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白浅愣了一愣,似乎是没瞧明白这姿势里头的内涵,又仔细瞧了那么半晌。直至看到那一袭紫袍下露出的一截儿桃色裙角,方才顿悟。

一般的神仙撞到这种事情,大多是要悄无声息的闪开,或许也有极个别胆大的会偷偷摸摸瞧上个热闹。

然而她白浅上神显然不是个一般的神仙,抬起衣袖掩了掩嘴角,正准备咳嗽一声,东华已翻身站了起来。

满头银发不似平日那般齐整,衣襟也拢的不及平日那般严严实,偏偏神色还是平日那般的从容淡然,瞧不出个什么情绪。

白浅还是没能忍住那酝酿了半晌的一咳,“咳咳”两声,清了清嗓子,方才开口,“此番叨扰,其实是为了凤九,唐突了帝君……咳……,实在是过意不去。”

东华面色从容的从袖口掏出了一方帕子,擦了擦手上沾附着的陶泥,不紧不慢道,“天后客气,本君闲居太晨宫,一向不拘着什么规矩,谈不上唐突。”

说罢目光转向缩在木榻一角,底底压着脑袋的凤九,淡然开口道,“凤九,你姑姑来了。”

凤九觉得帝君说的着实是句废话,姑姑都已经站到她面前了,她自然是知道姑姑来了。

白浅看她似是缩在一旁不打算动弹,拉长了语调,叫了一声“凤~九~”

凤九这才不得已抬起头来,干笑了数声,说了句同东华差不多的废话,“你来了啊?姑姑。”

白浅柔柔一笑,笑的犹如春日里初绽的花瓣,凤九却是看的一身冷汗。

她姑姑活了十几万年,温柔的时候着实少见,温柔的对她笑,更是少见中的少见,如此柔情似水一笑,自然是不会有什么好事。

果不其然,片刻以后,白浅悠悠开口,“你爹来了……”

凤九站起身来,正欲下榻,听到这句话后,简直如当头一棒,身形一晃,险些从塌上摔出去,直至又听到后面一句“正在洗梧宫等你”,才长舒一口气,稳住了脚步。

东华看着她步步生险的架势,微微屏眉,干脆利落地将她从塌上抱了下来。

凤九心中直呼不要,她觉得自己同帝君怎么说都应当算是个地下情,就这么被家里长辈撞破不说,还搞得如此明目张胆,实在是不妥,不妥!

然而觉得不妥的似乎只有凤九一个,东华从容不迫的将她稳稳放下,还顺手帮她将脸上沾着的陶泥擦了一擦,全程无视白浅的存在。

白浅更是波澜不惊,端着一副端庄雅正范儿,站在一旁神色淡然的看着她和帝君。

凤九尴尬的咳了一咳,又指了指门外,同东华道,“我先去找我爹。”

东华微微点了下头,道,“好。”

凤九跟着白浅一步三回头的往出走,出了门又不放心回头道,“我过几日就来看你。”

东华挑了挑眉,道,“好。”

出了太晨宫,白浅端了良久的天后风范,顷刻间荡然无存,边走边道,“想不到你在太晨宫住了十来日,竟连下榻这种小事都做不得了,倘若日后果真嫁入太晨宫,岂不要长成一只废物。”

凤九满脸的尴尬,瘪了瘪嘴道,“姑姑可千万不能将我在太晨宫之事告诉我爹。”

白浅一本正经的在凤九的肩上拍了拍,“放心,姑姑已经替你瞒住你爹了,至于往后,就只能看你的造化了。”顿了顿补充道,“你爹的脸色不好的很。”

凤九心中不由更加忐忑,停下脚步,心生怯意道,“不如我先躲躲?”

白浅看了她一眼,语重心长道,“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躲过了十五还有下月十五。”

凤九心下琢磨了一番,觉得甚有道理,狠了狠心,且看造化吧。

白奕上神在洗梧宫等的很是焦急,看到凤九进来时,腾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三分焦灼七分怒气,开口便是,“你不老实待在青丘,跑到九重天做什么?”

凤九缩了一缩,头顶生出了些凉意,“我来看姑姑。”

白奕冷哼了一声,厉声道,“你姑姑昨日刚刚出关,迷谷可是说你十日前就到九重天了,怎么?难不成去陪你姑姑闭关了?”

凤九呵呵的干笑了几声,这个迷谷,怎么又把她卖了。

白奕瞅了瞅她的衣裙,发现她的裙子上竟沾了许多的泥巴,火气不由又升了三分,训斥道,“好歹你也是一荒之帝,看看你的样子,可有半分青丘女君的样子。”说罢气的衣袖一甩,向殿外走去。看凤九没跟上来,回头怒道,“跟我回青丘。”

凤九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走到门口,一脸悲苦的回头望向白浅。

白浅苦笑着冲她摇了摇头,一脸我帮不了你的表情。

回了青丘,凤九方才知道,她家老头为何突然杀到了九重天。

原来她不在狐狸洞的这几日,那个凌汌前来探望了她几次,没成想三顾狐狸洞,没一次能看到凤九的影子。第四次,这个凌汌学聪明了,直接转战去了她爹娘府上,委婉的把这件事情同她爹娘说了一遍,他爹听了果然大怒,直接上了九重天,把她揪了回来。

凤九看着狐狸洞里堆着的几筐灵芝,不解的看向迷谷。

迷谷挠了挠头,笑道,“都是凌汌上神带来的,说是听闻小殿下受伤了,用来给小殿下补身体。”

凤九点了点头,觉得这个凌汌确实是个麻烦,还是要早日同她爹讲一讲退婚的事。 只是如何来讲,何时来讲,都是个学问。若是时机挑的不好,譬如今日,他爹正在气头上,显然不适合说退婚这件事。想了一想,想到下月初五便是她娘的生辰,爹娘的感情向来好的很,娘过生辰,爹的心情自然不会差。如此一来,时机便有了。至于表达的方式?凤九想了一想,若是直接说:爹,我同帝君其实已经有了夫妻之实,我们青丘,认定了一人便是生生世世,所以我此生非东华帝君不嫁了,至于同凌汌的婚事,还是退掉吧。

凤九在心中掂量了一番,觉得如果这样说,他爹估计会把她吊起来打个半死,看来还是需要换个方式来说。

思索了一番,想到自己的爹最是倔强了,若要说服他,定得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才可。脑子一动,将方才的言语改了一番:“爹,小九钟情东华帝君许久了,她昔日在东荒俊疾山救过小九的命,前段时间还替小九挡了飞升上仙的天劫。咱们青丘九尾狐一族向来最重恩情,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救命之恩,小九只能以身相许了,还望爹能成全。”既有情又合理,凤九觉得甚是妥当。想到她爹为仙颇为俗气,又默默在心里补充了几句,“帝君的太晨宫里虽不大富裕,不过听说他的老家碧海苍灵却是块宝地,不比苍峻山差,虽说帝君现在不住在那里,那碧海苍灵却终究是帝君的地盘,他来做我们青丘的女婿,定不会让爹失了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