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川设想过无数次重新见到白苏瑾时的场景,他可能会愤怒的把对方骂的狗血淋头,可能会忍不住丢脸的哭出声来,当然他最希望的自己能无比淡定的,云淡风轻的点一点头,然后转身离开从此各不相干……但是他怎么都没想到会在这样一个偏僻的小镇子,眼睁睁的看着白苏瑾从一个他被警告不能靠近的禁地里走出来,他几乎能想象的出来自己瞠目结舌的奇怪表情。

白苏瑾也看到了莫川,这也是他没有设想到的情况,他的眼眸暗了暗,随即恢复了正常。他并没有理会莫川,而是微微侧身,让出了跟在自己背后的女人。

莫川的嘴张的更大了,因为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昨天刚刚见过的,自己的大嫂,大堂哥莫营的妻子!

女人也看到了他,她有些诧异,微微一笑,就朝他们走过来,白苏瑾微微皱起眉,跟在她身后。

“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堂弟。”女人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昨天没来得及自我介绍,我叫薛世雅,很感谢你昨天来参加阿营的葬礼。”

莫川还没从巨大的打击里缓过神来,白苏瑾就这么一步步的走到了他面前,那张俊美的脸丝毫未改,仍然完美的让人怦然心动,嘴角习惯性地勾着笑意,虽然那笑并不达眼底。

尼玛……真的是白苏瑾……莫川心里翻来覆去的只剩下这一句话。

莫川不回答,气氛一时变得尴尬,站在旁边的李霄搞不清楚状况,眼见着莫川把一个大美女晾在一边当空气,只顾着盯着那个男人看个没玩,心里暗骂莫川见了男色就忘了别的,吭哧着想找个话题改变僵局。

他正想开口,却被薛世雅抢了先,莫川没有反应,她也不在意,似乎看出了莫川的注意力全在白苏瑾身上,就指着白苏瑾介绍道:“你们没有见过,堂弟肯定很好奇吧。这位是白溟,他应该比你大,叫他白大哥就好了。”

“……白溟?”不熟悉的名字入耳,莫川回过神来。不是白苏瑾吗,怎么又成白溟了……?三个月不见人影,连名字都换了?还是说,白苏瑾这个名字从一开始就是假的,只是用来耍他的?!

莫川越琢磨越觉得不对味,越想越火冒三丈,眼前这个男人毫无预兆的玩失踪就已经够让他火大了,结果好嘛,连名字都是假的!那是不是失忆也是假的,那些温柔的对待也都是假的?!

莫川觉得自己眼睛里的怒火都快要喷出来了。

“你好,我是白溟。”白苏瑾却好像一点都没有察觉,礼貌的微笑着,伸出一只手,“很高兴见到你。”他的声音清朗如旧,就像清澈的山泉水一般流淌在耳边。

高兴个屁啊!莫川死死地瞪着他,伸出手,用力的握了上去,心里把那只手当成了白苏瑾本人,狠狠地捏了又捏,“不知道白先生在这里,有何贵干!”他咬牙切齿地说。

白苏瑾脸色丝毫未变,还握着莫川的手上下摇了摇,“六天后,就是我和世雅的婚礼,莫先生如果愿意的话,可以来观礼。”

他的态度温文尔雅,放下莫川的手之后,还温柔的看了旁边的薛世雅一眼,薛世雅幸福的笑了笑,伸手搭上了白苏瑾的臂弯。两人客气的跟李霄说了几句,也邀请他来观礼,然后就相携离开了。

莫川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手掌渐渐用力,攥成了拳头,指甲深深地掐进肉里,他努力紧咬住下唇,他怕自己会叫出声来,也怕自己会哭出声来。婚礼……?和薛世雅?白苏瑾的一句话,就像一盆凉水一样,浇熄了他的所有怒火,也抽走了他浑身的力气……

他见过白苏瑾的各种模样,温和的老好人模样,生气时冷酷的模样,暴躁的发脾气的模样,甚至是手里握刀,脸上溅满鲜血的狰狞的模样。但是从来没有哪一次,白苏瑾是这幅模样,一副不认识自己的模样,一副自己是毫不相干的陌生人的模样,一脸温柔宠溺的看着别人……

莫川觉得自己脑子里正在嗡嗡作响,就连李霄的大嗓门,都好像隔着一层纱似的,听不分明了。

六天后,就是我和世雅的婚礼,莫先生如果愿意的话,可以来观礼。

白苏瑾,要结婚了……?

