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背着她回家,把她轻轻放在沙发上,蹲下身帮她脱鞋。

男人很生气,脱鞋时故意捏了下她的脚丫。

“疼。”

姜无忧缩回脚,警惕的看着他,两人对视了会,发现男人没有想对自己做什么。她把脚放到沙发上,看着脚跟处的红痕,吱了声。

看到她脚跟处的红痕,霍宸天才留意到她手臂上有几处破了皮,不是很深。应该是跟小混混纠缠时留下的,蓦地,霍宸天的眼神一黯。

姜无忧感觉到他的气场变化,双手抱住了膝盖。

霍宸天看她那么戒备,心很疼,拉起她进卧室。

吹了冷风,姜无忧已经醒酒不少。但是在酒吧被小混混纠缠时留下了阴影,下意识的认为男人拉着自己没好事,挣扎道:“你要干嘛,放开我。”

她用力的推他手,想把他的大手给甩开。

“别动。”

男人冷冷出声,警告意味很浓。

姜无忧愣了下,之后挣扎的更厉害,大喊道:“霍宸天,你想对我做什么?我刚逃出蛇窝,现在又进你这个虎穴吗?”

霍宸天没理她说的话,把她按坐在沙发上,转身从柜子里拿出医药箱,熟稔地帮她清理伤口,之后包扎上。

姜无忧被霍宸天这一番操作给弄懵了,她以为他要对自己做什么龌龊事。

霍宸天知道小女人此刻很愧疚,弹了下她的额头,收拾好东西放进医药箱。

“对不起,我以为你……”

忽然,男人弯腰凑近她,两人对视上。

姜无忧的眼睫毛在颤,嘴唇嗫嚅着,看上去就似在邀请他亲吻。

霍宸天知道再继续对视下去有可能会发生不可收拾的事,大脑命令着自己移开视线。可他的身体就似没接收到信号般,一下没移动。

“你以为什么?以为我会大发兽性把你怎么样?”霍宸天没缘由的怒火又飙了上来,上前撞了下她脑门,冷声道:“每次出事想到的人都是风佑,你跟他很熟啊?”

姜无忧摸着被撞痛的额头,深吸了口气。

看她那么娇弱,霍宸天担心撞坏了,瞄了眼她有些红的额头,发现没什么事,又冷声道:“你那么紧张他,为什么不让他帮你处理伤口。”

姜无忧偷偷看了他一眼:我也没让你帮我处理伤口啊。

不过这话,给她一万个胆子都不敢说出来的。她知道自己撒娇能把对方的怒气消散,主动伸手抱住他胳膊:“我没打电话给风佑,是警官打的。而且,我那时候醉的厉害,根本就没办法告诉警官联系谁来接我。”

“他是看了我的通话记录,打了最近联系的那个号码。昨天下班后,我跟你一直在一起,都不用打电话。”

“一直在一起”这话听着怎么那么顺耳。

霍宸天的怒火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被浇灭了,听她的解释,心情竟然舒爽了不少。

姜无忧说到这有些伤感,“你知道的,我跟风佑告白被拒绝了。明知道被拒绝了之后还联系他,我做不出这种厚脸皮的事。”

霍宸天嘲讽道:“我看你脸皮挺厚的啊,之前在国外被拒绝,不也一样做朋友吗?”

姜无忧瞪了他一眼:“仅仅是朋友。”

普通朋友关系?

男人看男人的眼神很准确,他留意过风佑看向姜无忧时露出的光芒,那是占有欲。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拒绝姜无忧的告白。

既然如此,戏就该他主导了。

姜无忧朝他翻了个白眼:“我被他拒绝那么多次,再死缠烂打,显得我多廉价。以后,仅此朋友关系,不会再有其他。”

霍宸天摸了下她的发丝。

许是他经常这样有意无意地抚她发丝,姜无忧没有反感也没有推开他,自然的像是两人认识很久,这样亲密的动作做过无数次般。

“既然你说的那么斩钉截铁,我且相信你吧!”霍宸天说的施舍一般。

他看姜无忧一张失恋脸,趁机说:“人家既然拒绝你那么多次,肯定是不喜欢你。你说的对,以后就当做普通朋友相处。”

这个问题,姜无忧今天想了一天。

现在听霍宸天这样说出来,还是有些伤心。

“既然他不喜欢你,那你以后就留点脸面对以后的感情。”霍宸天说的意有所指。

姜无忧有些反应过来,愣愣地看着他,之后嘟嚷了句“神经病”,就走出了他卧室。

躺在床上,姜无忧拉起被子蒙住了头,回想起刚刚在霍宸天卧室说的话。

她为什么要跟他说那些话?

他是她的谁啊?

他不开心,她竟然有些懊恼,主动解释清楚,这是什么操作?

他开不开心,跟她有关系吗?

霍宸天看她反应过来回了房,心情有些美妙,去厨房做了个简单的晚饭,上楼叫她:“姜无忧,出来吃东西。”

“我不饿!”

姜无忧下意识地不想看到他,蒙住头应了声。

霍宸天推门走了进去,掀开她的被子:“闹腾了大半晚,现在怎么可能不饿,给我起来。”

姜无忧瞪他:“你掀我的被子干嘛,我是女生。还有,你不能随便进我的卧室,出去。”

她说着伸手去推人。

霍宸天被她的行为气笑了,拽住她的手腕往外拖:“是,以后我会注意的。现在呢,你先乖乖的吃些东西。”

姜无忧被他拽到楼下,敷衍地吃了些,撂下碗筷准备上楼,被霍宸天喊住了:“请遵守我们的约定。”

他做饭,她洗碗。

她做饭,他洗碗。

姜无忧愤恨地瞪着他,“我心情不好,明天再洗。”

“我已经放了你一天带薪假让你平复心情,没想到你过的比之前还糟糕。干点活吧,有益身心健康。”霍宸天放下碗筷,起身敲了下她。

姜无忧磨牙看向他的背影。

被他这样胡搅蛮缠一番,她心底那些郁结竟然好了些。

这是什么治愈方法?

姜无忧一到公司,助理就喊住了她,“总监,公司举办的时装展览马上就要举行,你昨天去哪儿了?我们还有很多细节方面的事没有敲定,等着你定下来。”

姜无忧没有解释昨天为什么会请假,只是拿过助理手上的平板开始看了起来。

“需要您确定的地方我都勾了出来。”助理尽心尽职地说。

姜无忧轻轻点了下头,拿起平板进办公室。

霍宸天出来就看到姜无忧投入工作的认真状态,嘴角微不可见地勾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