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香港,大多数上班族和上学族还没起来,街上冷冷清清地有些晨运的老年人或是准备摆摊的书报亭,王子仪跑完步回到家,准备趁家人还没起来先洗个澡,早上的厕所使用时间总是特别紧张。

王子仪现在慢慢捡起前世的习惯,由于前世家里是开武馆,老爸一大早就会催她起床锻炼,不过洪拳练起来硬拳硬马的,不适合女生练,所以前世王子仪老爸也就教她套咏春拳。洪拳和咏春券都是南拳中能够流传至今并保留较好的拳法,一方面两种拳法都同出自少林,同根同源;二来洪拳大师或咏春拳大师在授徒时也会相互推广,以便相互弥补不足。不过,王子仪的身体还不行,虽然和前世长得一模一样,但这具身体却远没有前世自小就打的功夫底子,所以现在得从练气开始,一步一步来吧。

王家的早晨是忙碌的,匆忙吃完早餐,大姐就得和老爸去开店铺,老妈留下整理一下家务,之后也得赶去餐厅帮忙,老哥在片场开夜车,好几晚都没回家了。

王子仪背着书包挤上拥挤的小巴,还好是早晨,车厢里味道没有那么怪,要是放学时,那汗臭,那狐臭,啧啧,销魂啊。不过香港的巴士还算安静,人们不是看报纸,看小说漫画,就是打盹,不过今天的车厢例外。

“我/靠,居然回到秦朝啦,还落到法场上,这男主还真衰!”中年男子捧着一份《东方日报》,拍了一下腿喊道。不过他吼得太大声,明显把坐在他旁边另一男子吓醒,“顶你个肺,不知道老子在做美梦吗?”骂完一声后,闭上眼睛继续睡觉。

王子仪勾了勾嘴角,《东方日报》还是很给力的,不只留了极大的版面给《神话》,加上不知道从哪找了一位模特,配上王子仪设计的秦朝仕女造型,做成连载的封面印在版面上,不知吸引了多少男性的眼球。

……

“老板来份《明报》。”张□□掏出零钱说道。

“不好意思,老板,《明报》卖完了。”老板挠挠头说道。

“冚家铲,《四大名捕会京师》今天结尾,老子等了好久了。”张□□冷不住骂道。

张□□是彻彻底底的武侠迷,因为工作压力大,平时他就靠看武侠小说缓解压力,金庸自写完《鹿鼎记》便封笔了,不过好在温瑞桉写得《四大名捕》很和他的胃口,又在《明报》上连载,所以他每日都买份《明报》看,今天却没买到实在又气又恼,像被别人抢了玩具的小孩,却无力抢回来。

“老板,要不你买份《东方日报》吧,今天《东方日报》刊登了一篇新小说,买的人还是很多的。”报摊老板无奈地推荐道,反正像张□□这样武侠迷或漫画迷他见多了,无非就是推荐他们买别的。

“我/靠,《东方日报》的小说能和《明报》比吗,能和《四大名捕》比吗?”张□□情绪激动地说道。

“你不买报纸,就让开,这么大的人了,烦不烦。”一个扎着辫子的女学生不耐烦地说道,“大叔,来份《东方日报》,上面有《神话》这篇小说对吗?”

“对的,3元,谢谢。”

扎辫子的女学生在车上就见到有人看《神话》了,虽然见别人看得津津有味,但她并不喜欢武侠小说,吸引她的是封面穿着秦朝服饰的女子,那个飘逸,那个大气,像仙女一样,有么有?

好吧,王子仪还是低估了女人对美的追求,对漂亮事物的向往,谁让现在的电视剧粗制滥造,不讲究形象设计,哪怕是那些明星,在私底下穿着也不怎么讲究,这个就好像一只白天鹅来到了一群黑天鹅间,人们突然发现原来天鹅也可以是白的。

张□□沉了沉脸,一脸不爽说道:“老板,来份《东方日报》。”没办法,谁让他天天看武侠小说,一天不看,就像有咖啡隐的人,一天没喝到咖啡。

报摊老板再次挠了挠头,“不好意思,最后一份《东方日报》被刚才那个女生买走了。”

……

“阿虹,我把报纸借你,这篇小说可好看啦。”方舒书拿着《东方日报》说道。三人中方舒书的零用钱最多,也就她会买杂志或者少女漫画回来看。

钟楚虹也不矫情,她本来听周围很多同学议论《东方日报》新刊登的小说,自己也非常好奇。

王子仪心里已经乐开了花,她没想到自己无意间想到的噱头,吸引了这么多女生购买《东方日报》,她原本还担心第一天刊登的销量,看这势头不用几天《神话》就会被炒热,羊群效应就会出现,到时自己应该可以拿到第一桶金了吧。王子仪不知道,比她更开心的是在东方大厦顶层办公室的马成堃。

“老板,十万份已经卖完了,还要加印吗?”编辑的样子有些狼狈,但脸上的微笑遮也遮不住。

“加印,加印!”马成堃大笑一声说道。

“加印多少啊,老板?”编辑无语地说道。

“这个……”马成堃一只手敲着桌子,思索片刻说道:“先加印2万份。”

编辑拿到指示,便立刻奔出了总经理办公室,急着给印刷厂打电话。

马成堃看着办公桌上今天的《东方日报》叹了气,“这小姑娘还真是……不得了啊!”

……

张□□下班后忙赶到最近的报摊,急急地问道:“《东方日报》还有吗?”

报摊老板叼着根烟,说道:“不好意思,先生,刚卖完!”虽然《东方日报》之后加印了2万份,但加入了学生群体的消费,也很快销售完了。

张□□顿时无语,这年头想看份报纸都这么难吗?

“老公,你回来了,快洗手吃饭。”张□□的太太才二十出头,两人结婚还不满一年,感情十分要好。张□□也是希望能给太太更好的生活,才拼命得工作。

“来了。”张□□悻悻地说道。

察觉到老公的失落,张太太还以为老公在工作上受了什么挫折,正想询问缘由,却听到老公兴奋的叫声。

“顶你个肺,老子终于看到了。”张太太看着老公拿着一份《东方日报》,在那里又喊又跳的,还以为老公中邪了。

“亲亲老婆,你怎么会买《东方日报》的?”张□□满足地说道。

张太太被问得莫名其妙,虽然老公喜欢看《明报》,但不代表她不会买其他报纸啊,“隔壁施太太说《东方日报》上的插图服饰好看,我也就买一份来看看了。”

张□□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买不到《东方日报》了,还有比师奶群体更恐怖的消费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