得知“噩耗”,莫川再也没有心思锻炼了,他站在原地,愣了半天,直到李霄担心的声音把他唤醒。

他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他在梦里面歌舞升平,醉生梦死,直到白苏瑾敲了他一闷棍,生生把他打醒。白苏瑾大概没有错,因为他从来都没有承诺过什么,是他自己犯傻,还日日牵挂着,等着一个不可能的人。

这一定是我这辈子最倒霉的一天了……莫川心里泪奔着,表面上还不能让李霄看出来什么。失恋了不说,还当着哥们儿的面,连痛哭流涕都不行,不然会被嘲笑一辈子的……

莫川急着回去哀悼自己还没开始就早早结束的“爱情”,根本没有心思在街上闲逛,偏偏李霄不会看人眼色,还以为他是见色忘友,硬要拉着他再爬几座山以示小惩。莫川解释不能,欲哭无泪,只能被李霄拽着,吭哧吭哧的爬山。爬了几个小时,出了一身汗,终于爬到更高的山顶,莫川低头往下看的时候,看着那座莫家祖宅被自己踩在脚底,就好像那个见鬼的白苏瑾和那个莫名其妙的大嫂也都一起被踩在脚下了,莫川心里又舒爽,又复杂,那叫一个百味陈杂。

李霄把自己和莫川都折腾的大汗淋漓,心里终于舒坦了,满意的拍拍莫川的肩膀,“这才够哥们儿!”

莫川无语的看着他,心里的郁结倒是被他折腾的散去不少,忍不住笑了出来。

不就是他妈的失恋吗!老子长这么大,又不是第一次!

不对……这好像真的是第一次……以前都没恋过啊……

纯情莫又心塞了。

上山容易下山难,莫川和李霄花了比上山更长的时间,终于把自己完完整整的从那座未开发的原始小山坡上弄下来,莫川这才觉得自己累的够呛,肚子也饿得不行了。本来打算跑跑步就去吃饭的,结果一时心血来潮去爬山,一个上午就出去了。

他们勾肩搭背的回旅店,身上还沾着在山上蹭着的土和树叶,街上的人见了都让着走,莫川今天受打击太大,懒得在意这些细枝末节,至于李霄,那就更无所谓了,被围观他都不在乎。两人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回了旅店。

换了身衣服,冲了个澡,莫川本来想问问李霄要不要一起吃饭,可是敲了敲隔壁的门,却没人应声。莫川没在意,只是一个人的话,也懒得去饭店吃饭,干脆下楼去对面的杂货店买了个方便面,又买了几根香肠,准备凑付凑付就算了。

买完东西,还没走到旅店门口,就听见老板为难的声音,“这位客人,不是我不给您地方住,实在是我们没地方啊……您看,我们这儿一共就三层,七间房,全都有人住了啊……”

莫川定睛一看,似乎是新来的客人,拎着个手提包站在柜台前面,正在跟老板理论着什么。莫川心里有事,懒得理会,绕开他们就往里走了。

其实新来的客人也不是绝对不能住下,毕竟房间都是双人房,但是几乎都只住了一个人,不过估计没有人愿意和陌生人同住吧……莫川漫不经心的想着。

七间房?自己一间,李霄一间,律师、法官、还有那个脾气暴躁的男人各一间,只有那个温吞的老实男人和自己女儿一起住了一间……还有一间,难道是那个一身黑的男人?

莫川想起来早上那个看不清楚面目的男人,还有那句不明不白的警告,皱起了眉头。

房子的采光不好,明明只是中午,房间里还是昏暗的。李霄在身边的时候,能分散他的注意力,现在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莫川吃晚饭之后,突然发现房间安静的可怕。

白苏瑾的脸在眼前晃来晃去,原本觉得怎么都看不够的那张脸,现在看起来只觉得可恶,莫川越想头越疼,干脆躺倒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莫川是被一声高亢的尖叫声吓醒的,前一秒他还在梦里狠狠地揍了白苏瑾一拳,心里爽的不得了,下一秒就回到了现实,猛地睁开眼睛,迟钝的眨了眨眼,和他睡着之前一样,天花板上悬着发黑的顶灯,除此之外空无一物。

“救命啊!死人了!!”尖叫声因为惊恐有些变形,但是还是能听得出来,是那个服务员小姑娘的声音。

莫川浑身一激灵,从床上翻了下来,拉开门就冲了出去,顺着尖叫声传来的方向跑去,是在二路,莫川一下到二楼,就看见服务员贴在墙边,一脸惊恐的指着屋子里面。

莫川来不及说话,用最快的速度冲到房间门里,向里看去。

白发苍苍的老者趴在地上,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