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接过后看了眼,唇角微微上扬,她特意将礼物的盒子做了点记号,现在没了。

所以这是已经换了吗?林慧贞,换了我的礼物,你可不要后悔啊。

宴会很快便开始。

慕奶奶在众人的祝福中吹灭了蜡烛后,开始了拆礼物的环节。

因为林暖和林慧贞送礼物比较靠前,所以很快就拆到了她们的。

林慧贞在林暖前面,在慕奶奶拆开包装后,林慧贞假心假意的张口惊讶道:“这怎么回事?暖暖,我的礼物不是这样的啊。”

林暖看着她的表演:“是吗?那是怎么回事?”

林慧贞亏欠道:“可能是因为我两的包装一样,我拿混了,对不起暖暖,都是我的错。”

“我不怪你,拿错了就拿错了,那就当这是你准备的吧。”林暖体贴的道。

林慧贞笑道:“那也只能这样了,暖暖谢谢你。”

话虽这么说,林慧贞的心里却是笑开了话,林暖准备的礼物多有心意,她是一清二楚的,现在成了她的,她肯定能成为全场的焦点,到时候跟慕家兄弟打好关系完全不成问题!

“这礼物是谁的?”

“是我。”林慧贞当即站了出来,她走上前:“奶奶,我送的礼物,希望你能喜欢。”

“喜欢?呵,你这礼物我可喜欢不起来!”慕奶奶很生气的道。

林慧贞呆了一下,这是怎么了?这跟她想象的不一样啊。

“奶奶,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林慧贞额头冒出冷汗。

慕奶奶直接将礼盒甩在地上,“能有什么误会?你还是别叫我奶奶了,我可担当不起!”

礼盒摔在地上,露出了里面装着的东西,竟然是一条抹布!

顿时,林慧贞成了全场的焦点,如她所愿的……

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慕奶奶以前做过佣人,不过在慕爷爷发达之后,这过往就被掩盖,知道的人也不会去谈论。

现在倒好,有人给慕奶奶送抹布,这不是上赶着去找晦气?也不怪慕奶奶会生这么大的气。

林慧贞整个人都懵了,这是怎么回事,她明明换了林暖的礼物,怎么会变成抹布?难不成这是林暖故意放进去的?就是要害她?

她回头看了一眼林暖,眼神淬着恶意。

再回头,她看向慕家兄弟,在注意到慕家兄弟眼中的不悦,她豁出去了。

“是她,这个礼物是她准备的,我和她的拿错了,不信你们看,我们礼物包装都一样。”

林暖被指出来,同样受到了众人的瞩目。

她可一点都不担心,她早就想到了林慧贞会鱼死网破,所以面对这种局面她早有准备。

所以她从容不迫的站了出来,她先是看向慕奶奶,真心实意的喊了一声。

慕奶奶因为这件事心情不好,连带着对林暖都没好脸色。

林暖也没在意,她相信自己能重新夺得慕奶奶的好感,所以她笑着看向林慧贞:“你真的确定?”

林慧贞一口咬定,“我确定!”

“好。”

“既然你确定,那这个礼物就是你送的?”慕景淮和林暖一起开口。

林暖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慕景淮却是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林暖黑人问号,这人想要干什么?

到底慕景淮是主人,所以她只能微笑看他表演。

慕景淮注意到林暖在看他,他站的更直了些,几近一米九的身高带着无尽的压力,“是不是?”

林慧贞看着慕景淮手上拿着的礼盒,点头:“是的,就是这个,这个才是我的。”

慕景淮继续问道:“那你说这里面是什么?”

林慧贞一时间有些骑虎难下,可是想到跟抹布比,还是自己的东西好,她说:“里面是我准备的一串佛珠,是我在庙里求的。”

庙里求的?这是好听的说法,不好听的就是路边买的低价工艺品。

一时间,一众宾客看向林慧贞的目光都带上了异样的色彩。

林慧贞都要尴尬死了。

而慕奶奶这个时候也凉凉的补刀:“你倒是费心了。”

林慧贞更是无地自容。

慕景淮听完林慧贞的话,又确定了一遍后,打开了礼盒:“这就是你所说的佛珠?”

“怎么会这样?”林慧贞看到礼盒里装的东西,惊呼道。

林暖闻言也看了过去,礼盒里装的竟然是一串项链!

林暖认得这项链,是一位名家的设计,而且这设计师正是慕奶奶最喜欢的!

林暖疑惑的看向了慕景淮。

慕景淮表面一本正经,心里却是已经在计时了,暖暖看他三分钟了!第一次看了这么久!

他很克制,所以只是看了一眼林暖,给了她一个你放心的眼神。

林暖是知道了,这个是慕景淮替她准备的,可是为什么他要帮她?

不等她多想,慕奶奶就已经伸手要看那串项链,她看完满心欢喜的对着林暖道:“你费心了,知道我老婆子就喜欢这串项链。”

林暖微笑:“慕奶奶,你喜欢就好。”

慕奶奶看了一眼慕景淮又看了一眼林暖,作为过来人的她哪里还能不懂?

没想到她最担心会结不了婚的大孙子,居然会心疼起女人来了,这她这个做奶奶的可得好好帮帮忙!

慕奶奶当即看向林慧贞:“你现在还有什么要说的?”

林慧贞整个人都不好,她感觉到所有人都在鄙夷的看着她,然而她却百口莫辩。

她无地自容,狠狠的瞪了一眼林暖,她捂脸要离开。

可动作太急,不小心撞到了椅子,直直的摔向慕景阳的方向。

慕景阳可是青眼所见林慧贞换礼物的举动,对她,可没有好印象。

他闪身躲开,都不愿意和她有身体的接触。

“啊!”

林慧贞摔了一个狗吃屎,模样难看。

人群中传来压抑不住的低笑,林慧贞感觉自己脸都在烧,她赶忙爬起来,捂着脸跑了。

此事告一段落,宴会继续。

林暖因着项链被慕奶奶留在身边,她看慕奶奶跟上辈子一样胃口不好,当即说自己会做一款开胃的粥,想要做出来给慕奶奶尝尝。

慕奶奶哪有不同意的道理?

她招来慕景淮:“景淮,快点带暖暖去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