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眉弯弯,清眸纯净,还有不够丰满的身材,陈寅然的审美观也太土了吧,常宁从上到下打量齐悦一眼,唇角似笑非笑,“听说你又怀上了。”

齐悦听完他的话,神情戒备的反问:“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我关心的是,你肚子里的孩子能不能活到出生之日。”

什么世道,我招谁惹谁了,个个都想弄死我的孩子,齐悦瞅着常宁皮笑肉不笑的一张脸,暗地里抬脚朝他下身狠狠踢去。

常宁猝不及防,身体放低的同时,齐悦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刚转身,就被两个高大的男人架着进了旁边的一辆车。

“放开我,你们想干嘛?”她的嚎叫换来别人平静的回答:“齐小姐,常宁明目张胆的找你,就是想弄死你肚子里的孩子,陈总说了,你的安全最重要,现在我们带你回家。”

他手机里有楼层监控,商场外面又有人驻守,全天候监控我,我根本没人身自由了,齐悦还没等他说完,掏出手机就给陈寅然打电话。

“陈寅然,听好了,我不是囚犯,不需要别人二十四小时的监视。”她说完,刚想挂断电话,电话那头突然传来陈寅然气恼而无奈的声音:“齐悦,叶紫想害他,常宁想害他,我不知道施奇还会不会害他?我的孩子招谁惹谁了,来到这个世界怎么这么难?”

你上辈子肯定做了缺德事,他一说完,齐悦大声接了口:“陈寅然,你老实告诉我,常宁是谁,为什么要害我的孩子?”

不告诉她他们之间关系,可越不告诉她,她越会胡乱猜疑,还不如让她清楚自己现在所处的危险境地,陈寅然犹豫几十秒,缓缓开了口:“齐悦,他是我表哥,我妈好心好意介绍他进公司,没想到,他早就图谋不轨,暗中联络董事逼我让位,幸好我拿出所有积蓄对抗,他的阴谋才没得逞,我爸说过,他的孙子一旦出生,我就拥有公司绝对的控制权。”

豪门的权力之争残忍至此,未出生的婴儿都是他们的筹码,他以前那些温情脉脉真让人怀疑,齐悦听完他的话,歇斯底里的对着手机嚎叫:“陈寅然,我是你的筹码,我不会让我的孩子再当你的筹码!”

她嚎叫完,迅速挂断电话,极力平静心气的同时,看着保镖道:“送我回家吧。”

“好。”

电话被她挂断,陈寅然瞬间紧张起来,他怕她用极端方式弄死孩子后自残或者逃跑,他放下手里的工作,边给舒怡打电话吩咐,边马上赶回了家。

一入豪门深似海,我还天真的以为他爱我,齐悦悲凉的环视一眼客厅,转身上了楼,一上楼,她径直去了自己的卧室,一阵忙活之后,她收拾了一些衣服,然后在床边坐下。

“我本就空手而来,还想满载而归,是不是傻呀?”瞅着那些衣服一会,她僵硬的面颊刹那间浮出苦笑。

她一回来,舒怡就跟她上了楼,厚着脸皮站在卧室里看她收拾,最后在床边坐下,谁不懂她的心思,不就怕我跑了,齐悦坐了一会,缓缓起身,“舒怡姐,我累了,想睡会。”

“这样也好,陈总一会就到家了。”舒怡神情忧郁的看她一眼,转身从卧室里出来。

她一走,齐悦马上翻身起来,先走到窗户边瞅了瞅,接着进了卫生间,卫生间外面是空旷的花园,两三个晃荡的男人一定是他请的保镖,花园背后是小区公路,如果能到那,就有逃跑的机会了。

在卫生间观察没一会,陈寅然就回来了,“陈总,她睡了。”舒怡的小声回答之后,传来他上楼的脚步声。

她立刻返回卧室里躺下,刚躺好,门就被推开了,他缓缓走到床边坐下,轻抚着她白皙的面颊,“齐悦,一开始我们的婚姻是交易,可现在,我爱上了,真的爱上了,就算没有他们,我也希望我们的孩子能够安安全全的来到这世上。”

以前我都被这种虚无缥缈的真爱骗了,我的孩子我自己守护,她故意翻身,手有意无意间掀开他停留在面颊上的手。

这段时间的朝夕相处,彼此的心性都了解了,陈寅然知道她装睡,瞬间撩开被子上床,侧身把她整个环抱,“悦悦,我最无奈的时候就是现在,一边是深爱的你,一边是肩负的家族责任。”

她任性的掰开他的手转身,他的吻瞬间火热的熨烫在她脸上,带着无比的眷恋,管她接不接受。

“好了,好了,陈寅然,再吻我的嘴皮都要破了。”任性了一会,他抱着她起身,朝门口走去。

在他卧室的床上躺下,看着他忙前忙后,她气恼自己又沦陷在他的温柔里无法自拔了,安顿好齐悦,陈寅然下了楼,把舒怡叫到跟前,“舒怡姐,如果你住的小区有人出租,帮我留意一下。”

“好的,陈总。”

城林区的分店她是去不得了,陈寅然马上给张文伟打了电话,电话里简明扼要的跟他说,齐悦因为怀孕辞职,张文伟没多问,爽快的同意她辞职,不过,让她写个辞职申请交给肖婷。

挂了张文伟的电话,他即刻打印辞职申请发到肖婷的邮箱,然后再给她打电话,电话那头的肖婷有些不悦,“陈总什么事都包办,难不成和她关系密切?”

“这么八卦,别干了,当狗仔得了,你同不同意,她明天都不来了。”陈寅然不客气的开了口,换来肖婷更加的不满,“这么护着她,不是情人就是老婆,男人都一个样,明明假公济私,还想找正当理由。”

肖婷说完,气大的挂断电话,陈寅然看着手机苦笑,“肖婷,你说话什么时候这么渗人了。”

虽然想到他会让她在家养胎,只是没想到这么快,第二天舒怡就联系好了出租屋,这是一套三室两厅的住房,眼前的洁净程度来看,房东是个很爱干净的人,舒怡的话也证实了这点。

“陈总,房东是我朋友,这人特爱干净,最喜欢看着地板一尘不染,来他家玩,拖鞋外面还要带鞋套,你说变态不变态,你放心,他的人品绝对可靠。”

陈寅然听完,看着她轻点下头,“舒怡姐,这附近有没有大点的商场?”

“有啊,小区外面不远处的街口,有家三利百货的分店。”他一说完,舒怡马上答道。

“带我去看看。”

“好。”

齐悦搞不懂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懵懵懂懂的跟着他和舒怡出了门,十分钟后,他们走进了三利百货位于洪驰区的分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