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祖,为何就这块地方有紫光”

合成凝思片刻道:‘或许是,我们这个星球形成之初,而因为某种原因引起的光波分离,使得独独这块地方产生紫光。’张灵雅似懂非懂,逍遥子道:‘据我观察,也有可能是域外出现的某种特殊的宝物所造成的。我曾经多次神游太空,发现域外并不是我们玉简中描述的那样缥缈不定,还是有一定的规律可循。’

逍遥子打出数道法诀,出现一个光屏,里面有他在神游太空的境遇。只见黑茫茫的一片,无数小亮点,据逍遥子讲,那都是星球,他现在法力不足以支撑去另一个星球逛。所以只能远观。有的通体火红,时不时吞吐火蛇,向外扩散,还有的形成巨大的黑色洞口,似乎是吸力,看的张灵雅一时难以想象。她只能木讷的接受,还好有逍遥圣君在讲解。

大约说了2天,张灵雅终于对外太空有了初步了解。她也十分向往自己也会有那么一天,一定要神游太空,逍遥子在哪里,他接连突破化神初期,化神中期,至于后期他不知为何,虚度900年也未曾突破,反而形成了滞酷枷锁,锁的他死死的,让他绝望,看不到一丝半点希望,游遍了大江南北。修为纹丝不动。张灵雅似乎明白了点逍遥子现在的心情。听师祖的意思,也是惊才绝艳之辈,没想到没想到,如若遇不上她,那他将在200年后便坐化,化作一捧土,从头再来。她不由的也养成了习惯仰望苍穹。师父说,在苍穹之上之上有个位面,那便是四大界,跳出轮回束缚的地方。哪里的人,只要愿意修行,不分鸟兽人类,都可以修行。她真的很向往那种地方。

逍遥子又做了一番准备,又吩咐道:“丫头,你们要是离开此地,只需把我这个肉身装在我准备的这个里,等到了你们洞府,你把这东西拿出来即可”张灵雅点头,其实他都已经交代过师祖了,同时经过3日相处的考验,他估计也放心了吧。张灵雅如是想。

今日张灵雅把自己调整到最佳状态,逍遥子也是,静静盘膝而坐,张灵雅第一次用师父的绝活入地府。先是找到接待她的鬼差,说明来意引荐,和之前打通阴司,由于是第一次,她还不确定自己是否可以。最后到达阎殿,这是轮转王殿,说明来意,把师父给的玉符亮了出来,果然好用,最后一站便是孟婆哪里,她揣着惴惴不安心,和孟婆说明来意,并以一滴甘露达成协议。最后才让逍遥子出窍,等候在轮回路上。

或许时机不凑巧。就是没有人出现枉死,年龄限定在12岁左右的男孩身上。就这样,一直在等,不知多少时日,终于在枉死簿上出现,地球,男12岁,孟氏部族,溺水而亡。孟婆觉得可行,立刻命逍遥子投入轮回。张灵雅感谢孟婆行了一个大礼。便回归本体。

她睁开眼,见师祖熬得两眼通红真关切的看着她,还没等她开口,师祖开口道:‘雅儿,如何了’

张灵雅笑弯了眼道:‘师祖,你看逍遥子可有醒来’合成拍了拍逍遥子的肉身,果然柔软体温刚好,就是没有醒来。他心中一动,难道真的可行。张灵雅朝着师祖重重一点头道:‘他入的是男12岁,溺水生亡,想必这时候已经醒来了,不过地域她怎么没听说过,什么孟氏部族,地球,师祖,你听说过地球吗’

合成沉思良久道:‘或许是域外的某个有生命的星球吧’

“说的也是。师祖,到时候你要是入轮回,也用这种方法吧,这样,你也不至于忘了雅儿,免得雅儿想您,你不想雅儿”

“傻丫头,你我都是修道之人,何来这么多婆妈之事,无论师祖走到哪里,心中都会有雅儿的。师祖把你安排妥当才会入轮回渡劫”

张灵雅闻听此言,她瞪大眼睛道:‘师祖,你该不会真的看上哪个什么圣阳君臭棋篓子吧’

“圣阳君,为师觉得也不错,想走走看看,和你有缘的不一定只有他一个。想多挑选一下。再说了,之前你不会下棋,才会说圣阳君棋臭,你回头在和他下下看看”

张灵雅一听有缘,她心中疑惑的问道“师祖,你说,我和圣阳君有缘,什么缘分,师祖为何看出来,我却看不出来,连感觉都感觉不到呢”

