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叫凌灵的寡妇到穆柯的府邸说是要感谢穆柯,凌灵看着穆柯的伤很心疼,穆柯道:“不必道谢!这是本官应该做的。”

凌灵道:“穆大人,你是个好人,这样保护天州百姓,我替天州百姓谢谢你!”

“作为朝廷官员,这是应该的,你不必这么谢我!”

凌灵又道:“如果穆大人有需要民女做的,民女一定会在所不辞!”

穆柯道:“严重了!林远,给凌姑娘沏茶。”

“不用了大人,大人你在家好好养伤,祝愿你早点康复!”

“谢谢!”

穆柯谢过之后,凌灵就走了,凌灵走出了穆柯府邸之后,穆柯就跟林远说:“林远,你去送凌灵回家吧!”

“哦!”林远很不情愿的去送凌灵了,林远以最快的速度跑出穆柯府邸追凌灵,他看到凌灵还没走远就叫住她:“凌姑娘!”

凌灵转身问:“请问有什么事吗?”

林远道:“我是穆柯的大夫,你叫我林大夫就好,穆大人他让我送你回家。”

凌灵道:“穆大人有心了,那就麻烦你了!”

林远微笑道:“不用客气!”

在林远送凌灵回家的路上,凌灵害羞的问林远:“林大夫,我想问下穆大人有什么喜欢的人嘛?”

林远回答:“好像有吧!”

凌灵心里有点失望,林远问:“你喜欢他?”

“啊?”凌灵吃了一惊道:“我一个寡妇,哪有资格喜欢穆大人?”

林远听后道:“别这么看不起自己。”

凌灵叹了一口气:“像我这种人r,任谁都不会喜欢……16岁的时候,我本以为自己会嫁给一个好丈夫,可是,嫁的却是赌博鬼,我本以为会有幸福的生活,可是却过的一塌糊涂……”

林远安慰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凌姑娘,只要你有爱,不放弃自己,不看不起自己,相信生活一定会好起来的。”

“谢谢你林大夫。”

林远笑:“谢我什么?”

“谢谢你一直开导我,安慰我。”

林远又笑道:“其实你是个好姑娘……我相信你一定会得到自己想要的幸福的。”

“谢谢!”凌灵道谢:“林大夫,你有喜欢的人么?”

“也算有吧!”林远答:“只不过,他也有喜欢的人了……”

凌灵又叹气:“唉,为什么爱情都这么苦呢?”

林远摇头:“不苦,只要默默坚持,我相信他一定会看到我!”

走着走着,凌灵的家就快要到了,“林大夫,我的家要到了,你就不用送了吧!”

“嗯,好,那我先走了,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

“多谢林大夫!”

林远走了,可是他刚走不久,凌灵就被人敲昏绑架了。

凌灵再次醒来,已经是晚上,她睁开眼看见自己被绑着,也被袜子给塞住了嘴,就唔唔唔的想求救。

这时候,门被推开了,凌灵一看绑架她的人原来是霍凉的管家!

管家看着她,猥琐的走来走去,“凌姑娘,你害我们霍老板进了牢房,这笔帐,你说要怎么算?”

“唔唔唔……”

霍凉的管家叫霍极,霍极在霍凉身边呆了二十年了,他一向把自己的老板当成自己的天!他看到自己的老板被抓了,他向很多人求助,可是都没有愿意帮他,于是他只好想出这个绑架凌灵然后再要挟穆柯放人的这个办法!

凌灵唔唔唔的叫着,霍极就把袜子从她嘴里拿下,凌灵道:“你的老板杀人,难道,他就不应该被抓吗?”

“呸!是你的那个死鬼不愿意还钱又口出狂言,所以我们老板才杀的他!”

凌灵道:“不管怎样,杀人就是犯法!”

霍极冷笑:“那你丈夫杀了你娘,也是犯法,而你却窝藏包庇,不将他报上公堂!”

凌灵慌张的道:“那你想怎样?”

霍极道:“我想要怎样?我想要绑架你然后威胁穆柯放人!”

凌灵呸了一声:“穆大人不会为了我而放走一个杀人犯的!霍极,你想都别想!”

“哼,那就看他到时候放不放了!”霍极说完就又重新把袜子塞到凌灵的口中。

穆柯的下人刚要出门时,就有一个飞刀飞了过来然后插在了门上,下人差点尿裤子,飞刀上面还有一张纸,下人连忙把飞刀拿下来给穆柯,穆柯看到纸上写着凌灵现在在我手里,要想救凌灵的话,就去小树林,你一个人来,如果带很多的人来,我就要了凌灵的命!

穆柯看了之后忙跟下人道:“这件事不要告诉其他人,若是敢告诉其他人,我就叫你滚蛋!”

下人很害怕的说道:“是是。”

穆柯起来穿衣服后拿上剑就走了!

穆柯一路狂奔,来到小树林,他来到小树林的时候,一个人都没有,很安静,突然,有几道剑向他射过来,穆柯连忙拔出手上的剑把它们都打掉。

“霍极!你不要装神弄鬼的!你是杀不死本官的,出来,快出来!”

这时候,霍极用刀架着凌灵的脖子出来了,穆柯道:“姓霍的,你们没一个是好东西!快放了凌灵!”

霍极道:“对,我们姓霍的就不是东西,大人你今天才知道吗?”

“霍极!凌灵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抓她?难道,你也想进牢房吗?!”

“大人您把我抓进了牢房,那凌灵也活不成啊!”

“霍极!你别给脸不要脸!霍极,若是你放了凌灵,我自当不会抓你进牢房!”

“穆大人,那封信上我说过了吧!只要放了霍凉,我就放了她!”

“放了霍凉?不可能!他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霍极大喊道:“那凌灵窝藏罪犯,该当何罪?!”

穆柯疑惑:“窝藏罪犯?”

“对,她窝藏罪犯,她丈夫杀了自己的娘,不报官,反而窝藏他,穆大人,这窝藏包庇,可是很严重的行为!”

“我没有!”凌灵喊道:“穆大人!我没有窝藏我丈夫……”

穆柯指着霍极道:“霍极,凌灵的事儿,我自当会处理,你现在绑架凌灵并威胁朝廷命官,这是比窝藏罪犯还要严重的事儿!”

“穆大人,只要你放了我家老板,我就放了她。”

凌灵对穆柯道:“穆大人,您别管我,别管我,自己走就好!反正我是个寡妇,命贱!所以,您不用管我,让我死了最好,他就威胁不了你了……”

“别这样说凌灵,你命不贱!霍极!只要我放了霍凉,你就放了凌灵是吧!”

“对,只要放了霍凉,我就放了她!”

穆柯道:“好!明日,我会带着霍凉来到这片小树林,你,明日带着凌灵,若是凌灵有什么不测,本官第一个拿你试问!”

穆柯说完,就骑马而去……

霍凉重新把凌灵关到绑架她的地方,凌灵看着窗外的月亮,感觉自己真的是很悲哀……

于是,她看到一张纸就写下了几句话:“穆大人,我这一生能碰到您已经很幸运了,我这贱命,也就这样了……寡妇就是寡妇,谁也改变不了!所以,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死了……也许你会看不到这封信,但你应该会知道我已经死了吧……穆大人,我说这些话,是不想让你为难,姓霍的干净坏事,坑老百姓的钱,骗老百姓赌博,天理不容,理应杀之,你千万不要为了我而放走他!还有最后一句,我希望你能跟自己喜欢的人一起白头到老,我也希望你能幸福的活下去,因为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