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喃眼中闪过一抹愤怒,用力把头一纽,“这段时间你的日子过的很不好受吧,怎么样,东躲西藏的日子适合你吗?”

“适不适合我这个就不劳你关心了,现在你落在了我的手里,你认为你还有逃跑的机会吗?”

“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的计划的?”苏喃有没有理会他的话,而是淡淡地问。

“想知道?”男人嘴角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手中拿着一只苹果,一边啃一边说。

苏喃直接给他甩了一个大白眼,他问的这不是废话吗?如果她不想知道问来干什么,以为她真的喜欢说废话?

“告诉你也无妨,因为我在你家里装了监听器。”

“怎么可能!什么时候?”苏喃心里一紧,他们的别墅可是有安全系统的,如果他们的人真的潜进去的话,那么一定会弄响报警装置,而他们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看着他眼中的得意,苏喃猛然想起前一段时间家里的马桶突然堵了,那时候她打了电话让物业上来通厕所。

我当时而来的是两个人,她因为工作很忙也没有想那么多,就直接让他们进去,现在想来,那两个物业很有可能是韩铭轩安排的人。

“我们家的厕所是你弄堵的吧?”她不是怀疑,而是肯定,“没想到你为了对付我,居然这么大费周章。”

“那是自然,毕竟你可不是小人物啊,我要是不谨慎一点还不得被你们重新送进监狱,我可没有那么多的三年给你浪费。”韩铭轩脸上挂着阴森的笑,“你说如果明天新闻头条上出现某富家千金被人先奸后杀抛尸街头,这个标题如何?”

韩铭轩俊逸的脸庞突然变得特别阴沉,他再次捏着苏喃的下巴,手上的力度大的苏喃眉头皱起,“韩铭轩,你到底想怎么样?”

对于她的话,她一点都不怀疑,毕竟像他这种心狠手辣的人,有什么事情干不出来。

“怎么,你害怕了?”阴深深的声音突然响起,韩铭轩的眼中划过一抹疯狂之色。

要不是因为她,他现在又怎么可能连过家老鼠都不如,要躲在这不见天日的地方?

“我怎么可能会害怕,法律都是公正的,就算你今天杀了我,你也别想逃出去。”苏喃毫无惧色地说。

听到她的话,韩铭轩没有愤怒,而是哈哈大笑了起来,那疯狂的笑声就好像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

“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的杀了你吗?苏喃,我就算要你死,也要你生不如死,绝对不会让你死的那么痛快。”

看着眼前接近癫狂的男人,苏喃在心底摇了摇头,他真的是疯了。

她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他要让一念之差把自己逼到这个境地上,既然他已经从监狱里出来了,为什么不能好好的做人一定要走上歪路呢?

“韩铭轩,何必把自己逼到死路上,你以为你现在还有翻身的机会吗?不要一错再错了,收手吧。”

苏喃清澈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韩铭轩,一脸的漠然。

如果他现在可以收手的话,那么她可以放他一条生路,可是他要是继续这么作的话,到时候他的下场只会一场败收场。

她相信苏邶知道她不见之后,一定想办法救她了。

“我有今天还不是你们逼的,要不是因为你们,我又怎么可能成为过街老鼠,我的公司又怎么可能倒闭!你不用在这里装出一副圣母的样子,事到如今,我知道怎么做,而你如果想从我手中逃走的话,最好还是省点力气吧。”

韩铭轩突然咬牙切齿的开口,对着身旁的人使了一个眼色,然后站在他身旁的人马上给他递了一部手机。

他拿着手机走到苏喃的面前,眼中翻滚着疯狂的神色。

“我听说许霂琛已经失忆了,如果他知道你在我手上的话,你觉得他会不会来救你?”

“这是我跟你之间的事情跟他没关系,你有什么要求大可以提出来,我可以满足你。”

“哟,这就开始着急了,你以为现在你在我手里有你说话的份吗?你不是一直都很想知道他心里有没有你吗?那么今天我就来当一当这个好人,你觉得如何?”

“你想干什么?”苏喃双眼毫无温度的盯着他,身上散发出冷冽的气场。

“我想干什么很快,你就知道了。”

他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随后走到单人沙发上坐下,跷着二郎腿,按下了通话键。

许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许霂琛刚刚把事情吩咐下去没多久,手机就响了起来。

看着陌生人来电显示,男人眉头轻挑,没有过多犹豫就接了起来。

“喂。”

“许霂琛,是我。”

“韩铭轩,苏喃是不是在你手上?”

男人开门见山的问,没有任何的拐弯抹角,现在他唯一能够想到把苏喃绑架的人只有韩铭轩。

“许霂琛,如今,你跟他都不是夫妻了,你又何必这么关心她呢?”

