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选冬季吧?”

“愚蠢,海兔子气候怎么可能会出现在冬季。”

“但是题目说了还有冰雹啊,不是冬季吗?”

“那我就选冬岛了唷~”

“那本来就不应该有海兔子气候吧。”

古瑞完全争执不过萨卡斯基和波鲁萨利诺,前者冷漠的选了C答案,后者随便填了一个B答案。正当古瑞都快长出叶子来的时候,花奇终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题目里不是讲了A岛附近还有一个春岛吗,春岛的气候和秋岛的气候叠加会形成渐冷型海兔子气候,怎么这种简单的航海知识都不知道啊。”

“对啊,花奇你不是考过世界航海士证书的吗,那么剩下的题目也拜托你……!”古瑞从病床上一跃而起准备先给大佬一个土下座,不料半空中被还吊着手臂的萨卡斯基一把抓住扔了回去。好学生萨卡斯基冷冷的说:“至少作业自己写完,这种样子还想成为海军吗。”

“……你改答案了吧喂。”

古瑞忍不住吐槽了一句。萨卡斯基冷哼了一声,用已经拆了石膏的左手继续写着作业。

就算是重伤卧床,泽法也不会放过他们的,托波鲁萨利诺的福,古瑞他们还要解决卧病中成堆的作业。

“我对航海术一窍不通啊,话说为什么海军学校还要学这种东西唷。”波鲁萨利诺一边这么抱怨着一边探过身来光明正大的偷看古瑞的答案:“难道说成为将领之后还要我亲自开船吗?”

“能说出这么自大的话就请先自己做自己的作业,而且我对航海术也只知道一点皮毛啊。”古瑞推开他的脸:“这样下去别说毕业的点数了,我作业都完成不了啊。”

“真是服了,不过能不能不要在病房里面吵吵嚷嚷的。”医疗处的老大花奇发话了:“学习的话就给我安静的学习,不然我就往你们最里面灌石膏。”

一时间只能听到三人急笔奋书的声音。古瑞还打着点滴,本来字就写得歪歪扭扭的,这下更是惨不忍睹了。

不过确实如此,海军学校教的并不是只有所谓的战斗的技巧,还包括了航海知识和领导学,生物和植物学,甚至是海军的历史和军事理论。学习这些东西怎么说也是需要一定的基础的,显然,古瑞对此一窍不通。

相比之下还是先解决军事理论之类的吧,反正都是书上就会有的内容。古瑞愁眉苦脸的翻开书本,军事理论的作业有厚厚的一大沓,就算是翻书抄也要抄上好一会儿。

“最初创建‘世界政府’的二十个国家的名字……这种东西谁会知道啊。”古瑞嘟嘟囔囔的:“第二单元第一章……一百六十一页……”

“一百六十三页第三行。”萨卡斯基皱着眉。三个队长之中唯一一个认真的好学生进步神速,已经开始做生物的内容了。

“是是。”古瑞翻过一页,果然找到了。

波鲁萨利诺还在心不在焉的做航海术的练习卷,他看看萨卡斯基又看看古瑞——总觉得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这两个人突然变得要好了啊。

要波鲁萨利诺这个人自我评价一下的话,这个没皮没脸的人一定是会给自己一个全优的。波鲁萨利诺一直以能够掌握身边的人际关系,并且对此利用得非常充分、总是能成为人群的焦点,他可一点都不喜欢这种只有他搞不清楚状态的感觉。

不过古瑞和萨卡斯基之间的氛围有些古怪,波鲁萨利诺本着只搅浑水不蹚浑水的原则,选择呆在中间暗中观察好了。

不知道该说是自然系的能力者愈合能力好的吓人,还是说年轻人身体扎实。古瑞的点滴都还没有打完,萨卡斯基那一身的石膏就已经全都可以卸下来,带着大大小小的绷带上课去了。

据说泽法还因为萨卡斯基这不要命的态度,狠狠给他加了几分。

至于一直都没能出院的古瑞,则是在不知不觉中又成为了众人的话题。

最开始只是关于一些走后门的风言风语,最后发展成了对古瑞实力的质疑,甚至已经有一些很下流的版本在学校里面流传了。本来这些人大部分都是从世界各地“回收”来的渣滓,仅仅的造谣完全不会动摇他们那已经没剩下多少的良心。

至于古瑞本人,在她晚于萨卡斯基出院一个月之后才正常上课,并且非常没心没肺的在知道这些闲话之后,哈哈笑着带过了。

倒不是她本人的意愿,这是她考虑到萨卡斯基的感受,和一些私人的特殊原因之后刻意隐瞒的,一件小小的事情。

在当时,为了拖延时间让泽法来制服因为在毒雾沼泽中因为陷入幻觉而失去意识、疯狂能力暴躁的萨卡斯基,古瑞在明知道能力相克的同时,选择正面迎战,来避免萨卡斯基的暴走伤及岛上其他的人。

对付自然系果实的能力者,首选当然是用武装色,但是这个能力古瑞还不能成熟的运用,虽然能够及时防御住,可还是被岩浆的拳头贯穿了身体,一部分的内脏遭到了毁灭性的创伤。

这种时候古瑞就得感谢她的能力了。树树果实的能力者愈合时间非常漫长,但是愈合力十分的完美,宛如新生。这强大的愈合力给古瑞留了一口气在,拖到了治疗的时候。

“……虽然当初是带着好玩的,但是我并没有想到能够真的用上人工内脏的时候。”苏醒的时候,花奇是这么对古瑞说的:“好在你的能力很生机勃勃,而且那个小子对能力的掌控还不完善,不然你就得当场死亡了。”

“就是说,我得用能力来随时随地催动这个人造的肝脏和胃,不然随时会出事吗。”

“你想想一个人突然缺少他应该有的部件会变成什么样就知道了,喷发式的内出血,倒时候死状有多惨我就不一一赘述了。凭借你的恢复能力是有那个可能把内脏长回来的,不过就是得要花个十几年的时间吧,配合药物可以早一点,总之先向那个天杀的泽法提出退学的申请吧,你现在不可能参加任何的训练……”

“不好意思……花奇,”古瑞说:“我并不想退出学校。”

“这个人工内脏只是试验的版本,你能够侥幸活下来大部分都是靠着运气,我不能保证这个机器不需要更换或者是半路出现损坏。而且这个内脏的材料非常脆弱,泽法全力揍一拳就会碎的程度,你有那个能力背着泽法隐瞒下去吗?”

“我不想退出学校。”

“……你,不是因为泽法才参加这个项目的吗,你又不想成为海军。”

“是。”古瑞笑道:“所以我不想退出学校。”

“服了。”花奇摇摇头。

“除非在半年内你自己处理好这件事情,否则到点之后我就要把这件事情报告给泽法,强制性让你退出。”

“有本事的话就给我把内脏一夜之间长回来,不然的话,就好好珍惜剩下的六个月的时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