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送给你的礼物,他们,都是造成这些事的一个因素。”穆凌峰也指着那三个人说,“早就在几天前,我已经派人陆陆续续查出了所有事情。”

“她,就是拍摄了你拉住赵逸然的照片的人,也是她把这件事报道给了媒体。而这个男人,就是那家报社的主编,在审核稿件后觉得这是能够非常吸引眼球的娱乐新闻,不管不顾的报道出来的人。而最后这一个,就不用我多说了吧。”穆凌峰的手一一指过这几个人。

庄妍问:“那你现在这样,是要我怎么做?”

穆凌峰云淡风轻的说:“他们生或者死,亦或是怎样死,都交给你来处置。你们最好还是求求庄妍,期盼她大发慈悲赏给你们一个不痛苦的死法吧。”

庄妍愣住了,她还没回过神来,就见那个地中海的报社主编跪着朝她爬来,苦苦哀求:“庄小姐,庄小姐,求你放过我吧。我真的只是看到了那篇报道带给我们报社的利益,却忽略了你的感受。而且,照片和事件都是那个女人提供的,我并不知道那不是事实啊!”他说着,用手指着身后的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身体缓缓的跌倒在地上,匍匐得像个低贱的蝼蚁。她肩膀颤抖着,说话的声音也几乎听不清她在说些什么:“庄妍,不不,庄小姐。我,我这都是受人指使的,这并不是出于我的本意。是夏未央,是夏未央一直想针对你。她找到我,说只要我肯偷偷拍一张你生气和她大吵起来的照片,在扭曲事实把脏水泼到你的身上,她就会给我一些钱。”她说着,眼泪刷刷的就落了下来,洗刷了她脏污的脸颊。

“后来,拍到赵逸然也是阴差阳错,但是夏未央很满意那张,就要我直接把照片发给了报社,还配上了那些荒谬的解说。”化妆师捂着脸抽泣着,“庄小姐,我知道错了,求你不要杀我,我真的知道错了。这一切都是夏未央指使的,不关我的事啊。”

庄妍脸色渐渐变了,变得难看起来。一直趴在地上的宁坚白动了动沾满了血污的手,似乎想表达什么,但是根本就说不出话来。或许是想求饶,或许是想说对不起,但是他的喉咙里只能发出嗬嗬的声响,却说不出一个字。

“他,他怎么了?”看着宁坚白的反应的庄妍,指着宁坚白问出了声。

“好像是失血过多吧。”立在一边看管着这三个人的打手不确定的说。

庄妍慌忙走上前,稍稍将宁坚白扶起了一点。只见他也是鼻青脸肿的模样,脸色惨白,嘴唇也是干裂到毫无血色。整个人被折磨得几乎没了个人形。

穆凌峰看到她惶恐的睁大了双眼,看到她走到宁坚白面前扶起了这个罪恶的男人,握着轮椅把手的手不自觉地紧了紧。力道之大,自己却没发现。

“你们,你们快救救他啊,都愣在这里做什么?”庄妍不敢乱动他,脱下了自己的小外套,垫在他的脑袋下,“他就快死了啊,能不能打一下急救电话?”

穆凌峰脸色渐渐变黑:“庄妍,你要救他?”说话声音冷漠,却带着不可置信。

“穆凌峰,这就是你要给我的礼物?我不要,我不要他们死,我根本就不可能让人死。”庄妍颤着声,和穆凌峰对视着说。

“可是这些人都该死,不是吗?如果不是他们,你怎么会成这样?”穆凌峰一字一句的说,“我知道你善良,所以那个报社主编和那个女人我都没把他们怎么样,只是交给你全权处理。但是,那个男人,他碰了你,所以必须死!”

穆凌峰一想到那天,他听到阿强说在轻风的事,说庄妍被人下药。还有庄妍一脸冷漠的表情,手腕上的淤青,他就怒不可遏。他的女人,从来就只有自己能折磨,别人碰都碰不得。

“穆凌峰,你好像忘了我是怎么被送去轻风的吧?”庄妍冷笑一声,却牵起她极其不愿意想起的事,“如果说,这件事里每一个有错的人都要接受惩罚,那你呢,作为那件事的罪魁祸首,作为亲手把我推进地狱里的人,你又该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穆凌峰的身子一僵,他没料到庄妍会这样说。是的,他的错,如果不是自己要将她送去那种地方,怎么会发生后来的这些事?所以,自己才是这件事的罪魁祸首么。

“穆凌峰,事情已经发生了,你这样做只会加深我的痛苦,根本就不能让我心里好受一点点。”庄妍看着脸色越来越难看的穆凌峰,不管不顾的控诉着他,“能不能让我好受点,放过他们所有人吧,他们已经受到了惩罚。而且,宁坚白当初只是作为一个消费者,他没有什么错,他,他现在就快死了啊!”