“她现在怎么样?”许霂琛没有理会他话里的讥讽,现在他只想确认苏喃到底是不是安全的。

“你放心吧,她可是你的心头肉我怎么敢伤她一根汗毛,只要你按我说的去做,我保证她安安全全的回到你的面前,但是你如果敢耍什么花样,我保证你看连尸体都看不到!”

“你想怎么做?”

“如果想要她平安无事,就把之前给警方的证据全部都撤回来,把韩氏集团的股份还给我,然后准备5亿打进我的账户,并且给我准备私人飞机,让我离开国内。”

听到他提的要求,苏喃真的恨不得把他给杀死,他以为自己是谁?还5亿,他的胃口还真是不小,到时候不知道他有没有命花的下去。

“我要听听她的声音。”男人冷冽的声音响起,对于韩铭轩提的要求,眉头皱都不皱一下。

“当然没问题。”

韩铭轩大方地说了一声,随后转身把塞在苏喃口中的布条扯了出来,“来吧,说两句,让人家知道你是生是死。”

“许霂琛,你不用管我,他这是狮子大开口,他以为自己是谁呢,还5……”

“啪……”的一声,清脆的巴掌声从听筒传了出来,苏喃的声音也嘎然而止。

“你要是敢伤害她一根汗毛,你一分钱也别想得到。”

听着清晰的巴掌声,许霂琛的脸色阴沉到极点,眼中划过一抹嗜血的光芒。

明明是阴冷至寒的话,可是韩铭轩却毫无畏惧,她此刻就像一个疯子一样,“那你就按照我的来说,今天晚上六点,我要是没收到你的钱的话,那你就准备替她收尸吧,现在你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准备。”

“如果我把钱汇进了你的账户,我要怎么确认她的安全。”

“这个你放心,到时候我会让人把她送走的。”

“不行,一手交钱,一手交人。”

“成交,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准备,半个小时之后我会发地址给你,你要是敢告诉任何人,我保证她马上五马分尸。”

说完之后,韩铭轩果断的挂了电话,而此刻小包子已经追踪到了苏喃的位置。

他曾经在苏喃的手机里面注入过定位按钮,现在他只要一查就可以查出他们的所在地,查到了地址之后,小包子马上把地址告诉了苏邶。

苏邶知道地址之后,刚想打电话给许霂琛,许霂琛的电话就率先打了进来。

“喂,许霂琛,现在我们查到了姐所在的位置,我现在把地址发给你。”

“嗯,刚刚韩铭轩已经跟我联系了,他让我准备5亿打到他的账户上,我现在没有那么多时间跟你说,我已经让人去准备股份转让的合同,你这边把地址发给我,我现在马上过去。”

“好。”

就在他刚刚挂电话的时候,周杰就已经把股份的转让合同送了进来,同一时间,他也收到了苏邶发给他的地址。

看着手机上的地址,他对周杰吩咐了一声,随后拿着股份转让合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办公室。

他下到停车场之后,马上开车往目的地出发,而苏邶他们同一时间也出发了。

挂了电话之后的韩铭轩,脸上的笑容十分无害,他走到苏喃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看来你还是有点用处的,至少他在听到你出事之后,没有把你抛下,你现在应该很开心吧,我帮你证明了你在他的心目中是有地位的。”

听到他的话,苏喃没有再搭理他,而是闭上了眼睛。

她相信现在的她对于韩铭轩来说还有利用价值,所以暂时不会对她做什么,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应该想办法怎么离开这里。

刚刚在来的路上,她一直被蒙着眼睛,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何处。

不过,从这里面的环境可以看的出来,他们现在应该处于非常偏僻的地方,而且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这里信号不好。

一般来说,选择信号不好的地方是为了躲避那些追踪他为位置的人。

她突然知道为什么警方这么久都没有捉到韩铭轩了,因为他在这种地方根本就没有信号。

看着她一副不愿多说的样子,韩铭轩心情大好的,也没有过多的为难,而是招呼着众人离开了。

直到听到关门声响起,苏喃睁开眼睛,这才发现房间里的人都已经退了出去。

她眼中划过一抹冷笑,这对她来说还真是一个好机会,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透过破旧的仓库,她可以看得到,外面是空荡荡的一片,估计以前这种地方就是被临时建来做工厂的。

她一边着怎么逃走的方法,一边解着手上的手上的绳子。

几分钟之后,手上的绳子终于被她解开,她暗暗松了一口气,慢慢回头,看着身后紧闭的门,然后从椅子站起,走到窗边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这里的环境怎么似曾相识?还记得三年前,黎苒绑架她的时候,有一处地方也跟这里极其相似。

不得不说,他们都很聪明,选择这种地方绑架人,这些地方空荡荡的一片,只要有人逃走,他们马上就会发现。

不过有了之前的经验,苏喃不会再像以前一样那么鲁莽。

现在她必须等待合适的时,否则到时候悲剧只会像三年前一样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