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特木尔沿着原路返回,寻找多罗的时候。殊不知,此时多罗却因为四周漆黑,根本分辨不清树林里的道路,而是沿着和特木尔相反的方向,越走越远了,这是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的结局。究竟前方的路能够通向何方,他自己都觉得是个谜。

往前走了约有一个时辰之后,树林里的的冰雪,更是让他跌跌撞撞,满身是伤。走着走着,他就感觉眼前一昏,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等他迷迷糊糊地有些知觉时,他看着眼前有个模糊的人影在轻轻地摇晃,但是自己却不知这到底是在哪里?面前又是什么人?

“大概醒了吧!小姐!”

眼前的人影晃动了几下,多罗感觉自己头晕的厉害,他拼命地想睁开眼睛,但依旧处于一片迷蒙之中。

“不像是清醒的样子,你看他的眼睛好像还没有睁开呢!只是晃动了一下身体而已。”说话的好像是另一个人的声音。

“我以为他要清醒了!看来又要等上两天了。”

刚才晃动的那个人嘴里说着话,盯了他几眼,好像感到很遗憾的样子。

“你就老老实实地给我喂好他,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父亲在外做了很多不合天理的事情,我这个做女儿的,总要帮他弥补一下罪过,要不然神灵会怪罪我们的。”还是另一个人说话的声音。

多罗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漂浮在大海上,一条小船就在自己的前面,离自己很近很近,但他就是抓不住。他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一点点地往下沉。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一股奇异的力量,将他的身体轻轻地托了起来。然后,他忽然看见自己的身体躺在了船舱里,而另一个自己却升起在半空中。

“我死了吗?”

他问自己,但船里的那个人并没有回答自己。而在他的身边有一位上年岁的老人,正对着他的嘴做呼吸的样子。

“看样子,他是快要死的人了,可是我在哪里,为什么我看不到我?”

多罗在茫茫的大海上开始寻找自己。不多一会,他就看见船上的那个年轻人,嘴里吐出了很多水,然后人也开始清醒过来。

再接下来,他感觉飘在空中的自己一下子飞进了那个年轻人的身体,两具灵魂忽然融为了一体。

“你醒了,年轻人?”那位上年岁的老人问道。

年轻人点点头:“我醒了,谢谢你救了我。”

“没事,赶快回去吧,有人在等你,快点走,要不然就来不及了。”

话音刚落,紧接着,就看见一阵乌云带来了狂风暴雨。小船开始在大海中旋转飘荡,随着波浪的浮动而忽高忽低。

忽然间,那老人也不知何时消失了。

这时候,他感觉整个大海上只有自己一个人,他感到万分恐惧,他拼命地呼喊着:“救救我,救救我。”

他大声地喊着,然后猛地一用力,他从小船里拼命跳了出来,紧接着,他的眼睛就完全睁开了。

“醒了,你终于醒了!”

多罗这下看清了:这是一张年轻女子的脸,五官长得非常精致。可以说从自己长这么大,还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女人,美到炫目。

“你是谁,你是来救我的吗?”他躺在那里,轻声地问道。

那女子捂着嘴噗嗤一笑。

“我没有救你,是你自己倒在了风雪里,小姐发现了你,把你带了回来。”

女子的声音听起来像银铃,清脆悦耳。从多罗记事起,就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但在这个女子的身上,却让他感觉有母亲一般的亲切之感。

“你是谁?你救了我?”多罗又重复了一遍。

“你是发烧给烧糊涂了,开始吃药吧。”那女子说完,端起床边的药,就开始给他喂药,他非常顺从地一口口喝下。

女子撩起袖子,给他嘴边的药汤擦了擦。多罗感觉自己好像醒过来了。

他想起了和特木尔走在树林里失散的事情,连忙想起身,但却被那女子按住了。

“不要动,你身上有伤。”

说完,那女子又开始细心地为他换药。

多罗还是感到有些疲惫,他只好无奈地躺了下来,闭上眼睛,享受着这一时刻。他似乎能够闻到女子身上带着一股奇异的香味。

只见,另一个女子走了进来,圆圆的脸庞,但脸上却带着甜甜的味道。

“这是醒了吗?你是沙萨的人吗?”

一听女子说起这话,多罗刚才想说想问的话,一下子咽到了肚子里。

那女子蹲下来,开始跟刚才的女子一边说话,一边帮他整理着身上的狼毛垫子。

“柔奴,你说怎么这么巧,我们刚一出门就迷路,要不是沙萨带着一些人找到我们,我们说不定会在树林里喂狼呢!”

