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喻轻翎三番两头的上热搜,有不少网友给喻轻翎赐了一个热搜女王的称号。

她拍的第二部剧也因为这样未播先火。

才刚刚进入娱乐圈没几天,喻轻翎的话题量就已经超过了不少小明星,这在A市还真是史无前例的第一人。

“有大明星做朋友就是好啊,感觉自己身上也开始闪闪发光了呢!”顾绵绵敷着面膜,和喻轻翎一起躺在床上。

“你就别在这里打趣我了,我现在很累的到头就能睡,真不知道当明星有什么好的!”

“得了便宜还卖乖,你看看你的这些粉丝,我看了都羡慕…咦?这是谁?”

顾绵绵翻着手机突然看到了很多彩虹屁中有那么一条并不美好的留言。

“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偶像?看看吧,这才几天就已经有三个绯闻男友了,婊子都没有她这么不要脸的!!”评论后面还带着一张照片,照片拍得极其模糊,道依稀能够看出是郑闻豫。

但郑闻豫很少出席活动,网上也并没有他的照片照片,所以网友们就把他当成了喻轻翎的第三个男朋友。

“睁眼说瞎话,这是网络喷子实在是太可怕了!”顾绵绵恶寒。

一连几天,郑闻豫都会准时地提着周若绯做的粥来到剧组,一开始还会有人震惊A市神一样的人物出现在这里,到后来大多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喻轻翎,你给我出来!”正在喝汤的喻轻翎忽然听到有人叫自己,抬头一看,没想到居然是席北。

“喻轻翎,你可真是让我好找啊!”喻轻翎皱眉。

只见席北忽然站在剧组中央大喊到,“各位你们都来看看,看看你们心目中所谓颜值与演技并驾齐驱的这位女演员。

她肆无忌惮的玩弄别人的感情,离婚又结婚,甚至还怀了她前夫的孩子。教唆网络上的人对我进行网络暴力,这就是你们所谓的正能量吗?”

“你说什么呢!”喻轻翎连忙扯住他的手,想让他闭嘴。

“怎么,难道我说错了?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不要脸,你和那些在大街上卖骚的臭婊子有什么区别?”

“啪!”就在席北准备继续慷慨激昂的发表自己的言论,是一个保温桶直接砸上了他的后脑勺,里面滚烫的浓汤全部浇到了他的脸上。

“啊啊啊!”席北痛苦地喊了出来。

只见郑闻豫一脸淡然地站在门口,好像刚刚那个桶不是他扔的一样。

在场所有的人都落在了原地,没有一个人敢上去帮席北。

除了喻轻翎。

喻轻翎见状,连忙将放在旁边用来灭火的水泼到了席北的身上。

这下席北更疼苦了,脸上就像有千万只蚂蚁在撕咬一般疼痛。

“喻轻翎,你个臭婊子,你对我做了什么?”席北勉强睁开一只眼睛,如同一只瞎了眼的怪物一样到处乱抓。

喻轻翎被她他浓汤下通红的脸吓了一跳,慌忙躲到郑闻豫身后,害怕的抓着他的衣脚,嘴里还在念念有词。

“我的妈呀,吓死我了!”

郑闻豫有些迟疑地看着身后的喻轻翎,第一次体会到身后这个女人的娇小。

“喻轻翎你在哪!”席北还在剧组中央到处乱转着,光听声音就已经足够可怖。

“叫救护车!”郑闻豫朝身后的人说了一句,抬腿便冲了上去。

半个小时后,席北被救护车送进了重症监护室。

“我靠!郑闻豫,你打我还不够,怎么闹到人家剧组里去了?”关南听到这个消息立刻赶到医院,一见到郑闻豫,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质问,喻轻翎想要解释,却发现关南不知为何脸上居然也带着伤。

“嫂子,你放心,这个人我一定会带回去严加管教的。”关南信誓旦旦的保证。

顾绵绵在旁边白了她一眼,就像母鸡捉小鸡提着他的后衣领就将他带了出去。

喻轻翎轻笑,这两个人不愧是欢喜冤家,cp感十足呢。

不过喻轻翎的注意力很快就转移到了郑闻豫的身上,她看着郑闻豫因为攻击手关节上受的伤,有些心疼的问道。

“你是不是傻,想他那种人你根本就不用理他。”

郑闻豫并未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喻轻翎。黝黑的眼眸里别有深意。喻轻翎也是第一次发现他的眼睛居然这么好看,就像是隐含着一片汪洋大海,深不可测。

“我去给你拿点药吧!”喻轻翎被他看的心里有一处隐隐在动,连忙抽回眼神想要离开,没想到郑闻豫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将她带回回,然后一个吻便落在了喻轻翎的唇上。

这个吻缠绵而又有力,触碰处被他带起的丝丝情欲,都是喻轻翎在过去三年里从未体会过的。

她轻轻的想要推开郑闻豫,反而被抱的更紧。

“这是医院!”喻轻翎趁着空隙说道。

“无所谓!”郑闻豫声音低沉,温热的气息扑洒在喻轻翎的脸上。

转角处楼道里传来脚步声。喻轻翎一着急狠推了他一把。

“嘶!”人是被推开了,好不容易处理好的伤口估计也裂开了。

席北在医院了躺了两天才有醒过来的迹象。

而他意识清醒后说的第一句话是,“给我手机!”

他的电话没有打给别人,打给的正是喻蒽。

喻蒽匆忙来到医院,看到的是像木乃伊一样躺在床上的席北,免不了一脸的震惊。

“患者两根肋骨折断,鼻梁受伤,而且还有一小部分面积的烫伤。”医生一边翻着病历一边说道。

“怎么会这样?”喻蒽捂着嘴,不可思议的后退,尤其是被包裹严实的席北看到自己后,发出了“呜呜”的声音,听的喻蒽心惊胆战。

她一个大家闺秀从没有见过这样吓人的场面,即使这个人是自己曾经的最爱,她也有点难以接受。

席北如今不能说话,用唯一几个可以动的手指,在手机上写下。

“郑闻豫!起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