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宋倾城又出事了。她那么单纯,怎么可能会想清楚其中的弯弯绕绕,也只有她出面了。

安宁回忆完之后,认真的盯着王帆。“王帆,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的吧?”

王帆盯着安宁的眼睛,他也不笨。她能说这么多,也是为了宋倾城。

“倾城只让我查事情。”

“没有他的事情?”安宁死死地盯着王帆,想要从王帆的脸上看到些什么。

但是王帆隐藏的太好了,她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他怎么会干这种事。”

他,自然指的是冷瑾言。

冷瑾言向来是不喜欢做这样的事情的,何况那个人的心意…

“我不知道他究竟还爱不爱倾城,但是倾城是我的朋友,你转告他,不要让我知道这件事跟他有关,大男人要报复不要耍这些低贱的手段。”

安宁霸气泄露,明明挑衅的人是冷瑾言,是这个城市最有钱的男人,她的气势一点都没有被压倒。

“我跟你保证,这事儿他绝对没有插手。”王帆举起三根手指发誓

“那你调查的事情出来了么?”

“没有……”

也怪不得安宁会怀疑他,他的人时时刻刻盯着宋倾城的,宋倾城公司里有什么风吹草动,绝对逃脱不了王帆的眼睛。

而现在资料被清空,他会一点都不知情?

“我冤枉,我真不知道…”

所有的解释都是苍白无力的。

“我不管你是不是冷瑾言的朋友,但是若是你们对她不利。我肯定第一个保护她。”

看到安宁义无反顾的样子,王帆突然觉得宋倾城很幸运,有这样一个朋友帮助她。

“为了我自己的清白,我肯定会抓出到底是谁干的。”

王帆之前还没使出自己的全力,这个调查数据的事情,说难不难,说简单嘛,其中牵扯比较多。

如果宋倾城有那个魄力的话,那么宋氏公司可是需要大换血了。

宋倾城如果知道这么多人在为她担心,肯定会非常欣慰的。

不过宋倾城也不是养在深闺里的傻白甜,面对强烈的风雨,是不会躲在别人的身后,而是选择自己抗上去。

此时的宋倾城看公司高层员工的资料,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这其中,少不了是和爷爷一起把公司做起来的。能够到今天这一步,也算是付出了很多。

但是,出现了这样的事情,跟那几个人脱不了关系。只怕是爷爷那里......

外面突然开始一阵慌乱,宋倾城赶紧出去查看情况。

只见策划部的和设计部的人都快干架了,吵的脸红脖子粗的。

“你们在干什么?”

宋倾城一出声,两方闹矛盾的人也不再好意思再吵下去。只得狠狠的望着望着对方,露出恶狠狠的表情。

“上班时间,你们不工作就要打架?当公司的农贸市场么?”

宋倾城此话一出,众人都沉默了。

迫于宋倾城的威严,众人都不再吭声,但是也不主动出来认错。

“策划部部长和设计部部长过来。”

宋倾城将两边的头子喊进了办公室,方林与金才相看两厌,哪怕是到了宋倾城的办公室,还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你们说吧,你们想干什么?”

宋倾城环抱着胳膊,在他们两个人之间扫视,这次数据丢失本就是一件非常大的事情,现在公司都在尽力弥补这次的漏洞,这内部的人却吵起来了?简直就是行业的笑话。

“某些人就是不想吃亏。就这么简单。”方林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眼睛,话中指的是谁不言而喻。

而金才则就开始炸了,“你说谁呢?你愿意吃亏你吃啊,你拉着我算什么事?”

“行了,你们在我这还要吵么?”

两人不再说话,默不作声的看着前方,等待宋倾城的指令。

“你们两个都是宋氏集团举足轻重的人物,现在公司正面临关键的时刻,在这个时候出内讧,实在是一点好处都没有。”

金才和方林沉默了,他们作为部门的部长,自然知道这次事件对他们意味着什么。

“你们在一起共事已经五年左右了把,有什么事情不能解决?”

两人暗自心惊,看来这个美女总裁对他们可是下了功夫的。连他们什么时候进公司都知道。

“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你们私下好好的将这件事情给解决了。知道么?”

“嗯。”两人点头。

看着两人风平浪静的出来,并且心态平和的在开始说话,有些人不淡定了。

不是说现在的年轻人都比较冲动么?这两个不和了五年的人,居然能够心平气和的说话?简直是破天荒好么?

