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院长不在,出了大事儿,几个相互看不顺眼的副院长不得不团结起来,带上老师们,赶往出事的地点:停工中的荣誉纪念堂。

不顺眼先放到一边,几位副院长之间有没有生死大仇,他们之间的分歧是在魔法学术问题上。可怜几个放出去也能威震一方,就是走到国王陛下面前都能挺直了腰杆说话的魔导师,此时放下偏见准备合力渡过难关,面面相觑下,一时又不找到良好的解决办法:他们要是会光明魔法,早就被教廷调走了好吧!

“先疏散学生,封锁现场吧!”

魔导师们商量着解决办法,身为大魔法师的学院老师们只能充当跑腿儿的。

板着脸将跑来看热闹的学生们全部赶走,老师们围成人墙,拉起了警戒线。学生们犹自伸着脖子张望,明白事情严重性的学院老师暗暗叹气:小年轻们,让你们离开是在爱护你们哇,你们老师多想和你们换个身份,跑路算了咩。

魔法师的体质就是废,学院面积太大也不好,瑞秋和乔治从四年级活动区域刚跑到荣誉纪念堂这边,老师们就来了。

人墙警戒线很严密,瑞秋被挡在外面,很着急无助。

制止凯西老师查下去的那位副院长率说道:“先将纪念堂封印,不能让死气在学院继续扩散,要知道学生们大多数体质都不算好。”

他的提议深得众人心意。

不能解决死气问题,若连制止其扩散都办不到,那也太打魔导师脸面了。

副院长口中念念有词,几个同僚配合着他一同念起咒语。能进阶成为魔导师,并在埃姆斯特魔法学院身担要职,几位副院长的实力都是毋庸置疑的。

虽然不会光明魔法,但在各自的领域,几位副院长都是当之无愧的强者!

魔法结界若有一般魔法师来布下,可能还需要借助魔法物品,但由几个魔导师合力施展,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能完成。

几个副院长施展魔法的同一时间,黑雾弥漫的荣誉纪念堂里,莉迪亚一马当先走出来。

刘慈黑着脸跟在身后,莉迪亚身上的符箓很快就要灵力耗尽,面对荣誉纪念堂下浓郁阴气,刘慈可不打算用符箓去贴那个“无底洞”。

一个噬魂怪显然无法照成如此浩大的声势,对于魔法学院对事实的遮掩,刘慈怒火和黑色雾柱一般早就冲天了!

一万金币?这事儿给十万金币姑奶奶也不会再管!

两人的身影在黑雾中渐渐清晰,身高上占优势的乔治已经认出了刘慈和莉迪亚。

“看,慈小姐和姐姐平安无事出来了!”

乔治高兴的大叫,苍白脸颊上激动得一片潮红。

果然平安无事出来了,瑞秋确认了乔治说法,握紧的拳头也慢慢松开,嘴角又忍不住向上弯。

乔治冲着两人挥手,刘慈也看见了他和瑞秋。

瑞秋胆小如小鹿,刘慈努力把自己的“黑脸”放平和。

正要走过去,那边几位副院长的咒语念完,光团从他们手中升起,腾空射向荣誉纪念堂。一个透明的大罩子,瞬间扣住了整栋建筑,形成坚不可摧的魔法结界。

冲天的黑气被强行压回荣誉纪念堂,让整个埃姆斯特城为之侧目的黑色雾柱消失了!

几位魔导师面带微笑,很满意自己的杰作。

现在只有一些残余死气还游离在魔法学院里,受侵蚀的学生们或许会生一场小病,却无伤大雅。

副院长们满意了,老师们放心了,看热闹不肯散去的学生们好失望,突然被一同罩在荣誉堂建筑前的刘慈,整个人已经石化了……走着走着被一道“墙”弹了回来,刘慈眼睁睁看着几个光团亮起又落下,当然知道这是魔法结界。

但几个老头儿是不是瞎子啊,没看见他们布下结界的范围内,还有两个大活人?!

刘慈狠狠一拳打在“墙”上,冲着几个老魔法师大骂。

完美的结界让吸纳了刘慈的声音,她张嘴大骂的默剧表现,从结界外面看来颇为滑稽。

“你们干什么,还有人在里面!”

乔治一脸愤怒,顾不上对老师的尊敬,要冲上去理论。

对于埋头苦修的书呆子来说,能将科任老师任全都是因为他要向老师询问不懂的知识点,高高在上的副院长,乔治是一个都不认识。

领头的副院长全名是内森·利尔曼,见一个学生冲他嚷嚷,奇道:“他怎么了?”

拦下乔治的老师问清楚了,才去禀报,“利尔曼院长,那个学生说,结界里面两个没出来的女佣兵,是他姐姐。”

利尔曼院长皱眉,“他姐姐?就是伊兹·凯西找来的两个女佣兵?她们胡闹之下引起了死气爆发,现在难道还要怪在院方头上?”