“小姐,这是神灵的护佑。前些日子,我们遇见一个年轻人,跟我们讨要吃的,还不是你好心做了好事,这不神灵回过头来报答我们吗?”

“哪有这么快回报的事情?这一次,看样子,沙萨的兵马也损失了不少,估计要等上几天,我们才能跟着他们,一起赶到库尔统领那里去。”

“也说不准,万一沙萨的马能早日找到特木尔,你不就心想事成了吗?”

多罗听着听着,就大约猜出是怎么回事了。

他想,可能这两个女人是认识特木尔的,但为什么却没有听特木尔提起过她们呢?再有,就算是特木尔认识的人,他也应该知道姓名啊。

他刚想问一下,就看见外面进来了一个人,是一名男子,而且左耳上还带着吊坠。

“沙萨,你怎么来了?”沙萨冷笑着。

“我追着追着,就把人追跑了,今儿正巧捉到一个,看衣着,虽然有些残破,那也是世族的贵公子,我要领着他到大汗那里去领赏呢。”

“不可以,你没有看见他年龄很轻,他已经受伤,而且拿他去领赏,先问我同意不同意。”

“蒙玉公主,这是特殊情况,你知道吗?现在,就这名俘虏,我可以拿他换些牛羊回来,何况现在我们还不知道他的身份,万一是个大的主,那我以后的土地牛羊女人都不用愁了。”

“沙萨,你不用高兴得太早了,现在,父王让你跟着库尔带兵,前去围剿格鲁那些人,而我也想知道,到底那些人里面有没有特木尔,如果有特木尔,我不许你们伤害他,要不然,别说是你的人头,就是库尔的人头,我也要让父王把他们拔下来。”

“先别这样激动,我就是说说,公主的话,沙萨不能不听,就是不知道眼前这是一位小王爷,还是什么身份?”

沙萨好像对多罗特别上心。

“你不要问了,他就留在我的营帐内,有什么事情你可以找我。”

蒙玉公主大声地说道,沙萨一看不是可以说话的地方,连忙离开了。

“柔奴,你在这里看着,我去去就来。”说完,蒙玉公主就直追沙萨去了。

柔奴看见蒙玉公主离去,准备再次给多罗喂药。她端着药碗,还像刚才一样给他喂药,没想到多罗使劲一挥手,一下子将药碗推到了地上。

柔奴看着地上的药碗一愣。

“你为什么刚才还好好的, 现在却把药给推掉?”

多罗闭上眼睛,不看她,也不说话。

“我知道了,你是知道这是蒙玉公主,怕她杀了你是不是?但是,蒙玉公主从来都没有杀过人,她只救过人。”

此时,多罗的脑海里忽然想起了,刚才处于昏迷中时那些大海上呈现的情境,心下一震。

“我不是大漠的人,是来这里为奴,如果你想活下去的话,你就把药吃下去,这样你才有力气逃走报仇,要不然,你就会死在这里。”

柔奴刚说完,多罗开始睁开了眼睛。他刚才想起这名女子说起有人乞讨的事情。

“你们曾经给一位夜里前来乞食的人一张饼吗?”

“是啊,这样的事情,我和小姐做过很多。”柔奴看到多罗似乎心情好转起来,感到很高兴。

“那么前几天的夜里,有人到村上去乞食,也是你们给的吗?”

“那是你吗?还牵着一匹马?我能听到马蹄的声音。那个人说话的声音是有点像你,说是为了给一位病人吃。”

多罗一下子将柔奴的手攥住。

“那就是我,那天夜里难道是你?”

柔奴看见自己的手被拉住,想挣脱开来,没想到却看到多罗的一双眼睛。

清澈的眼神,暗蓝的眸子,正静静地凝视着她。两人对望了有好几秒钟,忽然,柔奴的眼神变得慌乱起来。

“公子,请问你是那边的人吗?”

多罗知道她问的是自己,是否是克木尔部落的人,多罗点点头。

“我就是想去克木尔部落救人,但现在马上就要变成人质,你能救我离开这个地方吗?”

多罗灼热的眼神紧盯着柔奴,一半是祈求,一半是不舍。

柔奴被他看得心里更加慌乱。

多罗抓紧她的手。“我以后一定会报答你,求你了,救人救到底,如果蒙玉公主知道我的身份,一定不会让我走,沙萨会杀了我。”

“你是谁?”柔奴看着他,低声地问道。

“我是克木尔部落的多罗皇子,我不想向你隐瞒我的身份,你愿意救我吗?柔奴。”

柔奴听见多罗轻声地喊出她的名字,心下也是一颤。

她想了一下,好像下定了决心似的,认真地点点头:“你跟我来!”

然后她扶着多罗受伤的身体开始一起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