赵建国一把拉住她,“许家妹子你不用这么客气,咱们都是乡里乡亲的,有啥事你就直说好了,我赵建国能帮上的一定帮你。”

许柔这才脸色微红的挨着赵建国坐了下来,她正在斟酌着这句话该如何开口,可是如果不说恐怕就没有机会了,“那啥,建国哥,你对我的印象咋样?”

赵建国如实回答,“还行,你勤劳能干,是个知书达理的姑娘。”

许柔的脸此刻已经羞得通红,赵建国的话无疑是给她增加了信心,“那既然如此,你觉得我和玉兰比呢?”

他突然就乐了,“那怎么能比呢?玉兰是我媳妇,你是我妹子,这根本没法比。”

许柔显得有些着急,她急需想要知道她在赵建国内心的位置,这样更加有利于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那如果一定要比呢?假如她不是你媳妇,那么我们两个人你更喜欢谁一些?”终于问出这句话,她顿时心跳加速,表情凝重的等着他的回答。

赵建国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许柔,“妹子你叫我来就是为了问这几句话么?”

许柔立即摆摆手,她笑着坐到了赵建国的身边,“是这样的建国哥,其实妹子心里一直都是惦念着你的,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你去当兵的那天我还偷偷的跑去村头送你,本来我想将这个心思埋在心底,可自从我见到你和玉兰在一起甜甜蜜蜜的我心里就难受的紧。”

赵建国被许柔吓了一跳,许柔往他这边靠,他急忙躲开,“许家妹子,我只是把你当成妹子而已,我不知道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可我既然已经有了玉兰别人就是再好我也不会多看一眼的。”

此时站在门外的杨玉兰嘴角渐渐勾起,她知道只要是他说的他就一定会做到。

此时许柔听到了这样的答案心有不甘,她想要去抱赵建国的胳膊,“建国哥,你难道一点也感受不到我的心意么?”

还未等赵建国回话就听门外响起杨玉兰的声音,“许柔原本我还念着我们之前的情份不和你计较,可你坐的太过分了,竟然将手伸到我丈夫身上?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此撕破脸皮,以后井水不犯河水吧!”

“玉,玉兰你怎么来了?我明明……”许柔因为心虚不敢抬头去看杨玉兰。

杨玉兰冷哼一声,“我要是不来恐怕都看不到这样的好戏呢,我的好朋友竟然在惦记她朋友的丈夫。”

饶是许柔脸皮再厚也经受不住这样的羞辱,捂着脸转身跑出去了,许氏担心许柔便也跟了出去。

回去的路上杨玉兰一直在前头快步的走,赵建国知道她是生气了,“玉兰,你看我不是拒绝了她了吗,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我赵建国愿意冲着国旗发誓,我这辈子只认准你这个媳妇了,别人就是再好也不是你。”

看着他笨嘴拙腮的哄她开心,她心里其实早就不生气了,只听“噗嗤”一声,“好吧,鉴于你刚刚表现的还不错,我晚上给你奖励。”最后一句话是杨玉兰贴着赵建国的耳边说的,说完还在他的脸颊上落下一吻。

最终纸包不住火,这件事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村子,村里的老老少少都在议论这件事,许柔更是不敢出屋,生怕别人的吐沫星子把她淹死。

于是她之前在村子里维持的乖巧懂事的形象便彻底崩塌,这件事也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因为上次的事许柔终于是消停了一段时间,因为农忙的季节已经结束了,所以大家也都闲赋在家,杨玉兰早晨早早地起床做饭。

赵建国早已经起来正在院子里劈柴,看着越来越暖和的天气,杨玉兰觉得总是这么待着不是办法,不然家里欠的那些外债没时候能够换的清。

她知道她要是和赵建国说了这事,他铁定第一个不同意,于是在早饭桌上杨玉兰将这个想法和大家说了,赵建国果然第一个不同意,“不行,家里的钱有我来赚,你就安安心心踏踏实实的在家待着就成。”

赵母想了想说:“我也赞成玉兰的想法,第一咱们家本就欠了一屁股外债,光靠你那点收入肯定是不行的,咱们不能一大家子人在写干吃干嚼的。”

赵建国还想说什么被赵母一个眼神制止住,随后她看向杨玉兰,“玉兰你说说到底咋干,建国这边有娘替你做主。”

杨玉兰想了想说:“我是这样想的,这眼看着就要开春了,到时候草长起来的时候我就去山上挖药材,然后拿到镇上的药店去卖,一来呢贴补家用,二来也能多攒一些钱好尽早的还上家里的外债。”

赵建国一听杨玉兰要去山上采药更是不放心的说道,“不行,我坚决不同意,你知道山上的毒虫猛兽有多少么?那些大老爷们都不敢上山,你一个女人家家的去山上采药,要是有个万一找人救你都来不及。”

其实这些在她准备上山采药之前她就已经想好了,她也专门的研究过这些,一些毒蛇之类的怕刺激性气味的东西,例如;雄黄,烟草,硫磺,酒精。还有蛇也非常怕火,届时她再带一盒火柴之类的也就万无一失了。

可是赵建国哪里听她的解释,她求助的看了一眼赵母,赵母想了想说:“这样,我和玉兰一起去山上,这样也有一个照应,你爹就留下来照看着家里,好了就这么决定了。”

赵母向来都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赵建国也拿她没有办法,但他脸上那隐隐的担忧还是让杨玉兰内心一暖,随即安慰他道,“建国,我知道你担心我,你不在我身边我会好好的照顾自己的。”

没有办法最后赵建国只好勉强同意,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吃了一顿午饭。

此时的许柔可就没有这样的好心情了,一边是村里传的越来越不堪入耳的流言,一边是叶明宇催着她让她把杨玉兰约出来,否则就退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