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雨蒙的步步紧逼,白暮除了惊恐,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侍女传话道:“少爷,您睡了吗?老爷请您去正厅一趟。”

白暮灵机一动,赶紧对着外面说道:“我没睡,我马上就过去。”说完后,才看着雨蒙,“我现在要过去,你不能杀我……”

雨蒙退后两步,蹲在白暮的面前,嬉笑道:“只不过开个玩笑罢了,何必当真呢?”将坐在地上的白暮拉起来,为他整理了一下衣服,“去吧,丞相在等着你呢。”他没有能力去逆改这个时空,毕竟他们也是外来者。

白暮好不容易可以从这个房间逃出去,吓得他差点摔个狗啃泥,还好扶住了门框,赶紧朝正厅跑去。

雨蒙冷漠的看着白暮离开,突然向后方出手,“谁在哪里?”

沐棱避开了攻击,从后面缓缓走了出来,“如果你真的想摆脱他,我可以帮你。”

“你听到了我们的全部对话?”雨蒙惊诧,他居然没有第一时间注意到,这个房间里居然还有其他人。

“唔,你希望我听到的,与你不希望我听到的,我好像一字不落都听的很清楚呢。”沐棱做了一个委屈的表情,他早都知道这个位面会有除他们之外的人,但没想到的是,这个玉佩居然想弑主,这可是必遭天谴的啊,但摆脱主人的办法,不是只有这一个罢了。

雨蒙刚准备动手,便被沐棱给压制了,“你不是我的对手,我也不想伤了你,想要摆脱他,只有我可以帮你,如果他非自然死亡,你也会随之消失的吧。明天中午,我在郊外的竹林等你,欢迎来找我。”

看着沐棱消失的无影无踪,雨蒙才发现自己的法力在短短的时间里竟然被限制了,这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他想不明白。

【丞相府正厅】

白暮刚走进去,就被丞相大声呵斥道:“逆子,跪下。”

白暮刚刚才受到了惊吓,又被丞相这么一吓,便腿软的跪倒了地上,懦弱的喊了一声,“父亲。”

丞相从怀中掏出玉佩,扔在白暮面前,“你知道我在什么地方捡到的吗?如果不是我先发现藏了起来,你现在早就被关押大理寺了,放火烧宫殿,株连九族,你知道吗?”丞相越说越生气,白暮是他唯一的儿子,这孩子一直都生性懦弱,怎么敢做这样的事情!?

“父亲,我是被人陷害的啊,我整晚都待在房间里,根本没有出去啊。”白暮在死亡的边缘试探,他一定要为自己最后拼一把,亲情就是他唯一的筹码。

丞相拂袖离开,这件事他一定要查清楚,就算结果是他不想看到的,为了白暮,他一定会处理干净的。

白暮浑浑噩噩的往房间走去,屋里有一个恶魔,他有点害怕,靠在花园的树干上,看着那一弯明月,冷静的回想起,他本来就是穿越过来的人,能依靠的人只有雨蒙,他背叛了自己,他现在可谓是孤家寡人,没有一个人可以相信了,朱修文啊……你真的会处斩我吗?我可是你的表弟啊,我跟你那么聊得来,相逢就是缘分,我们那么投缘,你为什么要娶别人呢,我真的好喜欢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