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注意到凌恒睿加速,林馨只是抬头看到了战霆的车队。

她兴奋的对凌恒睿说道,“恒睿,战霆就在前边,我们赶紧迎上去吧!”

“好勒!”

凌恒睿脸上的表情开始狰狞,“我马上就送你去陪他!”

似乎感觉到了凌恒睿的语气不对,林馨不由转头看到凌恒睿,却看到了他扭曲的表情。

她的心里边顿时一慌。

“恒睿,你……你怎么了?”

“怎么了?”

凌恒睿咬牙再次加速,仪表盘上的速度表已经突破了一百八十公里,而战霆的车队已经近在咫尺。

“我送你和战霆一起到阴间团聚去!”

凌恒睿突然大笑起来。

“可惜,你们死也不能在一起,哪怕是死,你也要和我在一起,我让你们能相见却不能相守!林馨,不!是谈心!你跟我一起死吧!”

“你疯了!快停下来!”

林馨惊慌的去拉车门,却发现车门早已经被凌恒睿锁的死死的。

她转身想去制止凌恒睿,却已经来不及了。

“怦!”

一声巨响过后。

凌恒睿的车正正的撞到了战霆的劳斯来斯的侧门。

“轰隆”一声巨响!

奢华的劳其莱斯升起了一团火球。

凌恒睿的车子被彻底燃爆,将两辆车子完全点燃。

做为正面迎撞冲击的凌恒睿,在第一时间就粉身碎骨,然后被火球完全吞噬。

副驾驶上的林馨运气较好,在撞车的瞬间,她刚刚解开了安全带,巨大的冲击力将她直接从车里甩飞了出去。

幸运的是在她飞出的瞬间,前车玻璃已经被劳斯莱斯撞的粉碎,而巨大的反作用力又推开了接在前边的劳斯莱斯。

所以林馨毫无阻碍的飞了出去,穿过一团火焰,然后重重的摔在了路边的遮阳棚上。

遮阳棚承受不了如此强大的冲击力,瞬间撒裂,林馨又从上边滚落下来,狠狠的摔在了路边。

“林馨!”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从劳斯莱斯的车队里传了出来。

在被烧毁的劳斯莱斯的后边那辆已经被撞的变形的车里,战霆钻了出来。

他之前也看到了凌恒睿的车子,甚至也看到了副驾驶的林馨,本来正准备打电话告诉对方自己看到她了。

却没想到凌恒睿突然发疯的冲了上来。车子以高达两百公里每小时的速度撞上了自己的劳斯莱斯。

紧接着,他就看到凌恒睿的车子和自己的劳斯莱斯一起爆成了一团火球。

然后自已坐的这辆车子也毫无意外的撞上了前边的劳斯来斯。

连滚带爬的挣扎着下车,战霆丝毫不顾及自己被车上碎片划伤的身体和被冲击力撞的骨折的左手。

他飞快的朝着被甩落到路边的林馨奔了过去。

“林馨!林馨!你怎么样啊!你醒醒啊!”

战霆冲过去抱着林馨拼命的摇晃,想要唤醒她。

在战霆的摇晃中,林馨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阿霆……”

林馨无力的张开眼睛,看清楚了眼前战霆的面容后,突然激动了起来,“阿霆,快!赵婉就是沈婉,她是为沈乐报仇来的,你快离开她……”

“谈心!!!”

战霆一瞬间就明白了过来,眼前的这个人就是谈心。已经恢复记忆的谈心。

他赶紧搂住谈心,关心的问,“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痛?”

“我没事,阿霆,你怎么了?不认识我了吗?对了,还有唐沐渊……”

说到这里,谈心的情绪一激动,整个人又晕死了过去!

“赵婉!唐沐渊!”

战霆的胸中升起一丝怒火,谈心之所以失忆必然跟这两人有脱不开的关系。

他想起今天这场车祸,这明显是有预谋的。

谈心跟自己打电话的时候,凌恒睿已经在路上了,几分钟后他就撞到了自己。也就是说,在出门之前他就已经掌握了自己的行程。

而能精准把握到自己行程的,就只有赵家人。

因为自己刚刚从赵家离开。

赵夫人不可能去谋害自己,那么真凶就只有一个,赵婉!

他想起刚才谈心说的话。

赵婉就是沈婉,她是为沈乐报仇来的。

这话里边包含着多少阴谋诡计啊。

这让战霆不寒而栗。

他要不是刚刚因为后边的助理临时有事情需要自己处理而换到了后边的车里,自己只怕也要成为一团火灰了。

不过现在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

他抱起谈心,飞快的送到车队未受损的车上,然后又打了救护车来急救,这才稍稍安心,回去处理后续事谊。

谈心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处于一个雪白的房间之内。

“阿霆!阿霆!”

她发现自己的身体不能动之后,惊慌的呼唤着战霆的名字。

“我在!我在!”

战霆英俊的面孔出现在谈心的眼前。

虽然他也一身的绷带,但是精气神看上去都非常的不错。

“阿霆,那个赵婉,她是沈氏的姐姐沈婉,她不是一个好人!你快点离开她!”

“我知道,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

战霆轻轻的把她搂在怀里安慰道,“我现在记忆恢复了吗?”

“我记起来了,我全都记起来了!”

谈心激动的说道,“那个赵婉真的很危险,你快离开她!”

