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里,古羽枫的变化自然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所有人都十分好奇,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会让一个人变化那么大,变得有些陌生,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能够知道,这具身体的灵魂,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已经换了一个。

不过对于古羽枫的这一变化,除了少数人在背后诋毁以外,剩下的都是欣慰。

不仅仅是古羽枫背后的家族,还有宗派里面那些高层,对于他们来说,一个优秀上进的后辈,才是他们真正在乎的。到了他们这一层次,私人间的恩怨已经被放在一边,而他们真正关注的则是一个门派的发展。一个门派想要永远强大,靠的自然就是优秀的子弟,所以对于上进的弟子,他们是乐于见到的。

精致的院落,里面的人面容严肃,手中握着一把长剑,认真的一遍遍的舞动着,剑影将她周围的空间都切成了许多块,这样的结果让得此人心情十分不错,嘴角微微上扬,对于自己的进步还是相当满意的。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古羽枫,自从她穿越之后的这几日,为了获得不被女主炮灰的实力,所以这几日除了修炼就是修炼,而努力获得的回报,也是十分丰厚的。

原本炼气五层的实力,现在隐隐有着突破炼气六层的实力,这让古羽枫修炼的更加疯狂。她修炼的金云剑法,一次性可以发出的剑影比起之前的三条,提升到了十条,让她的战斗力提升了不止一星半点,要知道金云剑法,每每增加一条,那么实力就更加强大,不过其增加起来十分困难,这一次她竟然修炼出这么多的剑影,她的战斗力也是提升到了一个十分恐怖的地步。

不过也只是目前比较满意,并不代表她就不想要进步了,相反,背后有个强大残忍的女主盯着,为了能够活下去,不被炮灰,她还是会继续认真修炼的,不会有任何自满的情绪存在,因为她有那个自知之明,女主的实力,可不是她现在微小的实力可以比的上的。

想到这里,古羽枫从院落走了出去,一路上有着不少人打招呼,古羽枫看见后仅仅只是像那些人点了点头,就没有其他动作了。

所以也让众人重新了解了古羽枫,一个从前只是花架子,虽然天赋异禀,但是总是不爱修炼的大小姐,变成了一个喜爱修炼,不喜与人说话交流,实力高强的人,有些人对于古羽枫的变化很是不屑的将一切归功于她优良的家世,以及丰厚的资源,认为花架子就是花架子,在怎么变,本性都是改变不了的。

也有人认为古羽枫开窍了,之前的胡作非为,估计只是小孩子心性罢了,现在真正成长了,毕竟如此强大的家族,怎么可能会有废物。

古家,作为修真界大派清岳宗的一个强大门派,里面诞生了许许多多的人才,而且每一代都没有废物出现。估计上天也不想看见一个十全十美的家族出现,所以古家虽然拥有无上的权利,但是一直血脉单薄,虽然越是高等级的修士,后代就越稀少,但是却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像古家这样的情况,古家前几代还好,但是到了古羽枫便宜父亲的那一代,却是人丁稀薄到了一种可怕的地步,古家在古羽枫这一代,只有古羽枫一个人。

古羽枫便宜父亲那一代共有兄弟七人,除了古羽枫的父亲外,其余六人都是追求无上修为的,希望有一天可以修炼到传说中的地步。只有古羽枫的父亲一个人娶了妻子,在加上高级修士后代孕育不易,所以百年只得了古羽枫一人,所以她自然成了古家人手中的掌上明珠,在众多宠爱中长大,这也导致原主的大小姐脾气。然而古家也没有想过就是因为他们的宠爱,原主最后才被女主炮灰的那般惨。

虽然年纪还小,但是她的实力已经足够接一些比较普通的任务,而完成任务之后的那些奖励,古羽枫也是十分心动的。

别以为修士之间就是那般不食人间烟火,毕竟修士也是人,而且修士也是需要修炼的,而修炼的关键不就是灵石吗?所以接一些任务获得灵石也是一般没有什么背景的修士经常做的事情,按理来说,古羽枫应该不需要接这些任务,就有着丰厚的资源灵石,但是她希望能够磨砺自己的实力,而提高实力最重要的还是实战,不仅可以提高实力,还可以提高自己实战能力。

做下决定的古羽枫来到任务工坊,这里人来人往,十分热闹,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小声的交谈着什么。还有些摆着摊子的修士,摊子上面卖的东西稀奇古怪,什么都有,不过对于目前的古羽枫来说,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些任务,所以古羽枫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就朝着任务柜台走去。

对于这里人来人往的情况,古羽枫那是一点也不奇怪,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么好的运气有个好的家族,所以任务就成了他们收入最为主要来源。而那些摊子,则是买卖东西的地方,而这里正是清岳宗最大的任务会场,人多一点,一点也不奇怪。

目光看着任务榜单上的那些任务,古羽枫在认真思考要接什么任务。有些任务危险十足,但是报酬却不丰厚,有的任务比较麻烦,但是给出的报酬却是非常丰厚,有的则是一份价钱一份货,而在这些广阔的任务里面,古羽枫要在其中找出一个适合自己任务的任务,并不是十分容易,但是古羽枫并不着急,毕竟她做任务只是因为锻炼自己,事实上,她并不在意那些任务的报酬,不过谁会嫌自己的钱多,所以在这些方面还是慎重一点,毕竟她也不愿自己吃亏。

终于,在海量的任务里面,古羽枫找到了自己想要找的任务,这个任务危险度虽然比较高,寻找一株寒冰草,但是知道寒冰草的人,都知道寒冰草对于生长环境要求极高,而且只能够生长在极寒之地,而极寒之地的危险,也是众所周知的,所以这里也是磨练自己的好去处,而且更加奇怪的是,她的感觉迫不及待的让她选择这里,虽然有些奇怪,但是她相信她自己的感觉,也十分期待任务中发生的事情。

接下任务,对于周围探索的目光毫不在意,一路低着头想着问题,一个人冷漠潇洒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