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楚王道。

跟她玩什么神神秘秘,有意思吗?

如果可以,薛瑾仪真想将面前的男人一脚踹下马。

她干脆在楚王的腰上狠狠地掐了一把,“如果你不停下来,放我下去,我马上大喊大叫,并且在肉体上对你进行各种折磨,让你尝一尝什么叫做生不如死,将这份恐惧深深的刻印在心里!”

楚王不以为意,继续策马前行。

掐的不够疼是吧?薛瑾仪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掐住楚王的脖子,“放不放我?”

被人掐着要害,但楚王毫无惧色,淡然说道:“你是以为我会将你带到荒无人烟的地方,杀了弃尸?”

薛瑾仪冷笑,“你我策马在大街上,多少人看见了?回头我无故失踪,头一个怀疑的就是你。我想,你应该还不至于蠢成这样吧?”

楚王目视前方,双手紧握着缰绳,对脖子上的一双手视若无睹。

“我是不是该感谢你没有把我当做蠢货?”

“对啊!”薛瑾仪趁机点头,有楚王的便宜为什么不占?不占的才是真蠢货,“感谢一下聪慧明理的我吧。”

楚王没有迟疑的开口,“那就谢谢薛小姐了。”

“不用谢。”薛瑾仪收紧手指,指尖已经陷入他的皮肉中,“那么,反正我们又无话好说,放我下来?”

“不放。”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薛瑾仪深吸一口气,恶声恶气的骂道:“濮阳瑄你这个大坏蛋!”

少女拼尽全力的吼声在耳边炸响,刺耳的很,楚王反而笑了,“第一次听你唤我的名字,却是骂人话。”

“是啊,以后也全是骂人话。”薛瑾仪跟着笑起来,眯着眼睛像极了一只诡计多端的小狐狸,“你如果不想听的话,乖乖停下来,放我下马。”

楚王回头看了一眼,城门楼已经消失在视野中,他们行走的官道上看不见别的人影了。

他终于勒住缰绳,骏马缓缓停下了步伐,“薛小姐,地方到了。”

薛瑾仪心头大喜,急忙跳下马去,紧接着“哎哟”一声,扶住自己的腰。

马跑得太快,而且和楚王挤在一块儿,颠簸的腰背有些疼。

她不由地回瞪向罪魁祸首。

除了头两次,没回遇到这个男人都会有一堆破事!

她甚至要怀疑他俩迟早要互相折磨死,然后成全了楚王那荒唐的“克妻”之名。

楚王不动声色的看着她,她跳下马的身手不像是养在深闺中的名门小姐,更像是专门练过的,可是不曾听闻薛家大小姐骑过马……

楚王的视线有些古怪,薛瑾仪转开视线,活动几下筋骨,让身体舒服一些,不耐烦的问道:“所以,你带我到这儿来,究竟有什么目的?”

四下里都是树林,可能远处会有一些人家,更远一些的地方则是连绵的山脉,要说景色远没有长春湖那边的好看,也不是个密谋“大事”的好地方。

马鞭在楚王的手中翻转一圈,也居高临下的看着薛瑾仪,戴着几分与生俱来的凛凛其实,而她眉眼之间不见惧色,虎视眈眈瞪着,,居然让那张普通的脸庞显得有些可爱。

“薛小姐,告辞。”他算是客气的拱拱手,扬鞭策马。

马蹄子践踏起的尘土一股脑的扑在薛瑾仪的脸上,她赶忙捂着口鼻,另一只手使劲儿在眼前摆动。

“回来,你把我丢在这儿算什么事?!”

“因为你胡言乱语,惹恼了我。”

楚王的声音幽幽传来。

“而且,你不是不愿意与我一道骑马吗?”

“……”

当尘烟终于散尽,薛瑾仪眼前早已没有楚王的身影,她翻了个白眼,骂道:“幼稚。”

把她丢在城外,让她走回去就算是报复了?

薛瑾仪伸了个懒腰,呼吸着郊野树林清新的空气。

当然是当锻炼身体啦!

她心态好的很,为楚王这种人生气不值得。

薛瑾仪打了个哈欠,散步似的慢悠悠走向城门。

走了大约两刻钟不到,路边的林子里忽然传出惊恐的呼喊声,有女人也有孩子的。

她放慢脚步,好奇的望过去,看见林间有人影在晃动,她眯起眼睛仔细看了会儿,那些个男女老少形容枯槁、衣衫褴褛,要不是叫喊着“不要啊”、“杀人啦”之类的话语,同丧尸几乎一模一样了。

薛瑾仪想到那些人可能是逗留在京城外的难民,再一看,他们害怕的是两个身穿白袍的人。

可那两人手中并无利器,有什么好怕的?

薛瑾仪好奇的走过去,当看清楚两人的面容时,明白了——

那两个是外国人,金发碧眼,眉眼深邃且皮肤白皙,与大周人的长相相差甚远。对于没见过外国人的大周人来说,可能当成妖魔了吧?

两个外国人急得满头大汗,叽里呱啦的说着话,像是在拼命地和难民们解释着什么。

薛瑾仪小心翼翼地靠近一些,仔细辨听了会儿,然后用英语问道:“你们是来救济难民的吗?”

两人一看有大周人与他们说类似的语言,喜出望外,连忙点头。

“是的,我们是来帮助他们的,但是他们好像没能明白我们的意思。”其中一人苦恼的说道。

“你们是从哪里来的,来了多久,打算怎么帮助他们?”薛瑾仪谨慎起见,多问了两句。

那人答道:“我们大约半个月前从西秦国而来,还没有学会大周话……今天,我们带了一些药材,帮他们看病。”

薛瑾仪看着他们打开手里的白色布袋,露出里面的各种药材。

“我帮你们和他们沟通,稍等。”薛瑾仪转过头,脸上挂起和善的笑容,这样才容易和受到惊吓的难民们交流,“大家不用害怕,他们是……”

一道眼熟的人影在这时候,从旁边抱臂粗的树干后面走出来。

“是来帮助你们,治疗疾病的……”她下意识的望去,在看清楚来人面庞时,更深的笑意在脸颊上绽开,“是你啊,咱们可真有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