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轻翎泪眼朦胧,穿着墨绿色的吊带长裙,眼眶浮肿通红,本来就小的下巴愈发尖了起来,模样憔悴,头发凌乱蓬松地垂至肩后,饶是如此,她还是强行挤出一个笑,看向面前眉眼隐有不耐的男人。

“……阿豫,可以不离婚吗?”

声音沙哑,一听就明白是哭了许久的缘故。

可惜郑闻豫不为所动,不同于她的狼狈,西装革履地坐在对面,手指轻敲摆在桌面上的文件:“喻小姐,你应该知道我们结婚是出于协议,如今三年已满,顺利应当也可以离婚了。”

“可是……”喻轻翎不死心地继续追问,“你对我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吗?”

郑闻豫闻言眉头一皱:“没有。”

“从始至终,我和你只是合作关系,我帮你救喻家,你帮我应付郑家,各取所需。”

“放心,喻小姐,我不会亏待你的,离婚后你可以得到我名下一半财产,这笔钱足够你今后衣食无忧。”

“阿豫……”喻轻翎眼眶顿时一红,可惜郑闻豫已经失去了耐心,站起身,将文件往她面前一推。

“喻小家,你是聪明人,我不希望因为我们撕破脸皮而对喻家不利。”

言语之间尽是威胁。

喻轻翎的泪终于落下来,她有些凄惨地露出一个苦笑,抓过一旁的笔,唰唰唰地签上自己的大名。

“阿豫,你知道我并不是真心签字的,是因为……”

剩下那句话还是没有说完,因为郑闻豫已经非常不耐了,修长的手指一扯领带,毫不留情地打断她剩下的话:“喻小姐,字已经签了,我希望在我晚上回来之前,能看见你搬出这栋房子。至于你还有什么想说的,请跟我的律师交谈。”

“阿豫……”喻轻翎猛的站起身,狼狈地想拽住已经转身离去的男人,却被一旁的律师拦住了,彬彬有礼又格外疏离地对她说:“喻小姐,止步。”

郑闻豫终于消失在了门后面。

门外,传来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

他走了。

律师无不怜悯地看了一眼喻轻翎,正想说些什么安慰一下这个狼狈至极的女人,她却突然站起身,退开几步。

只一眼,律师愣住了。

说不出是哪里的转变,只觉得刚才那个苦苦哀求郑闻豫别走的狼狈女人不是她一样,此时的喻轻翎微微站直身体,眼底带着点轻蔑,手指轻轻一抹脸上的泪,无端带了点妩媚。

看的律师心一惊。

“不好意思,”她继而慢悠悠地说,“能麻烦你回避一下吗?我需要收拾一下东西。”

律师怔住了,反应慢半拍终于回过神:“啊……好的。”

他即将出门的时候,喻轻翎又叫住了她。

她眼眶还微微有着发红,却难掩她身上闪着的那道光,像是破茧重生的蝶,带着矜持的骄傲:“麻烦你告诉郑闻豫,条件我很满意,不必再改了。”

律师终于出去了。

在他出去之后,喻轻翎才松了口气,紧绷的身子终于放松下来,新鲜的空气大股涌入胸膛,让她忍不住露出一个笑。

演戏三年,终于到了落幕的时候了。

三年来一直扮演一个喜欢郑闻豫的人,无时无刻不在演戏,甚至于在落笔的前一秒,她还要扮演一个被抛弃的可怜女人。

喻轻翎啧了一声,想着郑闻豫走时眼中的厌恶与不耐,还有那副迫不及待让她赶快搬离的模样。

以为她多想留下吗?

要不是钱还满意的话。

想到这里喻轻翎终于露出一个笑,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石英钟,估算着时间,在郑闻豫回来之前,她还可以去泡个澡,化个妆,然后拧着她轻飘飘的行李箱,拥抱未来的大好生活!

属于富婆的生活!

喻轻翎嘴角忍不住溢出一个傻笑,东西已经被仆人收拾好了,所以她先去浴室泡了个三年来最舒坦的澡,期间还不忘给她最好的朋友顾绵绵发了个短信,庆祝离婚的同时还约上了晚上的prty。

那边的消息回的很快:我去!!!翎翎你终于远离渣男了!!!得好好庆祝一下,我现在就去给你找十个身强力壮的小猛鸭,任君挑选!!!

从那一排排的感叹号中,喻轻翎感受到了好友的欢乐。

她忍不住回:二十个。

顾绵绵:好!二十个就二十个!

泡好澡之后,喻轻翎看着镜子里已经换了副面孔的自己,和刚才憔悴的样子盼若两人,简直没有浪费这么多个晚上在脸上练习怎么化更虚弱的妆。

至于下巴变尖……

想着每天不吃晚饭的痛苦,喻轻翎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为了演好这出戏,她可以算是最敬业的演员了,就是不知道郑闻豫如果知道她背后这么努力,离婚的财产分割能不能再多给一点……

喻轻翎有些可惜地想着。

门外被敲响,喻轻翎涂上了艳丽的口红,确保镜子里的自己依旧光彩夺目后,才翩翩然去开了房门,门外是张婶通红的眼,看见她时却一怔。

记忆里的夫人……好像从来没有化过妆。

像是脱胎换骨般,从来没有见过她这幅好看的样子。

“夫人……”张妈哽咽道,“你真的要走吗?”

喻轻翎轻轻一笑,这三年来在这栋房子里居住很少看到郑闻豫回来,反而是她和家里的仆人建立了深厚的感情,特别是张妈,对她就像亲生女儿一般好,如今舍不得,也是正常的。

她也算见证了喻轻翎的真心,以及不断被抛弃的过程,也曾劝过喻轻翎不如离婚放弃郑闻豫,所以当她眼眶通红站在喻轻翎面前,她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重话的。

“张妈,别为我担心,你不是一直都希望我和郑闻豫离婚吗?”喻轻翎轻轻拥抱了她一下,“而且我离开了,咱们又不是不会见面,如果你想我了,就给我打电话。”

张妈还是依依不舍的:“小翎,你说……先生要是看见你这幅样子,怎么会不对你动心……”

动心?

算了吧,哪个女人能被郑闻豫看上,可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好了,张妈,往事不回头!”喻轻翎轻拍作安慰,接过她手中的行李箱,正色道,“以后先生就靠你照顾了,别担心我,等我安定下来,一定接你过去我那里住两天!”

“现在,我先走了!”喻轻翎豪气万分地一提行李箱,掏出兜里的钥匙放在一旁,最后毅然决然地冲张妈挥了挥手,上了一辆出租车。

张妈在背后泪眼涟涟看着她,莫名其妙地,突然觉得夫人走的……不是一般的欢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