“没事了,真的没事了!”

战霆赶紧轻抚着谈心的背,小心翼翼的安慰她。

“赵婉已经死了!一切都结束了,真的没事了!”

“啊?死了?”

谈心傻眼了,她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自己住个院的功夫,外边的世界就变了个模样。

“赵婉所做的事情在凌恒睿来害之前,就被他暗暗的发送到了相关部门。”

战霆黯然说道,“凌恒睿敲诈了她一亿元,其实就是为了留个证据。赵婉事情败露之后,被赵氏财团赶了出去。她私自挪用.公款的事情也被曝了出来。随后她就自杀了!”

“怎么会这样……”

谈心又想到了凌恒睿,这个自小到大的玩伴,最终却落到惨死收场。

“好了,不说这些了,你快来说说,你怎么会失忆呢!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说起来就话长了!”

谈心默默的叹了一口气讲述起自己失忆的过程。

原来,当初亍兹告诉她沈婉的真实资料之后,她着急找战霆告诉他真相。可是却没有想到路上被唐沐渊给截住了。

唐沐渊本来和沈婉勾结在一起想要谋害战霆,却没有想到沈婉在见到了战霆之后改变了主意,趁唐沐渊不注意的时候,偷偷下药毒死了他。

谈心找到机会想要逃出去联系战霆,却被沈婉开车撞的失去了记忆。

幸亏凌恒睿收留了自己。

只是凌恒睿因为想要和自己在一起,欺骗了自己,给自己编造了一套假的身份,改名叫林馨。

要不是重新遇到了战霆,只怕自己的记忆一辈子都不会恢复。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战霆搂着谈心,心疼的说道:“我们从年少开始纠缠,十三年来反反复复,最终还是要走在一起的!所以,谈心,嫁给我好吗?我们放弃这一切,去外边重新开始!”

谈心瞪大了眼睛捂着嘴巴,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你,你是在向我求婚吗?”

“对,我在向你求婚!”

战霆一眨不眨的诩着谈心,眼中满是希冀的神情。

“哪有这样求婚的啊。人家还在病床上躺着,连一朵鲜花都没有!”

“这还不简单?”

战霆打了个响指,外边顿时涌进了一大群人。

在谈心不可思议的眼神中,整个病房顿时变得富丽堂皇起来。

无数娇艳的红蜡烛在地上摆成了一个心型,数不清的玫瑰花瓣铺成了一条鲜花之路。

战霆把谈心从病床上扶了起来,接过手下递来的手捧花,单膝跪了下来。

“谈心小心,你愿意嫁给我吗?无论贫穷富贵,都与我白头携老共度一生吗?”

“讨厌,人家脸也没洗牙也没刷,你就求婚!”

谈心娇羞的脸庞飞起两朵红云。

“那是不愿意喽”

战霆眨眨眼,故意收起鲜花。

“混蛋,我愿意!愿意!”

谈心一把夺过鲜花抱在怀里,不满的说:“求婚都没有诚意,连戒指都没有!”

“只要你想,如你所愿!”

战霆魔术一般摸出一颗十克拉的大钻戒,轻轻的套到了谈心的手上,微笑着说。

“这一生一世,你都是我的人,也只能是我的人!”

谈心微笑着点头,她已经累了,现在有战霆这个港弯,她说什么都不会再出去了。

七月七日 晴 情人节。

今天是战霆和谈心大婚的日子。

他们的亲朋好友全都来为他们祝贺。

站在门口,谈心和战霆喜气洋洋的迎接着来宾。

“混蛋战霆,这次让你抢先了,如果你跟心姐姐分手了,早点告诉我一声,我来接手!”

门外,一个混血的英俊男子出现了。

“亍兹!”谈心开心的扑过去,给他了一个拥抱,并顺手捏了捏他的小脸。

“心姐姐你别这样,我已经长大了!”

亍兹气鼓鼓的对谈心说完之后,又转向战霆,“如果你敢对心姐姐不好,我一定不饶你!”

“谢谢!”

战霆用力的给他一个拥抱,如果没有亍兹,谈心恐怕早就死了。

“你这混蛋!”

亍兹笑着捶了他一拳,走了进去!

“哥哥!”

战霆一愣,猛的抬头,却看到战心爱出现在他的面前。

“心爱,你回来了!”

战霆的眼泪顿时流了下来,他的亲人只有妹妹一个人了。

自从上次闹翻,战心爱跟他也有两年都没有见过面了。

“哥哥,对不起!”战心爱扑进战霆的怀里,哭着说道:“对不起!”

“好了,不说了,不说了!”

战霆拉着她的手,对她说道:“跟你嫂子说说话吧!你应该跟她说对不起才对!”

“嫂子,对不起!”战心爱跟谈心拥抱了一下,“是因为我的任性让你受了那么多的苦,我明白,唐沐渊只是利用我,只是我……”

“好了,一切都已经过去了!”谈心抱着战心爱,说“我们是一家人,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对,一家人!”战心爱狠狠的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笑容。

战霆大婚后,唐氏财团发生了重大的变革,总裁战霆辞去了总裁的职位,带着妻子谈心周游世界去了。唐氏财团由女总裁战心爱接管。据说,战心爱还有一个神秘的男朋友叫做亍兹,是一个有着小恶魔称号的人。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传说。

(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