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一个人独自走在木叶的路上,阴沉着一张脸。

你是不能够理解一个路痴绕了木叶来回几个小时还找不到学校的痛苦的,岂可修啊!哥如此认真的不想要当废材想要好好努力的时候竟然没有一丝的阳光来指导我,就连查克拉训练什么的哥都还是凭借着当年看火影时那种最初级的训练方法,踩树,摔的浑身是青。爬水,差点没被淹死,扔苦无神马的还差点戳到自己,妹的这种方法我真的能够修炼到查克拉吗?到现在也没有传说中气运丹田一掌可断树,提劲可以飞越火影岩的办法啊!

作者请你给我一本起点上的暴力升级法吧让我一瞬间成为S级忍者我求你了!

一晚上的修行成果就是让哥更韧劲了吗?至少走6层楼也不会再气喘吁吁地了吗?别开我的玩笑啊!查克拉呢!忍术呢!哪怕的是D级的那种也请让我能够像【哗——】金刚娃那样能用个火遁之类的吧?更何况哥还有个外挂呢为什么不让开啊!

难道我不是你的亲儿子么!

我不知觉的散发出一种名为抖【哗——】S的气场,旁边就有位刚刚来来回回看我走来走出还碰到到三次的路人甲用一种神经病一样的眼神看着我,这让我更加郁脆了。

我忽然猛地摇头,让街上好奇围观我的路人都受惊吓似的对我退让三舍了。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忍者学校到底在哪里啊!!哥可不想第一天上课就给老师留下不好的印象啊!!

神啊无论是谁请来个人告诉我学校在哪吧行行好或者顺路把我也带过去吧!

哥在心里无声的怒吼着。

在哥快到自暴自弃的时候,哥看到了阳光……哦不是那一头令人亲切的的银毛,似乎还正向我走来?唔,那头银毛的主人似乎对我很惊诧的模样?等等……喂喂你那是什么神转折的死鱼眼啊!

小样的你用那种鄙视似的眼神是要咋样?白瞎了这一头跟隔壁银他妈的一样帅气的白发啊!

好吧我想说银他妈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银毛用一种极为淡定,也有点懒散的口气说:

“你是谁啊?”

我擦!

我还以为碰到了熟人还要要跟你套下关系神马的最好是让你告诉我学校在哪咧!

啊不对哥自己就能找到路何必要问一个小鬼啊!

我给了他个白眼,留给他一个自认为很潇洒的背影继续向前方走去……

“嗤”我敢说我绝对听到了这小子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字,我回头斜眼看他,才发现这家伙竟然是带着面罩的!【那你刚才在看什么啊!银毛吗?】

等会!我睁大了眼睛看着面前这家伙。

银毛!面罩!小一号的身板!腰上还挂着两把匕首似的小刀!(?)

这家伙莫不是!

“宇智波家的小鬼?”

我一口血哽在了咽喉处。

哥竟然被一个真·九岁·小鬼说成了小鬼!

何等的令人蛋疼!

“喂……你这家伙!”我咬牙看着他。

“嗯?”他连一个目光也没施舍给我,“刚刚不是挺神气的嘛?又想要挑战我了吗?不过我可不管会不会打击到你的自信心哦,毕竟吊车尾就是吊车尾。”他顿了顿,“怎么也赢不了我的。”

“我比你更强。”

“我会比你更强的你个白痴!”我想也没想就吼了出来。

嗯?刚刚那是我说的?我有些窘迫的不敢再抬头看他,却听见他蛮不在乎的说“怎么可能。”

“虽然木叶中的精英中的精英宇智波家一族会有你这么个吊车尾这连我也不敢相信。”他说。

这话说的让我好想揪住他抽他的脸一百次啊一百次!哥只需要时间,时间能证明哥也是个天才啊!哥可是有金手指的你个愚蠢的凡人!

“更何况你也没有开写轮眼,资质愚钝由此可见一斑。”我也想开啊!还有哥不愚钝!

“连查克拉也不懂运用,啊对了或许我还应该说你还是个路痴属性的?”哥顿时好想找个洞挖进去,连这也被人知道了吗?

“Jia~你是不是又迷失了去学校的路上呢?宇智波?”他瘫着一张脸望着我,即使带着面罩看不见他的脸我也觉得他在笑了。

“闭嘴!卡卡西!那你怎么又在这?”我真不想看见这个讨人厌的家伙。

“提前做完任务所以就回来了啊!”他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我。

我现在更加无地自容了,看看人家多潇洒的做完任务就OK没事,我却还在找学校在哪。

这就是炮灰和岸本大神笔下的大神级人物的区别吗?

不不带土你可是有着伟大志向的人物啊要振作起来啊!

卡卡西用一双死鱼眼平视着我,把我看得快发毛了才懒洋洋的说:“走吧。”

“哪?”

“学校啊!”

“什么?”这是一惊一乍还没反应过来的一脸呆愣的我。

“宇智波你是白痴吗今天有测验苦无的考试哦!”即使是骂人他也如此平静就像是说今天的天气真好一样。

我顿时一脸血。

“傻乎乎的转悠着你是想要逃课么宇智波?”看不出他还挺话燥的么,我默默的吐糟。

听他一个一个宇智波的叫难道哥就好像没有名字一样么你叫魂啊!

“我有名字的!宇智波带土!带土!”我一个劲的喊,喊的脸的涨红了这死孩子也没理我。

刚刚还话多的像个老妈子似的这么这回倒哑了啊?

我看着他真是怎么看都不顺眼,这货日后要值得哥那样付出哥还真是瞎了才会干那样的事呢!

不过看在这小子带哥来学校哥倒是可以考虑以后或许可以罩着他,不过哥可不会因为这种小事而这么宽宏大量就原谅他的,再说宽宏大量也绝对不是可以对这货用的哦!

哦哦对了还得赶紧记住路线省的下次哥又忘记怎么来学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