“你修为太低,等你修为到达金丹后期,便可察觉一丝缘分,至于善缘还是恶缘,还是会变的。现在别多想,好好修行,知道多了,对你的道心不好,所以才有祖师爷闭口不提这一说”

张灵雅脑筋转的极快,她想到师祖和那个什么子晴真君的事,于是问道:‘师祖,你难道真的和子晴真君有缘’

合成圣君又仰望苍穹半晌道:‘开始无缘,后来有缘,现在嘛,也是露水之缘,不会太深’

这话什么意思,张灵雅不解,她迷惑,什么是露水缘分,难道就是一夜欢好吗,她思想又想歪了,就在这时被合成重重一敲,她本能的反应就是要躲,可惜了,她怎么能能躲得过,她抱着头道:‘师祖,你在敲打,我会变傻,你女儿就没人要了’

“雅儿,你这几日已经懈怠了练字抚琴,下棋,我们在逍遥洞府呆两天在启程,等你补上在走也不迟”

张灵雅一听,她想装晕倒的心都有,随口道:‘师祖,那我剑都没有练5个月了,难道也补上不成’

说者无意,听着有意,或许是提醒了,接着张灵雅听到“对了剑一日不练就会不流畅,何况你5个月,我看就今日先和师祖练剑,在做哪些。”说着他挥了挥袖袍,眼前出现一块空地,张灵雅疑惑眼前的逍遥子呢,在看凤庆那模样,张灵雅羡慕嫉妒恨,她想给凤庆来上一脚,免得太舒坦,她心里不平衡。不过现在她最想把自己舌头割下来煮了。因为提醒了师祖练剑,又多加了一向,而且师祖说每天太阳未出便要练剑。连时间都给预定好了。

就这样过了1月有余,张灵雅除了练字抚琴下棋而外,每天和师祖对打一场。今天张灵雅见凤庆每日纹丝不动的还在哪里睡觉,她道:‘凤庆,我们今日要离开此地,你难道不跟我们回去。’凤庆就跟没听见一样,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态。张灵雅想用玲珑塔把凤庆收到塔里。运转混元诀,玲珑塔缓缓飞出。她或许忙于其他,总是忘记玲珑塔的变化,只见玲珑塔飞出,原本塔点亮的是红色,只有淡淡的红蕴光圈缠在塔身上。就在这时,玲珑塔突然高速旋转,越来越快,形成一股旋涡风,越来越大。张灵雅看的明白,塔在吸收紫光,这玲珑塔到底是什么法宝,为何这么古怪,合成圣君也凝神细看塔的变化。

他记得,徒弟得来这塔的时候,并没有产生一丝波动,当时他也看过,后来让徒儿尝试祭练祭练,不知怎的到了女儿手里,他其实想问女儿,怎么激活这塔的灵性。问题会谈及到徒儿,他也不知道如何去面对。或许真的成了他的心结。目光越来越复杂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张灵雅瞪大眼珠道:‘师祖你看,这个塔还吸收紫光,它不是光灵气,没想到也能吸收紫光。’张灵雅兴奋道。合成圣君只是静静的这样看。时间不知过了多久,塔旋转的速度终于缓缓的降了下来,周身则又多了一层淡淡的紫蕴,不过在红色之上,凤庆早已从沉睡中醒来,它睁开眼睛瞪着张灵雅,到后来,凤庆似乎也很惊讶这塔的变化。张灵雅嘚瑟道:‘怎么样,你之前的主人没有发现吧’

凤庆不语,它见张灵雅收了塔,它继续选了那个位置躺了下来。鸟睡觉不是两个爪子着地睡吗,她怎么养了这么奇葩的凤凰。尽然喜欢肚皮朝天的睡觉。

张灵雅收了塔,还没来及查看塔会给他带来什么好处,就被师祖叫到跟前,询问塔的事,她又大概描述一遍,又把怎么样得到塔上的珠子,大概说了一遍。师祖恍然道:‘原来高阶法宝也要看缘分。’

又嘱咐张灵雅以后万万不可这么大张旗鼓。免得遭人嫉恨。人一旦起了嫉恨之心,那就失去了本心,行为性格也会偏执,做出的事也会异常不合情。张灵雅点头默默的记住,其实塔只有在周氏一族,还有师傅跟前展示过,其余的就连宋爷爷也不知道塔的奥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