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内,一个男人左拥右抱,眼神无意中看到了坐在吧台前的两个人,顿时来了兴趣。

“呦,这不是嫂子吗,今天晚上怎么有兴趣来酒吧坐坐,还把朋友带来了。”关南嬉皮笑脸的不知从何处凑了过来。

喻轻翎吓了一跳,连忙四处张望,担心郑闻豫也在这里。

顾绵绵对关南并没有什么好感,尤其是得知喻轻翎怀孕以后对郑闻豫身边所有的人都抱有敌意。

“嫂子你找什么呢?闻豫不在这里你放心玩儿就是了,我不会告诉他的。”关南故意如此。

喻轻翎白了他一眼,有些虚心道,“谁说我找他了。绵绵我们走!”

“这么着急啊,刚来就走…”

“跟你有关系吗?收起你那操着的心,玩你的女人去吧!”顾绵绵没好气的说道。

“女孩子还是脾气不要这么暴为好,不然会变丑的!”关南笑的极其肆意,一点都没有从他身上看出一点富家公子的气质。

顾绵绵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拉着喻轻翎便离开了酒吧。

关南看着顾绵绵的背影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转而继续混迹在酒吧各处,调侃各类美女。

一走出酒吧喻轻翎便贪婪地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

“你现在住在哪里,还住在酒店里吗?”顾绵绵关切的问道,喻轻翎点头。

“要不然你还是去我那里住吧,你现在也是一个准妈妈,既然已经决定接受这个生命,那也总得有个人照顾你,不然我可不放心。”

“没关系的,我不都已经这样挺过来三个月了吗?”喻轻翎觉得顾绵绵有些小题大做。

“你也好意思说,怀孕三个月了才发现,我真替你这个宝宝的未来感到担忧,有你这么个粗心大意的妈妈!”顾绵绵狠狠的戳了一下她的脑袋。

喻轻翎委屈的捂着额头,大眼睛一闪一闪的,看上去格外好看。

“就这么说定了,刚好最近我也没什么可忙的事情,明天我就跟你一起去剧组,你之前不是说剧组有个女的总是欺负你吗?我明天就过去好好教训教训他们!”

说着,顾绵绵还举起小拳头,喻轻翎顿时感到欣慰。有她这个坚强的后盾似乎未来的日子都没有想象的那么灰暗了。

顾绵绵言出必行,第二日果然陪着喻轻翎一起去了剧组,剧组里还是一样的忙碌,江博弈也依旧没有露脸。

和替身对戏的时候喻轻翎总是无意识的想起江博弈。

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经过那次的一闹,他会不会已经开始厌恶自己觉得自己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好,我们开始下一场,下一场戏喻轻翎你要注意一下,在水里一定要尽量保持动作的放松,不然到时候拍出来会很假!”魏导演在旁边提醒,喻轻翎点头。

顾绵绵着急的将她拉到一边,“怎么还有水戏呢?”

“剧情需要,你也不需要那么敏感,而且我相信我一定是一个很坚强的孕妇!”喻轻翎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肚子,丝毫不担心水戏会给自己带来危险。

顾绵绵皱眉,再也没有办法,只好一直在旁边抱着浴巾等着。

顾绵绵颜值颇高,即使是在明星扎堆出现的剧组里也十分抢眼。

剧组里那些本就看不惯喻轻翎的人看到顾绵绵在那边着急的等待不免又开始奚落了起来。

“还不是什么大牌就已经开开始摆起了架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当红小花在这里拍戏呢!”

“不就是说嘛,先是找了江博弈这样的好靠山,如今又在这里摆架子,像她这种人这辈子都不会红的。”

顾绵绵原本是知道喻轻翎在剧组里不受待见的,但也没想到自己只不过是在这里站了一会儿就凭空生出了一些流言蜚语。

暴脾气的她直接怼了回去,“你们大牌,你们倒是找个人在这里担心你们啊!没有能力就把嘴闭上,难怪只能演个配角,活该!”

“你怎么说话呢?”一个演员不服气地跳出来指责。

顾绵绵刚想怼回去就被片场休息的喻轻翎拉了回来。

“怎么这么忍不住气,才在这里站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开始骂人了!”

“你拍完戏了!”顾绵绵一看到喻轻翎连怼人都忘记了,直接将浴巾披在了喻轻翎的身上,然后又拿起一条干净的毛巾细细的擦拭她的头发。

“没有公主命到先有了公主病,一场水戏罢了,至于这样吗?”另一个演员,更加嚣张,一见到喻轻翎便宣泄自己的不满。

“你再说一句试试,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顾绵绵忍无可忍,冲上去就想给她一巴掌,

喻轻翎及时拦住了她,“流言止于智者,谁是谁非不需要我们在这里解释。你还是先回去吧,已经陪了我一上午了。”

“我还嫌一上午不够呢,看着你们剧组里的这些人就恶心!”顾绵绵怒瞪着那两位演员,精致的小脸越发可爱。

喻轻翎轻笑。

这时不知是谁扯了一把她肩上一直披着的浴巾,喻轻翎刚拍完水中的戏,脚滑,一个踉跄掉入水中,顾绵绵着急拉了她一把,没想到居然一起跌进跌了进去。

“呼”顾绵绵急忙从水中探出头来,到处寻找到喻轻翎。

“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喻轻翎勉勉强强地在水中站稳,“我没事儿…”

“有你的地方就有事端,你怎么还不离开这里啊?搞得整个剧组都乌烟瘴气的。”顾绵绵的关切还没得到落实,岸上便传来了一个声音。

一个女演员双手环胸,一脸戏谑的看着水中的喻轻翎,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可以随时被自己碾压死的蚂蚁一样卑怜。

周围的人也都,嘻嘻哈哈地笑出了声音,嘲笑喻轻翎的遭遇。

自从上次,沙包事件过后,喻轻翎又莫名其妙的遭遇了服装被墨水弄脏,剧本被扔到水里各种匪夷所思的事情,也认识了那个与张旭东关系匪浅的许瑶家。

“你有完没完!”喻轻翎一直淡漠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愤怒,她本就长相绝美,此时目光中带着狠厉,虽然站在水中,可她周身散发的气场却不输任何人。

许瑶家可不怕她,刚刚那一下可真是解气,虽然自己没有得到女一号的位置,但一定不能让她好过。

“女一号你说什么呢?你自己脚滑掉到水中,怎么还怪起我来了?现在可没有哪个机位能够证明是我陷害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