段娟咬紧红唇,看样子,宋倾城这个死丫头还真不是很好对付。

宋倾城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让他们继续工作,而自己也陷入了忙碌之中。

宋倾城十分懂得拿捏员工们的心理,这十天就在公司里和员工们同吃同住。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你看,十天我们也能做出这样的成绩。”

看着自己跟员工一起奋斗了十天,不仅将原本的策划完成。还完成了优化。

果然,人都是被逼出来的。

“好啦好啦大家这些天辛苦了,回家好好休息,明天放假。明天我和姜秘书去投标,我们这次,势在必得。”

“好耶好耶。”

看见大家高兴的脸庞,宋倾城心里也是甚感欣慰。

将他们放假之后,自己存盘将数据放入保险箱,准备好之后再关灯回去。

夜已深,公司里面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到处都是静悄悄的。

突然有一束光在这黑暗中,亮了起来。

只见一个人鬼鬼祟祟的,摸到了宋倾城的办公室里。

宋倾城的保险箱的密码轻而易举的就被破开了,看见保险箱里那个U盘。黑衣人会心一笑,宋倾城还想跟我斗,你还嫩了点儿。

正准备拿着U盘走人,这个时候,公司居然灯亮了,黑衣人立马暴露在灯光下面,从外面冲进来一伙人,不是已经离开了的宋倾城,又是谁?

“哼,没想到,我放这么一个诱饵在这儿你居然就上钩了。”

那个U盘里根本就不是什么数据,这么重要的东西当然是随身携带了,怎么可能放在保险箱里等着人再去偷数据呢?

本来宋倾城没打算用这个方法引出来人的,但是没想到敌人居然这么傻,真的来了。

“哼。”黑衣人冷哼一声,被暴露了,想着要如何逃脱这里。

但是这里都被宋倾城的人给包围了,哪里还有地方让他出去呢?简直是痴心妄想。

“你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了,你逃脱不掉的。段娟。”

宋倾城轻轻的说出这个名字,黑衣人心中骇然,她怎么知道是她的?她隐藏的很好啊!

“段娟,上次我和金才吵架也是你撺掇的吧。”

方林是一个性子特别耿直的人,当下就想起了自己前几天和金才两个吵架的事情。

段娟眼看自己已经保不住了,只得将面上的纱巾退下。露出绝美的脸庞,真是可怜了这一副美人胚子,却有一个恶毒的心肠。

“既然瞒不住了,那我就不来了吧。不过你们也不要高兴的太早,你以为你们现在做出来的数据,还能够满足投标公司的要求吗?”

段娟是策划部的,她想要动点手脚还不容易?

听她这个话,似乎是在某个环节就已经动手了。

宋倾城双手环抱,根本就不相信段娟现在所说的话。

她信自己的判断能力,这份策划她是从头跟到尾的,每一个步骤她都最清晰明了。

“你不信?宋金成,你不是金融毕业的吧,也不是学管理的,你凭什么就认为那份策划一点问题都没有呢?”

在场的,很多都是公司里面的高层,听到这个话,觉得段娟说的也是有道理的。

虽然宋倾城的能力很强,但是,毕竟不是科班出身的,哪能有那么专业的判断能力?

“这点就不需要你来操心了,你等着被送上法庭吧。”

窃取公司内部的资料,这个罪名也算是科大了吧,就算是没有坐牢,但是在业内,她是混不下去了的,没有哪个公司会愿意要一个泄露自己公司内部机密的人。

随后警察疑,盗取商业机密,逮捕了段娟,感觉狠狠的看着宋倾城。

“我知道我就是一个炮灰,但是宋倾城你别忘了,好戏还在后面呢!”段娟的神情疯狂,宋倾城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原因,会让一个女人不顾自己的名声来做这样损人不利己的事情。

“感谢大家对我的信任,今天,这个事情就暂且告一段落,大家都是一个整体,没有必要为了这件事情而相互猜忌,既然你们都是我的员工,我自然要对你们负责。”

“段娟所说的……”

方林还是有一些担心,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动了手脚。总的策划案只有宋倾城一个人知道,绝对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的。

“你放心,她所说的,我会注意,但是,她绝对没有那个机会。”

宋倾城露出的那种自信绝对是一个上位者该有的威严,在场的众人都被她的魅力所折服。

他们也认识到,经过这,一个多月的相处,宋倾城并不是像外界传的那样。

她是一个大美女,但是她靠能力说话。

“这么晚了,还让你们过来陪我演这场戏,也是辛苦你们了,早点睡去吧!”

“好嘞,宋董也要早点下班。”

“好的。”

似乎公司里面的董事长换成这位美女也是不错的感觉,至少让他们觉得不再那么压抑,反而活得更自在了。