穆凌峰额上青筋暴起,吼道:“没什么错?敢动你就是他的错,他这一生最大的错!庄妍啊庄妍,你能不能收起你的那些虚伪的善良,我这里不需要。”

庄妍气得浑身发抖:“你,你无理取闹。”话一出口,忽然想起宁坚白还需要靠他才能得到救治,才放软了语气,“穆凌峰,我不想跟你吵架,我知道这样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但是,算我求你了,救救他吧。不管他有错没错,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而且我并没有什么损失,何必要他的命呢?”

趴在地上的宁坚白耳中断断续续的传进来了庄妍和穆凌峰的对话,他痛苦的皱着脸,想要说句话,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求我?你居然为了他来求我?”穆凌峰怒了,是得,庄妍说得的确是没有错。但是那又如何,宁坚白伤害了她,而且也是触碰到了他的底线。他原本以为,庄妍在那里顶多就是被吃点豆腐什么的。可是他错了,宁坚白这个混蛋竟然给他的小女人下药,还差点要把她给……

庄妍不知道穆凌峰心里想的是什么,但是听着这句话,大概是知道了穆凌峰很厌恶自己的所作所为。她走到穆凌峰身前,缓缓蹲下身子,轻声说:“主人,他已经受到了他该承受的惩罚了。你既然都把他们交给我处理,那就救他一次吧。就这一次,我真的很害怕,如果他死了,我会自责自己一辈子的。我知道我很不乖,每次都惹你生气,我以后一定乖乖的做一个女人,绝对会听你的话的。我也不会一直躲在房间里不出来了,我不会胡闹,不会一个人在没有你的允许下去别的地方了。你叫我做什么我都乖乖的听话,好不好?”

听了这席话,明知道庄妍是为了别的男人才对他委曲求全,但穆凌峰的脸色还是好了很多。很好,如果这样真的能换来庄妍的乖巧,她的唯唯诺诺,也许不失为一件划算的买卖。

穆凌峰冷哼一声,手掌却摸了摸庄妍的头:“哼,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今天如果不能让我满意,我随时让他消失在这世界上。”

“好。”庄妍微微点头,下一瞬却抬着眼泪汪汪的双眸看着穆凌峰,“可是,宁坚白如果再不让他去治疗的话,很可能有生命危险。”

“叫医生来给他治疗。但是,庄妍,你要记住,如果你以后不能把我伺候满意,我随时都会要了他的命。知道了吗?”穆凌峰满意的看着庄妍的反应,虽然有些不愉快,但是这个反应他也预料到了,也很喜欢。

“是,我记住了。”庄妍低眉顺眼的回答,没有了之前的生气。

如此,她在没有了选择。这才是真正的别无选择,可她心里对穆凌峰的怨恨却越来越浓烈。为什么,她在承受了那些后,穆凌峰还要牵连到别人。她宁可是自己受罪啊,而且他们的过错全部都不是什么大事,也许就是简单的对不起,也许是赔礼道歉等等等等,却没有一个让他们如此凄惨的理由。尤其是宁坚白,他的职业是演员,如今手脚都被折断了,脸也似乎毁容了。就算侥幸逃过这一劫,以后他还能有活路吗?

“好热,推我回房间吧。”穆凌峰抬头看了看天空中挂起的烈日,说。

把穆凌峰推进了客厅里,他又说想要回房间睡会儿。庄妍只好扶着他,艰难的往楼梯处挪去。奇怪,真是太奇怪了,平时的佣人们都跑哪儿去了,怎么都不过来扶着一把?这可要累死自己了,庄妍看着那长长的旋转楼梯,粗重的喘着气,想着。

她不知道的是,其实就在她要扶起穆凌峰的时候,就有人从她身后走来,想要帮她一起扶。但是,此刻半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她身上的穆凌峰,却悄悄对人家摆了摆手,做了一个走开的手势,意思是不要别人帮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