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竹。”

三人起身正要往外走去,突然听到一个男子的声音,胡湘朝男子看了一眼。

男子一身破布衣服,手里还拿着一个酒壶,凌乱的头发遮住了男子的面庞,胡湘看不清男子的长相,估摸着有三十岁。

小竹看到男子,跑了过去,扶着醉酒的男子朝着胡湘他们走来。

扶着男子,有点羞愧的笑了笑说:“胡姑娘,这便是我的丈夫朱风。”

醉酒男子抬起头看了眼前的女子,忽然眼前一亮,抬起手就要去摸胡湘的脸蛋,嘴里还嘟哝着:“这小娘子长得还挺漂亮的。”

胡湘看到那双打量的眼睛和即将要碰到自己脸蛋的脏手,正要出手阻止,被身旁的男子抓住了。

女子有些慌张的看着胡湘:“胡姑娘,对不起,我丈夫喝醉了,无意冒犯了你,还请胡姑娘不要生气。”

胡湘看到这小竹能悔过自新,看来心地还是可以的,但奈何遇到万家那样的主子和这样的丈夫,也是个苦命的女子。

不如把她从这男子手中解救出来。

继而笑道:“不,我不生气,但是我也不能就这么算了。”

女子一怔:“那胡姑娘想怎么办?”

“那就这样吧。”

胡湘转头看向女子扶着的醉酒男子说道:“你是胡风大哥是吧?你的娘子前次陷害了我,我这次是来找她报仇的,如果你敢阻拦我们,我就把你一起杀了。”

说完恶狠狠的盯着醉酒男子看,并比出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来。

小竹看到胡湘的眼神也有些害怕,怯怯的说道:“胡姑娘,这……。”

胡湘打断了女子:“这事你就别管了。”

男子被胡湘的眼神吓到了,暗骂了一句:“万庭生这个老东西,竟敢害我。”

把小竹拉到了自己的身后,面露凶狠的看着眼前的女子:“这婆娘可是我用钱买来的,怎么可能轻易让你们带走。”

胡湘邪笑了一下:“不让带走是吧。”

朝着身旁的蔡煜挥了挥手。

蔡煜会意,拔出了一把刀架在了男子脖子上。

感受到脖子上的凉意,男子怂了,跪倒在地,连连求饶:“求大侠饶过我吧,我给你们磕头啦。”

说着,转身把身后的女子往前面一推:“小竹你们就带走吧,你们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她的事与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胡湘看到男子的这幅模样,把小竹拉到了自己的身边,对着男子得意地笑了笑:“那小竹姑娘我们可就带走了。”

跪倒在地的男子连忙点头:“好,好。”

胡湘一挥手,蔡煜收回了架在男子脖子上的刀,顺便丢给了男子几个铜钱。

男子捡起了地上的铜钱。

“胡姑娘为何要这样做?”

坐上了回县城的马车,女子才问出了自己想问的话来。

胡湘半靠在车窗旁,看着外面的树木,头也没动的回答道:“难道你还想跟那样的男子过一辈子不成。”

车里陷入了一阵沉默之中,胡湘不用想都知道小竹在想什么。

女子一听不知该作何回答,她原来打算在万家做一辈子的奴仆,但她万万没想到在胡小四死后,万家竟把她卖给了一个懒汉做媳妇。

说不想离开是假的,但她一个弱女子,又没钱,离开这里还能逃到哪里去。

看着自己身旁的这位女子,她是心中既有感激又有愧疚,如果不是自己她当时也不会被万家冤枉,遭受毒打。

她今日算是不计前嫌救了自己。

半晌,开口道:“多谢胡姑娘不计前嫌。若不是我帮着妇人陷害你,你也不会遭受万家的毒打,都是我的错,小竹任凭胡姑娘的打骂。”

说到动情处,竟留下了眼泪。

胡湘转过了头看着另一边的女子,清秀的面容上早已挂满了泪水,一脸愧疚的看着自己。

笑了笑:“过去的事情就让它都过去了吧。”

“小竹的命就是胡姑娘给的,姑娘今后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小竹,小竹一定扑汤蹈火,在所不惜。”

看着女子信誓旦旦的说着,胡湘竟有些感动。

摆摆手说道:“只要帮我还胡小四青白就是最大的报恩了。”

胡湘把小竹安排暂住在叶府,她还要在观察万家几天,看看万家到底在做什么。

有了小竹的帮忙,胡湘便让蔡煜白天也去万府紧盯万庭生的一举一动。

陈文俊到药铺里来,发现点里又多了一张陌生的面孔,却不见之前在店里做活的男子,不免心存疑虑。

“这位姑娘是?”

陈文俊终于还是忍不住心中的疑虑,问了胡湘。

胡湘老老实实的回答:“她叫小竹,之前在万府做过丫环,我这次找她来就是为了还之前的自己一个清白。”

“恩,那万家有没有来找你的麻烦?”

“没有,我现在也算是县城的大人物,而且还有叶叔撑腰,他万家怎么敢来找我的麻烦。”

“我怕万家不会轻易的放过你。”

看着陈文俊一付担心的样子,胡湘安慰道:“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面,好好读书,我会把万家摆平的。”

“你为何不告诉我万家的事?你是不是不信任我?”

胡湘看到陈文俊刚刚还担心的脸,现在变得阴沉了。

连忙辩解道:“相信你,只是我怕你分神,你马上就要参加举人考试了,我不想你被我的破事连累,我要把以前的破事都处理了,才能安心的陪在你身边。”

陈文俊真诚的说道:“可我还是希望你不要瞒着我,让我知道,我才会更安心。”

胡湘愣了一下,还是决定把所有的事都告诉陈文俊。

其实她也一直在犹豫着,要不要告诉他。

现在证人已经找到了,很快她也可以拿到自己的卖身契了。

“如果文俊哥哥考上举人了,会不会嫌弃我,我家世也不好,还被卖过。”

胡湘顿了顿又继续说道:“等你考上举人了,就有更多的千金大小姐看上你,我在她们面前一点优势都没有。淑女谈不上,琴棋书画一样都不精通。”

胡湘有点忧伤的低下了头,陈文俊如此优秀的男子,肯定会找一个很优秀的女子陪在他的身边。

陈文俊皱了皱眉头,这女子怎么会如此的想自己。

是自己近期的表现不太令她满意吗,还是万家对她说了什么。

低头看向身边的女子,一把将女子拥入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