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鼎贴吧又火了。

八一八一只小怪引发的血案。

刚一合服,三大帮会就怼了起来,看客也分不清个对错,只道视频中刀光剑影很是过瘾,尤其是那个上过八一八的女神,手一抬对面就倒一片,简直无敌。不要问为什么女神没有拿武器,因为上次帮战的时候女神的武器早就毁了。

迷纵这边高手如云,陌刀那边精英霍霍,片刻间分不出高低,直到陌刀的帮主君无痕赶来,双方这才停手。

有些去过体服的厉害玩家眼尖地发现,灼凉的招式和新门派的很相似。

在他们看来,碧落必须用剑才能进行攻击,可是她不用就能做到了,这不是新门派的招式之一——气凝诀的体现么。

更有人去翻出之前的帮战视频,指出灼凉击破乾冷的最后一招叫其实是新门派的招式,万剑归一。

于是有人大胆猜测,灼凉消失的这段时间是被问鼎工作室请去参与新门派的研发了。

这一下,贴吧底下全是求抱女神大腿的留言。

连带着,申请进入迷纵的玩家也多了起来。

还有人做了一组表情包——

“不要迷恋朕,朕只是传说”,图中秋空泽双眼平视前方,眼里满是睥睨天下的傲然,一身红衣在河边翻飞出飘逸的弧度。

还是这张图,文字不同——“无敌的寂寞谁能懂。”

除此之外还有“玛德智障,”就是秋空泽和帮众齐齐斜睨了渐夜的那个瞬间。

……

看到这些,秋空泽内心是这样的:果然本真人360度无死角。

一边的许晟则点开表情图,右键默默添加:嗯,一张都不能放过。

“许晟,”秋空泽偏头看了一眼窝在自家沙发没有离开意向的某人,“你还不回去么。”

点击右键的手微不可闻地抖了一下,把最后一个表情收藏入库,许晟这才抬头看向秋空泽,“这个点许家大门关了。”

狐疑地挑高了眉,秋空泽一脸我不说破的表情看得许晟有点儿心虚,“看在你带来的宵夜的份上。”

就勉强给你窝一晚。

嘴角有上扬的趋势,一贯比较少笑的许晟当下又把表情收了回去。

嗯,有点儿僵。

“上次那个NPC的事情我查清楚了,”秋空泽看着许晟这样莫名有点儿愉悦,说话的语气都有些轻扬,“那是我留在游戏空间里的意识。”

换句话说,就是执念,是从神魂里剥离的一缕残念。

连残魂都算不上。

“没有危险。”晓得对方下句是什么,秋空泽勾唇淡淡一笑。

“嗯。”许晟突然想起那个视频,硬生生把“你笑起来真好看”这句话憋了回去。那个陌刀的君无非竟然觊觎他!

还说出“她的声音真好听”这样的话来。

声音好听不假,可是这话被那人说出来他就莫名觉得不爽。

“我要上游戏看看。”秋空泽如是说。

没有游戏仓的许晟只能在一旁看着秋空泽躺进了游戏仓。

“等你。”仓门合上的时候,秋空泽如新雪盈空的眸对上许晟那双如月华倾泻的眸,那如同醇香美酒的嗓音让他有瞬间的沉醉。

等你,阿泽。

还没来得及琢磨突如其来的情绪为何,人物面板就出现在眼前,因为他参与开发的特殊情况,官方还给了他一个建立新人物的机会。

这个机会他一直没用。

周郁泽想要拿回太极玄鸟,想要成为一名地皮埃斯而不是奶妈,想要一个温暖的帮会,想要一群可以交托后背的好友,这些,他都帮他做到了。

今晚,帮会里苏鹤生日,大伙约好了时间上去给她庆生。

他应该上去的。

毕竟,他们都喜欢他,不是么。

天衍小师侄们:……小师叔蜜汁自信的笑容好熟悉。

问鼎。

蝴蝶谷。

三生石旁。

迷纵的帮众们搭起篝火,一起围坐在篝火旁,看到秋空泽出现的时候,每个人的眸光都亮了不少。

玉鬼更是殷勤地邀请他坐到……

看着渐夜笑得如沐春风的脸,秋空泽扬了下眉没有说什么就席地而坐。

“最晚到的人要唱歌给寿星祝寿!”人群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声。

“对对对,女神和老大一起来!”又有人起哄了一声。

而后一阵此起彼伏地吆喝声。

“你们皮痒了是吧!”渐夜伸出一脚踹向最近的玉鬼,转头朝秋空泽道,“阿凉,不……”要勉强。

“好。”秋空泽爽快地点头答应让渐夜怔愣了一下。

啥。渐夜觉得自己出现幻听。

“唱什么。”秋空泽朝呆愣的渐夜淡淡一笑。

哈?渐夜觉得自己可能喝多了。

噫,果啤哪里来的度数老大不要装傻了喂!

“你不是……”不是不唱歌的么。渐夜看着秋空泽,眼里有些恍惚。

小学一年级的时候,阿凉上台表演之前被几个男生嘲笑讥讽,上台的时候更是被绊了一跤,磕到了脑门,末了站在台上茫然无措却怎么也哭不出来的模样让他觉得可怜。儿童节表演结束,别人都有父母来接,可是受伤的阿凉只有自己,也就是那个时候,他才走进他的吧。而且自那以后,阿凉在人前便不唱歌了。

“我不是那个我了。”秋空泽看着渐夜如辰星的眸,一字一句地说道。

闻言,渐夜只觉得脑门一阵轰鸣——

我是天衍逍然峰点墨真人座下八弟子,秋空泽。

“砰。”天空陡然炸开一朵朵烟花,引得众人纷纷抬头看,一个身影驾着飞鸾出现在众人视线里。

“砰。”渐夜的脚下绽开一朵朵玫瑰花,那数不清的玫瑰缠绵成心形,还散发着一阵阵迷人的幽香。

爱的永恒之心。

问鼎里告白常用的道具之一。

“……卧槽!”在飞鸾上的人影开始摇摇晃晃,“特么放错了靠!”

众人懵逼:什么鬼。

这时,世界频道开始广播:侠士【君无言】对侠士【渐夜】的爱可昭日月,可表青天,愿生生世世与君携手缠绵。

“日了狗了,”直接从飞鸾上跳下来的君无言朝渐夜说道,“老子不是给你放的不要想太多喂!”

奇怪了,明明看准了位置才放的这不科学。

渐夜:呵呵,这家伙有病。

“我、我是给……”君无言突然脸又红了起来,对着秋空泽一脸窘迫。

夜色里他的女神好像会发光一样怎么办他好紧张……

羞于出口的君无言抬手又是一个【永恒之心】。

侠士【君无言】对侠士【渐夜】的爱可昭日月,可表青天,愿生生世世与君携手缠绵。

众人:……居然还有这种操作。

君无言:……什么鬼,为什么女神一下子就出现在渐夜身后了这更不科学!

渐夜:……呵呵。

君无言微眯起双眼,抬手秒扔【永恒之心】。

世界频道又响起【君无非】对【渐夜】爱之永恒告白。

众人:……厉害了,土豪。

君无言:为什么每次都砸不中女神心好痛QAQ

渐夜:……拔剑。

三生石旁又开始鸡飞狗跳。

游戏外。

许晟用电脑看着游戏里发生的一切微眯起双眼,眼里有光闪过。

“检查下我的游戏仓,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