利尔曼院长中气十足的声音传入乔治耳中,他挣扎得更厉害了。

只是书呆子不擅言辞,怒极了,越发表达不出自己心里的话,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

还是瑞秋克制住心里的愤怒和害怕,走上前道:

“他是二年级的乔治·赫拉,我是四年级的瑞秋·刘,利尔曼院长,冒犯您很对不起,乔治的情绪太激动,因为我们的姐姐,都还留在荣誉堂结界内。”

在许多人注视下站出来,完整表达自己的意思,对害怕人群的瑞秋来说很难办到。

别看她口齿清晰说完一番话,其实藏在法师袍下的手,紧张到指尖都快陷入肉里。

“四年级的瑞秋?”

利尔曼院长明显对“瑞秋”有印象。

天才人人都爱,身为副院长的内森·利尔曼也不例外。瑞秋看上去只有十一、二岁,已经开始展露出在魔法方面让人惊叹的天赋,乔治的呐喊的利尔曼院长可以无视,一个未来有无限可能的天才魔法师所说,利尔曼院长不得不引起重视。

“瑞秋同学,现在荣誉纪念堂中有暗黑生物作乱,为了整个学院的安危,以及埃姆斯特所有无辜的平民们,我们不得不做出封印纪念堂的决定……你放心,院方会想办法让你姐姐出来。”

瑞秋面无血色,很想大声呐喊,说谎,你在说谎,这明明是个只能进不能出的结界!

指环,她还有能控制法师塔的指环!

瑞秋没有理会利尔曼院长难看的脸色,跑到了结界旁,两位老师紧紧拉住她:

“瑞秋,不要做傻事,要相信学院,相信利尔曼院长!”

隔着结界,刘慈也在冲她摇头。

“不要冲动。”

刘慈语速放慢,瑞秋认出了她的口型。

结界以内,有让她厌恶的黑气,也有让她依赖的刘慈。只要五色指环一起发动……她能带着刘慈一起回到法师塔内。可是那样,刘慈为她构建的新身份,有关“刘瑞秋”的一切,必然会推到重来。

刘慈对她说,不要冲动。

瑞秋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就在她两难之时,远远围观的学生们一阵骚动,等瑞秋转头,围观众人已经自动分出一条道路。

洁白的法师袍不染半点尘埃,白色是最圣洁的颜色,它属于光明神,属于教廷,属于光明祭司。

两个光明祭司并肩而来,他们身后是一队身穿银色铠甲的骑士。

光明祭司和光明骑士!

对于就读埃姆斯特魔法学院的学生来说,今天注定是让他们难忘的一日。先是停工的荣誉纪念堂出现了暗黑生物所特有的“死气”,魔导师副院长们联手封印了纪念堂,然后光明祭司出现了,身穿铠甲,骑着白色骏马的光明骑士团出现了——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看见有人骑着马进入了埃姆斯特魔法学院!

利尔曼院长看了哈勃主任一眼,教廷的介入已经无可避免,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机。调整好自己的面目表情,利尔曼院长一脸严肃迎上去:

“祭司大人。”

两个光明祭司虽然实力不如利尔曼院长,眼前的难题还要靠别人解决,他自然不能端着架子。

“利尔曼院长,好久不见,叙旧还是等事情解决之后吧,现在能告诉我们事情的经过吗?”

两位光明祭司,一男一女,看上去都只有三十来岁,利尔曼院长却知道学习光明魔法的祭司们驻颜有术,真实年纪单看外表是不能判断的。

说话的是男祭司,他表情冷漠,远比一般魔法师还要倨傲。

简单将事情讲诉一遍,当然,在教廷人员面前,利尔曼院长还没有傻到将爱德华·雷恩大主教扯进来。只是讲了噬魂怪和荣誉纪念堂的“死气”。

说起荣誉纪念堂,利尔曼院长也有些讪讪:“因为修建荣誉纪念堂时,请来的工人们都说夜里会听见一些异响,建造荣誉纪念堂的计划在早前已经被总院长搁置。”

男祭司点头示意自己明白。

“效忠于光明神的勇敢骑士们,可愿随我们进入暗黑生物的领域,扫清一切邪恶,让神的光明普照大陆每一个角落?”

男祭司转头动员,毫无情感起伏的声音中带着让人无法拒绝的鼓舞。

“愿永远追随神的荣光!”

骑士们热血沸腾,银色的铠甲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这一刻骑在马背上的光明骑士们热血,勇敢,让在场所有学生心生仰慕。

在大陆,最让人尊敬的,除了魔法师,就是身负各种美好品质的骑士。光明骑士,是让少年们热血沸腾的职业!

结界只能进,不能出。里面的一切,包括声音都无法传递出去,身在结界内的人,却能听见外面所有声音。

光明祭司带着光明骑士来了。

利尔曼院长找到了主心骨。

光明祭司把在场的人变得热血沸腾,这就是教廷的影响和魔力吗?

狼神叫她离教廷远远的,刘慈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要和教廷神职人员正面相逢!

她在结界内打量着两个光明祭司,一直沉默的女祭司忽然抬起头来迎上了刘慈的目光——没有刘慈臆想中的惊讶,或是厌恶,面对黑发黑眸的刘慈,女祭司的眼神冷如万年不融的冰山。

+++++++++++++++++

第二更送上,再次求红票收藏!

今晚十二点左右有第三更,今日目标:万字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