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饭局上有可能他是年纪最小的一个了,而且和那些人可能相差了几十岁吧。

最后,她实在是睡不着,就坐起了身来。她还特意把自己的房间留了道缝,就是想随时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突然,她听见客厅传来门被打开的声音,林若汐赶紧掀开被子,走下床,小碎步跑到客厅,发现是贺寒煜回来了。在他的手臂下面还压着一个比他矮了半截头的白夜。

白夜看到林若汐出来了,立刻向她求助:“林小姐,你过来帮一下忙吧,老大实在是有点沉……可以帮我拿一下他的包吗?”

“哦,好的,好的。”林若汐赶紧冲过去,接过白夜一只手里的包。

“因为今天和老大吃饭的那个股东比较能喝酒。所以……”说到这里,白夜看了看自己旁边这个一直闭着眼睛,早就没有没有意识的贺寒煜,继续说道,“所以,老大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林若汐皱了皱眉,看着一脸疲惫样子的贺寒煜,心里一阵一阵的绞痛:“辛苦你了,白夜。”

“还好,还好,现在把老大安放到哪里呀?”白夜看了看自己周围,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林若汐这时候才意识到她并没有估计到白夜这时候的感受,有些抱歉地说道:“啊,这边。”

林若汐立马小跑跑到贺寒煜的房间前,打开了门,又赶紧理了理他的床。“你把寒煜放这里就行了,剩下交给我吧。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明天还要上班的。”

“嗯,好的,那林小姐这边就交给你了,我先回去了。”白夜跟林若汐告了别就回去了。

林若汐看着躺在床上正在扯自己领带的贺寒煜。她叹口气之后就小心翼翼的帮贺寒煜两只脚上的鞋子脱掉,把他的脚放到床上去。

只见这时候的贺寒煜嘴里呢喃着:“好热,好热呀。”一边说着,还一边用力的扯着自己衣服上的纽扣。那件西装早已被他扯的不像样子了。

他又开始扯自己里面的白衬衫,上面的纽扣,‘啪啪啪……’就接连着,被她给扯开来了。

林若汐就说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了,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贺寒煜的一举一动。直到她看见贺寒煜腹部的八块胸肌,还有那十分明显的人鱼线时,这时候只感觉她自己的脸上一阵阵的发烫。

林若汐的跑到床边,把他的肚子用被子盖好后,轻轻晃了晃他的身子,说:“寒煜,寒煜,你听得见我说话吗?”

这时候在床上的贺寒煜还真有点反应,眼睛睁开了一条缝隙,可能是因为灯光的原因,要马上闭上了:“若汐?是你吗?怎么啦?……我回来了……我并没有喝很多酒。”

林若汐‘噗呲’一下,笑了出来。没想到他还会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呀。他现在都变成这个样子了,还说自己没有喝很多酒。

“好,好,我知道了。”林若汐顺着他的话,抚摸着他的头发,说着:“那你现在渴不渴?我们喝点水,好不好?”

事实上,她端着的那个杯子里面,是她今天晚上花费了三四个小时才做成的醒酒汤。

他并没有睁开眼睛,只是点了点头轻声的说着:“好,只要是你在我身边,叫我干什么都可以……”

都说,酒后吐真言。林若汐听着贺寒煜说的这些话,不自觉地勾唇。她缓缓地把那个杯子放到贺寒煜的嘴边:“来,啊……我们喝水。”

就当贺寒煜的嘴巴快要碰到那个杯子的时候,只见他的一只手一挥,那个杯子就离开了她的手,打碎在了地上。房间里传来一声巨响。

听到声音后,张阿姨赶紧跑过来看:“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吗?”

林若汐向她摆摆手说:“没事儿,没事儿,你去睡觉就行了,这里我来就行。”

“哎呀,这怎么行呀?这么多碎玻璃,要是你不小心伤着了,明天贺总要是怪罪起来,我可承担不起。”一边说着,张阿姨就一边往门外跑。不一会儿就拿着扫把回来了,把那些碎玻璃给扫走了。

“林小姐,刚刚打碎的是那些醒酒汤吗?”

林若汐的声音有点低沉:“是呀!”那是她只留下来最满意的一份醒酒汤了,就那么被打了。现在,也没有备份的了,只好重新做了。

林若汐看着自己怀里还在昏睡着的贺寒煜,顺着他眉毛的生长方向,抚摸着。她把贺寒煜安顿好后,再次来到了厨房。

在厨房门口的张阿姨看到了林若汐的在厨房忙碌的身影,问道:“林小姐,你是打算再做一份吗?”

“是呀,要是不喝的话,寒煜明天起来一定会感觉很不舒服的,现在不是还有时间吗?我再做一份就是了。”

“可是,现在已经很晚了,差不多要两点多了,你明天不是还要上班的吗?”

只见林若汐摇了摇头,说道:“没事,刚刚做了好几遍了,我现在都已经挺熟练的了。这次应该花不了多久就可以完成的,你先去睡觉吧,时间也不早了。”

……

林若汐给他喂下那碗醒酒汤的时候,原本黑漆漆的天空已经展露出了一点点白色的光芒了,已经天亮了……

第二天早上,贺寒煜醒过来了,刚翻一个身,就看见一张熟悉清秀的脸庞正熟试着,趴在自己的床边。她的头发还有些凌乱,脸色也有点苍白的样子。贺寒煜伸出一只手来摸摸她的手,发现十分的冰冷。

“她不会昨天睡就这样睡了一个晚上?”

昨天的事情,他有点想不起来了,但是还是可以闻的出自己身上的酒味,“难道自己昨天喝了太多嘛?是她照顾自己一个晚上了吗?”

他叫了两声她的名字:“若汐?若汐?”

但是,她好像睡得很沉,没有醒过来。他便小心翼翼的下床,一把把她抱了起来,放在床上。可能因为她昨天睡得实在是太晚了吧,这么大的动作都没有发现。

他帮她把被子压着老老实实的,怕她冻着。就在他刚要离开的时候,他只感觉自己的手一下子就被她给勾住了。还听见她轻声呼唤着自己的名字:“寒煜,寒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