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眼蛇剩下的一只眼睛紧紧盯着南宫淼,活像是要把她生吞了。

南宫淼紧绷着身体一动不动地看着碧眼蛇,她的力量在刚刚一搏之后体力已经耗尽,如果现在碧眼蛇攻击她的话她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躲开了。结局可能就是一死。

才想到这里,就见碧眼蛇动了,它张着血盆大口射向了南宫淼,看样子是真的打算吞了南宫淼。

南宫淼此刻只觉得不甘,她上一世死得屈辱,好不容易才重生到这个世界,这一世的仇她还没报,南宫雨,慕容清她们这些曾经欺凌她的人还没有得到报应!可现在她却要死了!

不甘心!

她真的不甘心!

不!她不会就这样死了!

不会!

南煜刚下到山腰就看见碧眼蛇一口将南宫淼吞了下去,南煜顿时大惊,只觉心中的愤怒快要将他淹没。

“畜生放肆!”

大吼一声便已冲了出去,瞬间便与碧眼蛇战到了一起。

就在彼此都要发动最后一击时,碧眼蛇突然仰天大吼,而后痛苦地向崖壁上撞去,南煜一时呆住了,这是怎么回事?

还在疑惑时,只见碧眼蛇的体内有东西破体而出,满天血雨,南煜在大蛇尸体落下时转神,快速剜出了完好的眼睛,一抬头就看见南宫淼的身子从空中飘落,手中还紧握着碧眼蛇的蛇胆。

没有犹豫,南煜一飞身就接住南宫淼落在了山腰上,此时南宫淼已晕了过去。以南宫淼现在的情况必须要找个地方赶紧治伤,否则命不久矣。还好一般像碧眼蛇这种上百年的魔兽都有自己的洞穴。

南煜抱着南宫淼在一处藤蔓后找到了碧眼蛇的洞穴,将南宫淼放下为她处理了手臂上的伤又把蛇眼喂给南宫淼之后,南煜被难住了,这手臂上的伤好处理,可这腰部的伤必须要把衣服脱了才能处理,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看了看南宫淼毫无血色的脸,只好道了声“抱歉”就伸手去解南宫淼的腰带,仔细看都能看出他的耳朵此刻红得出血,眼神更是盯着腰部不敢移动,就怕看到不该看的。

解了腰带后南煜还是没有脱南宫淼的衣服,只是掀起了上衣露出了伤口,看着那一大片的淤青,南煜心中莫名心疼,轻柔地为南宫淼上了药便替南宫淼将衣服整理好。

……

南宫淼醒来的时候就看见南煜靠坐在一旁,撑着身体试着起身,可腰一阵刺痛,

“嘶!”

南宫淼痛呼了一声。

南煜听到这一声痛呼便醒了,看见南宫淼正欲起身,赶忙起身过来扶她,南宫淼在南煜的手触碰到她时身体下意识往后缩了缩,南煜看着空中伸出的双手,不觉的有些尴尬的同时又有些失落不是滋味。

最终还是淡定的收回了手,

“你昨日与碧眼蛇大战受伤严重,此刻还是慢一点以免牵扯到伤口。”

南宫淼只是顿了顿便慢慢起了身往外走。

“姑娘,通灵草我已采下了,给你。”

南煜伸向南宫淼的手中此刻正躺着那株通灵草,南宫淼看了看南煜便拿过了通灵草。

就在南煜以为南宫淼会依然像以前一样一声不吭的时候,南宫淼却是道了一声:

“谢谢。”

南煜顿时还惊了一下,而后便笑开了:

“没事。”

南宫淼点了点头就往里走,她还是要休息一下才能走。

这这崖间虽潮湿,但这洞里但倒是干燥。南宫淼走到里面正欲坐下时目光却忽然像是被定住了一样,南煜一看,急忙问道:

“姑娘怎么了?可是身体不舒服?”

南宫淼没说话,只是走到洞穴的岩壁前停下,在她面前是一株红色植物,全身上下长满了叶子,乍一看还以为是普通杂草,可南宫淼一眼就看出这是她的目标之一:千叶草

。南宫淼也不知道自己这运气算不算好。激动过后便小心翼翼地将其拔起放入袋子里。南煜一看心里也明白了,只觉得这小姑娘运气不错。

休息的差不多了,南宫淼便准备回城了,毕竟出来了两天,回去还不知道南宫淼那那些个牛鬼蛇神不知道还要整什么幺蛾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