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文皱眉想了想,回道:“我跟月儿的事毕竟还没彻底解除婚约,他现在上门提亲也有失妥当。”

而且他要是真的不在乎林月,怎么可能不顾性命之忧护送林月却瘟疫之地,他们彼此有意,我又何必拆散他们。

“你跟月儿的说辞都是一样的,我们是真的觉得你跟月儿才适合相伴到老。”林大郎继续劝说道。

“林大伯,萧风他只是不善言辞,不会表达,但我向您保证,他珍视月儿的心不比我少。”

要不是不能说出林月是萧越,他一定向林大郎证明萧风的心思。

林大郎叹息道:“不是我不同意他们,只是月儿说萧风让她等他,可也没说等到什么时候,月儿年龄已经不小了,其他女子在她这个年龄都有娃娃了,谁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又变故,所以我真的不放心让月儿跟了萧风。”

“如果你真的想月儿好,让她幸福,那你就不要寄托于别人,相信你自己能把他照顾的更好。”

苏文被林大郎说的心情起伏,他不知道萧风和林月到底是怎么回事,林大郎说的也很有道理,他都有些动心了。

可一想到林月的性子,以及她将此事全盘托出,可见她是坚定的选择萧风了,也愿意等他,那他在做多少都是无益的,甚至会让大家都尴尬,失去两个朋友。

他抬头,认真的看着林大郎道:“能给月儿幸福的人只会是她心仪之人,苦也好,乐也罢,她的喜怒哀乐只会被那一人调动,所以月儿想要幸福,我给不了。”

林大郎一愣,被苏文说得有些动摇,该是放任她去追求自己想要的还是尽力为她规避可能会出现的挫折呢?

苏文见他有些动摇,继续开口道:“或许你们只看到了我为林月做的,但萧风为林月做的绝不比我少,他脾气或许不够温柔,也不够细腻体贴,可他为了林月豁出性命也在所不惜。”

“您说,这样一个视林月比自己性命还重要的人,真的不会比我更珍视她吗?希望您相信林月,也相信萧风。”

被他这么一说,林大郎这才想起萧风为林月做的种种,只要林月一有危险,他都会为了林月出头,甚至为了护着她的名声选择承担杀人的罪名。

这一系列的种种,自己怎么都忘了呢,怎么还会质疑他对月儿的爱护之心呢,要是没有他,我们一家也不会有现在的一天,倒是自己有些忘恩负义了。

如果一个人只知道做而不说,很容易被人忽视,因为每个人都不是别人肚子里的蛔虫,如果你只做不说,别人也不知道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所以大家都喜欢听别人从口里说出来话,并情愿相信那是对方心里的想法,所以说得多比做得多的人跟容易让人感到到对方的心思,所以千万不要忽视表达的重要性。

沉默良久后,林大郎开口道:“谢谢你跟我说了这么多,月儿能有你这么为她着想的朋友,是她几世修来的福气,也希望你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嗯嗯,大伯您慢走。”

林大郎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才离开。

苏文怔怔的看着一块空地,目光呆滞,良久后,眼眸中才恢复了神采。

他轻声道:“遇到她这么心地善良、重情重义的女子是我的福气才对,我也不贪心,只要你开心快乐就好。”

虽然林大伯被我说服了,可大娘对自己也十分满意,想说服她可不是件简单容易的事。

可能大娘也会向林大伯一样,努力撮合自己和月儿,他们是月儿的父母,月儿想来也会十分为难,看来毁约这事只有我开口提了。

虽然我先破坏婚约,会让人认为月儿是被我抛弃的,恐怕众人会更加嫌弃她,不愿娶她。

但月儿应该只在意萧风一人,只要萧风不在意这些,肯娶她就行。

反之,若是叫她主动提,自己则成了受害者,她一个人担起所有的恶名,崇拜自己的百姓一定会对月儿口诛笔伐,甚至排挤辱骂她。

如果是自己提的话,百姓最多说她几句闲言碎语,而且这个时候,苏家得到何大人的器重,自己抛弃她,众人只会觉得自己对不起林月,甚至会可怜她,这才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思索好了之后,他便喊人过来将萧越帮何大人解决景阳城瘟疫的事传出去,让百姓明白他家的金字招牌是怎么来的。

铁匠铺。

萧风开始将之前欠下的单子一一赶制出来,并准备将这铁匠铺转卖出去。

宋渊看他大汗淋漓的模样,有些不忍,又有些不解,“将军,我们马上就离开了,你还做这些体力活做什么?”

“接了别人的单子必须完成才行,而且店里这么多铁不能浪费了,日后兄弟们也需要兵器,需要用钱的地方也很多,能省则省。”

“对对对,将军说得对,是属下思虑不周,那属下也来帮你吧。”

宋渊也加入了打铁大军,他一边帮忙一边问道:“将军,萧越跟我们一起回青龙寨吗?还是他要留在这个小镇上赚钱?”

他倒不是质疑萧越赚钱的能力,人一个能治疗瘟疫的大夫怎么说也比他们这些强盗会赚钱多了,只是他觉得那些小钱想跟一个国家比,甚至是养出一个军队来,貌似很难吧。

“她留在这儿,你也别全指望她赚钱支持我们,这是我们自己的大业,我们也得想办法赚钱才是,走镖也好,接杀手的活也好,我们自己也要努力。”

宋渊直点头,“对,将军你说的对,属下一定会带着大家想办法赚钱的,那我们第一步是做什么?”

萧风不假思索的问道:“你们青龙寨有多少人,情况说详细点。”

宋渊想了想道:“能打的一百来个兄弟吧,虽然都不会武功,但一个个敢拼敢打,都是些英勇男儿。”

“有什么敌对势力吗?”

“有,那片地段乱的很,有很多土匪窝,除了我们还有三个,不过大家一向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

“好,回去之后整顿他们,灭了其他的土匪窝。”用平静的语气说着狠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